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指看不到墮下外傷痕 資深法醫馬宣立:如跌得 awkward 傷勢或如梓樂

由周梓樂父母委聘的資深法醫馬宣立,今天亦在死因研訊上作供。馬稱梓樂明顯致命傷是頭部和腦部,估計梓樂墮下時右邊側身,頭及腰著地。他表示見不到梓樂有墮下以外的傷痕,並傾向認為梓樂右邊頭部及盆骨骨折差不多時間受傷。他又稱,「希望大家唔好介意,有時睇你好唔好彩,如果跌得好awkward ,就變成咁嘅下場。」他亦指根據頭部傷勢,如果凶器是錘或棍,頭骨會見到凹陷。但如果用磚頭,平面地打向一個人,該人頭部不會有碎骨凹入去,法醫未必分到傷勢。

馬宣立香港大學醫學倫理與法律研究中心聯席總監,亦是港大醫學院病理學系臨床副教授。他稱,梓樂內臟非常健康,明顯致命傷是頭部,包括腦部。梓樂雖然手腳流血、肌肉有血,但都不致命。大部分傷勢在身體右邊,明顯右邊頭部及盆骨受重創。

梓樂頭骨及右邊盆骨骨折,馬表示不知現場,但如果是由 3 樓跌落 2 樓,身體要稍微打橫才可以撞成這樣。但他認為傷勢是因為「硬創」,雖然墮下高度不算好高,但都可以造成這樣的傷勢。

馬:見不到梓樂有墮下以外的傷痕

馬表示大致同意法醫郭嘉琪的驗屍結果(詳見另外報導)。唯一想澄清的是,如果右邊頭骨骨折及腦的傷勢因為凶器(錘或棍)而成,頭骨會見到凹陷。但如果用磚頭,平面地打向一個人,該人頭部不會有碎骨凹入去,未必分到傷勢。

馬稱,若被人襲擊,要受傷位置與跌傷位置相同,就要「好planned」去做,而他亦見不到梓樂有墮下以外的傷痕。

馬:傾向認為右邊頭部及盆骨骨折   差不多時間受傷

馬又指,梓樂右邊頭部及盆骨骨折,「起碼撞擊力要夠高先可以做到」。被問到有沒有可能分開受傷,馬回應不是完全不可能,但若是增分開受傷,則要確保第二下撞擊「都夠大力到咁」,因此他傾向認為梓樂右邊頭部及盆骨骨折,是差不多時間受傷。

指手掌瘀傷不重要  「ICU醫生都唔會放在眼內」

馬亦指,梓樂左右手心有瘀傷,馬坦言不肯定原因,而且在香港見到的墮樓個案,甚少傷者掌心有瘀。他不確定為何手心瘀傷,亦不知墮下前有沒有其他事件造成,但強調掌心的傷不是致命,不重要到甚至「ICU醫生都唔會放在眼內」。

如果「跌得好 awkward 」  或傷得像梓樂一樣

馬表示,如果梓樂手腳落地先,手腳食了力,應該手腳骨會斷或者脫臼,梓樂會受傷,但不會死亡。不過他指「希望大家唔好介意,有時睇你好唔好彩,如果跌得好awkward ,就變成咁嘅下場」。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