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急症室醫生:即使梓樂早 5 分鐘送院 「可以生還都會成植物人」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3日)踏入第 14 日,首名接觸梓樂的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醫生作供時,表示梓樂身上無催淚彈、子彈擊中痕跡,吸入催淚煙的可能性「相對比較低」。他又指,即使梓樂早 5 分鐘到達醫院,「可以生還都會成為植物人」,明言「唔會預期(梓樂)可以好似之前個後生仔咁行得走得」。

針對梓樂有沒有曾經被催淚彈擊中,梁子恆醫生表示,梓樂身上無催淚彈、子彈擊中痕跡,其身體、頭髮及衣物都沒有燃燒或灼傷痕跡。

梁進一步解釋,如果一個病人曾經吸入催淚煙,黏膜及眼會紅腫,氣管亦會收窄,使聽診時會聽到「WeWe」聲。但他檢查過梓樂眼睛,並無紅腫,而且麻醉科醫生為梓樂插喉,亦無提到有氣管收窄的聲音,因此他認為梓樂吸食催淚煙的可能性「相對比較低」。

醫生:不見吸入催淚煙跡象   

不過,在陪審團的提問下,梁表示催淚煙的跡象可以在 30 分鐘內見到,但有可能梓樂到醫院時,有關跡象已不見。梁又指,在伊利沙伯醫院,無法以驗血方驗出病人有沒有曾經中過催淚彈。

梁同意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所指,梓樂頭部創傷可致命,他亦相信梓樂的氣胸在其情況下不會致命,而其盆骨骨折則可以透過手術醫治。梁判斷,梓樂是因為頭部受傷而昏迷。

「即使早到5分鐘,可以生還都會成為植物人」

另外,在研訊主任詢問下,梁表示,即使他早 5 分鐘接觸梓樂,「相信(情況)一樣咁嚴重」,因為梓樂「頭部受傷已經決定佢康復機會」。梁明言,「即使早到 5 分鐘,可以生還都會成為植物人」。

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追問這一點時,梁表示「好難劃條界話早 10 分鐘、15 分鐘就一定救得返」。但他認為「早啲減輕顱內壓,存活機會大啲....對生命有機會幫到」,不過對術後情況卻無影響。

梁強調,「就算早 5 分鐘,都唔會預期(梓樂)可以好似之前個後生仔咁行得走得」。他坦言,不期望梓樂可以變回受傷前的少年,「要臥床、用胃喉去餵嘢食,我見到(梓樂的未來)係咁。」

庭內與梓樂父母相擁而哭

梁子恆作完供後,梓樂爸爸走向梁,兩人對談,梁雙手扶著爸爸的肩膀,安慰他,爸爸則偶爾點頭回應。梓樂媽媽之後亦走到兩人身旁,忍不住哭泣,梁一手扶著媽媽肩膀,另一隻手則撘在爸爸肩上,安慰二人。梓樂父母先步出法庭,期間媽媽忍不住大聲嚎哭,梁在父母離開後,亦拿掉眼鏡,拭去眼淚(見另稿)。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