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官問如何知催淚彈落在平台 女警:估計但不見平台有煙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19 日)踏入第 4 天,東九龍衝鋒隊第 4 小隊成員女警繼續作供。她昨日表示去年 11 月 4 日凌晨 1 時 09 分,她曾向停車場射催淚彈,催淚彈落在平台。惟今日在死因裁判官詢問下,她承認自己只是「估計」落在平台,其實不知「粒彈去咗邊」。她稱見不到停車場 2、3 樓及地下有煙,所以估計落在平台,但她後來表示同樣見不到平台位置有煙。她又承認她紀錄的時間與新聞片段拍攝到的時間不同,但她不清楚為何會這樣,又稱「不會對電視時間」。

東九龍衝鋒隊第 4 小隊成員楊樂欣今早供稱,在停車場 2 樓,她站在最前排靠左位置,見到消防員在矮牆外蹲下,亦有義務救護員「圍住一啲嘢」,但該刻她並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而她則留意前方「未知的危險點」。她聽到有人說話,但聽不清內容,她亦無行近左牆。及後小隊指揮官指示向前繼續掃蕩。

楊表示,在停車場內至離開,她戴上防毒面具,嗅不到仼何氣味,亦不見仼何示威者或市民,她也沒有在停車場內追逐仼何人。楊稱,她沒有阻礙救援,亦不見有隊員阻礙。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詢問,為何楊知道她於凌晨 1 時 09 分射向停車場的催淚彈,會落在平台。楊解釋,因為她見不到停車場 2、3 樓,甚至地下有煙飄,故相信催淚彈落在較高位置。惟在追問下,她又表示,見不到平台位置有煙。高偉雄遂問,可否理解為,楊目標射向 2、3 樓,但其實不知「粒彈去咗邊」;楊認同自己只是「估計」落在平台。

另外,楊供稱,帶 2 隻手錶是習慣,但她沒有與其他人對時間,但當時兩手錶都運作中。在陪審團提問下,楊進一步表示,自己 2 隻錶為電子錶,兩錶可能有 1、2 分鐘差距,而她執勤時已知道有差異。楊又承認她紀錄的時間與新聞片段拍攝到的時間不同,但她不清楚為何會這樣,又稱「不會對電視時間」。

楊指,發射完催淚彈後,她會望錶,用腦記,然後在可行時間內,會有傳令員來要求他們報告燒煙時間或燒了幾多彈藥,當她報告了時間後,便不會再理會。楊稱,除了發射催淚彈,她無看過錶,其他行動時間均在事後訓示(debriefing )時才得知。她不清楚傳令員有沒有修正隊員報告的時間。

周梓樂父母一方提問,凌晨零時 35 分,其小隊到唐俊街協助第 3 小隊,在其小隊下車時,有沒有確認有多少人到達。楊稱大概 30 至 40 人,後來再解釋,小隊齊人為 41 人,但不確定當日是否全隊到場,還是有個別同事在「急位」,所以她形容為 30 至 40 人。楊又稱,進入停車場,「應該」當日有上班的人士一齊入內。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