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4 日凌晨,救護員送周梓樂去醫院(讀者提供相片)

【周梓樂死因研訊】救護隊目:救護車到場時兩度受阻 不認為延誤救治 逆線送院較原定路線「反而短咗」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 27 日)到第十日,接送梓樂到醫院的救護隊目出庭作供。他表示,救護車到尚德停車場途中,先有巴士及私家車阻礙,又有違泊「死車」阻塞,救護員需步行百多米到停車場。他又透露,將梓樂送院其間,因唐明街仍有阻礙,救護車需逆線行,但實際送院路線,較原定路線「反而短咗」,不認為有關阻塞是延誤救治。

救護隊目鄭冠明供稱,去年 11 月 4 日凌晨 1 時,他與隊員已完成一宗事件,正乘坐救護車 A344 返回救護站。凌晨 1 時 11 分,救護車在景林迴旋處時,鄭透過流動中端機收到服務要求,螢幕則顯示懷疑有人受傷,位置大概在尚禮樓。他再打電話及透過通訊機索取更多資訊。

救護車遂沿寶順路迴旋處,到唐明街,發現有巴士及私家車阻礙。救護車停下觀察少於1分鐘,鄭便指示司機沿尚德內路駕駛。

凌晨 1 時 21 分,車駛到近廣盈閣消防閘,鄭發現有幾輛「死車」,相信是違泊車,該幾輛車上無司機。鄭與隊員便下車步行百多米尚禮閣,期間與消防主管聯絡,得知傷者位置及情況。到停車場地下對出,鄭見到 2 名消防員。

傷者不省人事  右眼角附近腫脹

約凌晨 1 時 30 分,鄭與隊員到達停車場2樓。鄭與消防溝通後接觸傷者,發現傷者不省人事,嘴角有血迹,右眼角附近有如雞蛋大小的腫脹,無明顯創傷。鄭與消防溝通,獲告知傷者懷疑從上一層墮下,他亦評估為高處墮下,頭部受傷,脊椎與盤骨有創傷。

鄭為傷者檢查呼吸、脈博及傷勢,發現他昏迷,皮膚暖而乾。由於消防員已為傷者戴上頸箍,他主要穩固其頭部,為傷者加上頭部固定器,以及加上脊椎板保護脊椎。之後他們將傷者抬上擔架,一同離開現場,整個過程大約 5 至 6 分鐘。離開停車場後,推擔架床沿路奔跑,將傷者送上救護車,至凌晨 1 時 41 分,救護車開出。

唐明街仍受阻 稱「逆線行反而距離短咗」

司機告知,原本應左轉去唐明街,但該處仍有阻礙,救護車遂逆線離開,沿寶順路到將軍澳隧道往伊利沙白醫院。

鄭稱,救護車逆線離開途中,司機無匯報受阻需「左閃右避」,他自己亦無相關感覺。研訊主任問他知不知逆線路線,與原定路線距離相差多少,鄭表示不知道。研訊主任著他看地圖,以評價兩條路線的距離,鄭看後稱「逆線行反而距離短咗」。

隊目:不認為阻塞屬延誤救援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及救護車前往停車場的路線。提問下,鄭表示本來打算將救護車駛入停車場,停泊在尚禮樓升降機附近。不過,鄭稱原定路線會較兜路快 1 至 2 分鐘,但即使不兜路,「其實去到(原定路線的話)都差唔多路」。

高偉雄問:「可唔可以咁講:你唔認為呢啲阻塞延誤救援?」,鄭表示「可以咁講」。

救護車司機:阻礙不算嚴重  往醫院途中「完全暢通」  估計較原定路線遲 5 分鐘

救護車司機﹑隊員陳智楓則供稱,原定駛至停車場的路線會快 2 至 3 分鐘,但因為有車阻塞故無用原定路線。陳又表示,有機會當晚送院的實際路線,會比原定送院路線「短啲」,而且逆線而行交通其實更順暢,當晚救護車往伊利沙伯醫院途中「完全暢通」。

高偉雄問,如果概括地說,當晚由救護車接到指示,到接觸傷者,整個過程只較原定路線遲了 5 分鐘,「咁講啱唔啱?」,陳回答「大約(5 分鐘)」。

高偉雄又稱,「公平啲講,平時救援都會塞車」,問這此情況算不算嚴重?陳表示「唔算係嚴重」。高偉雄指,救護車有時甚至要等到路面暢通才能移動,但今次事件中,救護員有另外一條暢通的路線選擇,陳認同這個說法。

兩名證人救護員均表示現場沒有看到警員,在停車場救援時亦無人阻礙,也沒有聞到異味。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2020 年 11 月 27 日,救護隊目鄭冠明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