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梓樂死因研訊】供稱停車場內見消防義務救護員正救援 高級督察強調無阻礙或騷擾

2020/11/17 — 17:30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17 日)繼續,時仼衝鋒隊第 4 隊指揮官的高級督察黃家倫今午繼續作供。黃供稱,小隊在尚德邨停車場A 2 樓內見到消防員及義務救護員在救援,便派隊員上前了解情況,但他沒有上前。而且,當時消防員沒有透露傷者傷勢,僅回應不用警方幫忙,他強調警方並沒有騷擾或阻礙救援。另外,周梓樂父母的代表大律師表示,於午飯時間得到新資訊,獲准押後至明日才盤問黃。

黃供稱,去年 11 月 4 日凌晨 1 時 10 分,署理警司指示黃的隊伍進入停車場,他帶同小隊進入停車場 A,由地面逆時針向上層掃蕩。至 1時 18 分,黃在 2 樓面向廣明苑方向、泊車位後面的行人路發現有數名消防員,以及身穿印有「救護」衣,相信是義務救護員的人士正在急救一名人士。黃派其隊員上前了解情況,但自己沒有上前,因為他在隊伍的中央。其隊員問消防員「有冇嘢幫手」,消防當時回覆人手足夠,無需幫手,救護員則要求警員不好騷擾他們,著警員離開。

主動強調沒有騷擾或阻礙救援

廣告

黃指,掃蕩仼務緊急,他需要清除高空擲物的示威者,而未經掃蕩的地方仍是「危險點」。他知道有人在急救,就更需要保障他們,故其小隊繼續向上掃蕩,將急救工作交予消防及救護。黃主動補充,其隊員從沒有騷擾或阻礙救援,亦無接觸過傷者。在死因研訊主任詢問下,黃表示無見過傷者的容貌,亦無人向他透露過傷者資料。

至凌晨 1 時 25 分,黃收到指示不用再掃蕩,便沿後樓梯離開停車場。於 1 時 26 分,小隊全隊到了唐寧街,在停車場出入口外及富康花園兩方向都有人聚集,以及掟雜物。1 時 26 分至 28 分,黃便指示警長、署理警長向唐俊街地面發射 2 枚催淚彈,以及命令警員向富康花園地面發射一枚催淚彈。凌晨 1 時 45 分,其小隊離開唐俊街。

廣告

警口供與片段有 5 分鐘之差

庭上播放有線電視直播片段時,可見有警員約在凌晨 1 時 05 分進入停車場,黃確認該隊是第 4 小隊,但與其口供所指,小隊在 1 時 10 分進入停車場的說法有約 5 分鐘時間差。黃解釋,自己當時入去,曾望自己手錶的時間是 1 時 10 分。

詳問消防位置時周母開始拭淚

死因研訊主任再播放停車場內的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衝鋒隊第 4 隊在凌晨 1 時 05 分進入停車場掃蕩。片段顯示,凌晨 1 時 13 分,在停車場 2 樓,有消防員在三架私家車後方,1 時 14 分,衝鋒隊第 4 隊到 2 樓消防員附近,在私家車前方,消防員則在車後方,有 2 至 3 名警員走到靠石牆車尾;黃稱見隊員「埋過去」,但不知道有沒有跨過石壆進入行人路。當死因研訊主仼詳問消防位置時,周母開始拭淚。

黃再強調,警方沒有騷擾或阻礙救援,亦無接觸過傷者,表示執勤其間並無接觸過周梓樂,在停車場內亦無施放催淚彈,或使用武力,無追逐過仼何人。

在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詢問下,黃表示小隊在地下剛進停車場時,仍嗅到「可能有少少(催淚彈)餘味」,但不濃烈,而在停車場內就無催淚煙或催淚氣味。黃又指,消防員僅表示不用幫手,沒有向他們透露傷者的傷勢及如何傷。

黃透露,掃蕩的初期,他聽到腳步聲,有人在跑,但位置不清楚,亦不在他們掃蕩的位置,而且除了消防員及救護,他不見仼何人。直到返回將軍澳警署,他才向上級匯報見過傷者的情況。

周梓樂父母代表稱得到新資訊

周梓樂母親主動提出有問題詢問黃,周梓樂父母的代表大律師鄭淑儀隨後表示,在午飯時間有人提供了新資訊,她亦綜合周母的問題,一次過盤問黃,估計至少需要盤問 30 分鐘,要求更多時間整理問題。死因裁判官將研訊押至明日再續。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