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3

    司法機構裁定鄭紀航投訴 3 宗不成立 否認讚揚刺傷長毛老翁「熱愛社會」 僅引述被告

    司法機構今( 15 日)公布東區裁判法院裁判官鄭紀航 5 宗案件司法行為的投訴結果,總裁判官裁定其中 3 宗不成立,其餘 2 宗則因案件進入上訴程序,有待跟進。其中 1 宗有關八旬老翁以金屬鑿刺傷社民連成員梁國雄的案件,鄭被投訴讚揚被告「熱愛社會」及「合理化」被告的犯罪行為;司法機構表示,鄭只是引述被告的說法,稱「從佢口中呢,似乎係熱愛呢個社會嘅」,反在庭上再三告誡被告,不可以因意見不同而訴諸暴力,裁定鄭沒有表達任何個人或帶有政治傾向性的言論。

    3 宗投訴不成立的案件,包括鄭紀航早前裁定八旬老翁以金屬鑿刺傷社民連成員梁國雄腰窩罪成的案件(見另稿),鄭被投訴讚揚被告「熱愛社會」,鼓勵暴力行為;並「合理化」被告的犯罪行為,又指他對被告人庭上的恐嚇言論,置若罔聞,態度偏頗。

    案中老翁曾在庭上指,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和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兩個遲早都要死」、「有槍我都打佢」,黃之鋒其後指出,鄭紀航未有作任何警告和跟進,縱容被告在法庭「刑事恐嚇」,並呼籲市民去信投訴。

    司法機構:鄭紀航再三告誡被告不可訴諸暴力

    司法機構指,從判刑理由的前文後理,鄭紀航沒有讚揚被告人「熱愛社會」。總裁判官認為,鄭當時只是按被告人自己的說法,從而考慮社會服務令作為一個判刑選擇,並引錄鄭表示索取社會服務合適性報告時說:「從佢口中呢,似乎係熱愛呢個社會嘅,佢只不過係因為自己同對方嘅政見唔同,然之後先至就係做咗今次嘅行為」。

    司法機構續指,鄭紀航沒有直接或間接地認同或鼓勵針對不同政見人士作出暴力行為,更沒有「合理化」被告人的犯罪行為,反而就被告在庭上指會以暴力對付不同意見人士的恐嚇言論,再三告誡被告,不可以因意見不同而訴諸暴力。總裁判官認為,鄭沒有表達任何個人或帶有政治傾向性的言論,亦沒有表面偏頗。

    「自私」、「令人厭惡」形容被告行為 司法機構:旨在晶出罪責嚴重

    另外 2 宗投訴,包括一名設計師被指用傘襲警及藏噴漆,罪成囚 5 個半月(見另稿),鄭紀航被公眾投訴指裁決理由令人難以信服,有違「假定無罪」、「寧縱毋枉」和「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人」等普通法的原則,鄭亦被指於量刑時以「自私」、「令人厭惡」形容被告的犯罪行為,構成偏頗。另 1 宗涉及 21 歲男生被指藏噴霧罐連打火機,罪成囚 10 個月(見另稿),鄭被投訴判刑偏頗,針對擁有政治立場的被告。

    司法機構回應指,鄭紀航於裁決時明言已謹記適用的法律指引,包括舉證責任,並沒有違反適用的基本法律原則,而鄭提及「自私」、「令人厭惡」時,旨在指出案件罪責嚴重之處,並對比其他案例,以說明量刑的考量,故認為鄭的裁決和判刑理由,沒有表達任何個人或帶有政治傾向性的言論,亦沒有表面偏頗。

    餘下 2 宗投訴 被告已提上訴

    至於其餘 2 宗有關中六學生被搜出索帶及士巴拿判入勞教中心(見另稿)、科大本地生「私了」內地生被判入獄 9 個半月的案件(見另稿),司法機構則指由於被告人已向原訟法庭提出上訴,故將待該案的司法程序完結後,才作出適當的跟進。

    總裁判官強調,在處理涉及指司法人員偏頗的投訴時,考慮因素包括司法人員有關言論的前文後理,有否表達任何偏頗的言論等,以及按「法官行為指引」的準則是否構成偏頗,認為上述案件的裁決、判刑,是裁判官經過獨立斷案而作出的司法決定,基於司法獨立的基本原則,總裁判官不宜亦不會以行政的職能干預任何司法決定。

    總裁判官又說,留意到上述案件的被告並沒有或已放棄以定罪不穩妥、刑罰明顯過重等理由提出上訴,而律政司亦沒有以判罰明顯過輕為理由提出覆核申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