宣判後記者於高等法院外進行直播的情況(作者攝)

十分鐘的判決

早前的 47 人案保釋聆訊,五日四夜馬拉松式開庭至深夜,被告體力不支暈倒庭內。

然而,今次「國安第一審」的唐英傑案,卻沒有出現這個情況。結案陳詞完結,三位法官宣佈,一星期後的今天下午 3 時宣判。這天開庭時間準時,並於十分鐘內,宣判程序已完成。

然而,為了這十分鐘,有人願意花六個小時,於早上 9 時便到來高等法院。能進入內庭的公眾票只有 20 張,入不到內庭,就沒法親眼看到唐英傑。

這天記者也特別多,長長的人龍在千多呎第一庭外的大堂打蛇餅。庭內 26 張票瞬間派完,庭外也派多了四十餘張直播票。百計記者關注,公眾也有約一百二十人到來,在兩個直播延伸庭收看結果。

辯方律師劉偉聰依然穿着他愛的條子西服,拿着棗紅色 Fendi 皮革袋子。控方的周天行專員拉着黑色金屬拖喼進入高等法院一號庭。

在犯人欄裡的唐英傑,依然穿着他那灰藍色的西裝外套,髮型乾爽,額側剷青。開庭前,七、八個辯護律師圍着犯人欄外,跟他傾談,開庭前氣氛還有點輕鬆,輕輕笑着與律師們道別。

「扑!扑!扑!」三下毃打木門的聲響,預視三位法官將會步入內庭。時間是下午 3 時 01 分。個子最小的杜麗冰,脫下她那粉紅色口罩,嬌柔細語地以英文說,她並不預備把 62 頁的判詞讀出來。只簡短讀出八點總結。

在犯人欄內的唐英傑,專心聽着翻譯先生,從欄外以耳機告訴他的命運。連押送唐的懲教職員,也側耳傾聽。杜麗冰再一次說出那八個字:

「光復香港 Liberate Hong Kong 時代革命 Revolution of our Times 這支旗,在唐案的處境中,展示出來後,有自然及合理的效應(natural and reasonable effect),令這些字可以產生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戴着白色口罩的唐英傑,臉容嚴肅地來。

「被告人當時明白這口號有顛覆意思,亦即是把香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裂出來。」

「被告人展示口號的行為,有意向其他人傳遞顛覆國家的意思,煽動其他人去分裂國家。」

「這口號是被告人當時正倡儀政治主張。」

「被告人在警方防線不停車,衝擊防線,是刻意向警察挑戰,而警察是代表香港法律及秩序的符號。」

「被告人的行為是嚴重的暴力並影響公眾安全。」

「被告人的行為構成嚴重社會危害。」

「被告人行為威嚇公眾以圖實現其政治主張。」

「故此,第一項控罪(煽動分裂國家)及第二項(恐怖活動罪)控罪罪成,第三項(危險駕駛)控罪毋須處理。」

審訊進行了十多天,這一刻氣氛肅然,平日歪着坐的唐英傑,這時挺直了腰,頻密地眨眼。


此時,六十多頁判決書,就在庭外向記者派發。判決書由三位法官以英語撰寫,長達六十頁,交待三位法官審決的理由。

「這是國安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第一宗案例,沒有先例,法庭需要處理一些事務。」判決書寫道,例如在高等法院不設陪審團,被告曾上訴但被駁回。

判決書然後引用了不少案例,指「煽動」可以是印刷報章或單張,並要考慮個案的處境。

判決書也指出,「恐怖活動」不需要實際造成嚴重傷害,亦不需要局限於人身受害。

判決書詳細記載唐英傑開車那天的路線和行為。當他路經警方防線,即使警方使用胡椒球槍也沒有停下來,有圍觀者拍手喝采,也有人從高處扔物,亦有其他道路使用者在現場。判決書指,唐特意過警方防線,期間車速加快,與警察距離只有短短幾米。

「被告人刻意開車針對警察防線,而且展示有口號的旗幟。」

至於專家證人的口供,判決書用 22 段去寫控方專家劉智鵬及警方錄影調查的發現;而辯方專家證人的口供內容,在判決書中只有 9 個段落提及到。辯方的研究如連登大數據調查、全港住戶電話調查、焦點小組等,於判決書完全沒有出現過。

關於口號解讀,判決書寫道,「不認為辯方專家的分析對法庭特別有幫助」。判決書引述李立峯教授的話,「李教授的研究是要證明『光時』口號不只一個意義,但沒有測試口號是否如控方專家劉智鵬所說,含有分裂國家的意義。」

法庭指出:「我們關注的不是口號有沒有多於一個意義,而是口號是否可以煽動別人顛覆國家。」

法庭如此理解:「三個專家沒有異議,在事發的 2020 年 7 月 1 日,中文口號有可能像劉智鵬教授說,含有『將香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裂出去』的意思。」

判決處如此述說:「辯方專家沒有反對口號可以有顛覆意義(the Slogan is capable of bearing a secessionist meaning)。」

判決書特別提到,辯方專家報告有提及梁天琦是在參加新東補選時,對港獨理念表達支持。而判決書指出,「李詠怡教授亦同意,梁天琦口號可能被某些人理解為鼓吹港獨。」

三位法官亦引述辯方專家在報告中指,「光時」口號其中一個含意可以是港獨。判決書紀錄道,「李詠怡教授被盤問時,亦同意『光復』可指恢復失去政權,『革命』可以指推翻政府。」

判決書亦指出,不論是控方還是辯方,三位專家證人均強調理解口號需要強調其「脈絡」(context)。

而判決書亦指出,今次要理解口號的脈絡是,被告人在繁忙的高速公路上展示旗幟,當日港島區有大型反國安法示威,被告人在不同方向的車路來回,而且不肯在警方防線停車,而這一天也是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周年日子,國安法剛剛生效的第一天。

故此,在這些脈絡理解下,「自然及合理」的效果是,綜合各個因素,這口號在這處境帶有「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來的意思」,而且可以「煽動他人去顛覆」。

判詞又提到,即使被告人理解口號並不代表港獨,「又即使口號像辯護學者專家說,只是想恢復失去的事物及追求徹底改變,我們認為該口號仍是鼓吹一種政治主張。」

法庭指出,不相信被告當天只是擔任救護員或只是約了人午飯。從唐英傑與友人的電話訊息可見,唐知道當日甚麼時候「聚人」(群眾聚集),亦關注自身「安全」及警方設置路障情況,亦知悉警方舉起干犯國安法警告旗是紫色。這些對話或訊息,反映唐知道這支旗不是沒有意思的。

而唐衝向警方防線,挑戰警方權力,令附近的人留下印象。所以,法庭認為唐是有意展示一支帶有港獨意思的旗幟,而法庭認為唐知道自己行為是向其他人傳遞顛覆國家的意思。

判詞又提到,唐開車衝防線的行為,對公眾構成危險:「電單車可以是一個潛在的致命武器」。而「明目張膽於大街大巷衝過警方防線,可令守法的市民感到驚恐,覺得安全及和平的社會有可能變成無法無天。」

三位法官指,恐怖襲擊的「威嚇性」在於,「被告追求政治主張,令社區裡不支持其政治主張的人感到威嚇,令他們不敢張聲或提出反對意見。」故此,「威嚇效果」只要出現於一部分人當中,已是對公眾做成威嚇性。故此,恐怖活動罪的控罪元素被確立。


審決宣佈了,緊接的法律程序繼續運行。

杜官說,兩天後星期四早上進行「求情」程序,辯方八旬的外籍大狀 Clive Grossman 說,唐英傑有大批求情信,會早一點交給法庭。

而控方周天行專員則向法庭申請,把涉事的電單車充公。

十分鐘內,國安法第一審已判決完成。

三位法官只有一位曾經開口說話。

唐英傑還未消化自己的命運,已要脫下耳機交還給翻譯先生。辯護律師團隊走到犯人欄旁,跟唐英傑商討了一會兒。保安員不斷催促旁聽席的人離開,但仍有人不肯走。唐英傑從法院步回羈留室的那幾步路,與旁聽席擦身而過。

旁聽席傳出叫喊聲:「加油!愛你,英傑!」

英傑只有廿四歲,平日會孩子氣地用單手做心型手勢,今天只輕輕舉起了左手,微弱地揮動了幾下,沒有力氣般,他的壯碩身影,倏地就消失於法庭內。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