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梓樂死因研訊】死因庭筆記:獨立法醫馬宣立出庭作供

2020/12/17 — 23:13

總說法醫學是聆聽死者的科學,馬宣立選擇告訴家人的第一句,是這樣的:

「我喺呢到,我想話畀家人聽,關於我初步見到的事:死者身上除了傷痕,內臟情況其實好健康嘅。」

說到「健康」一詞時,馬宣立非常溫柔。其實負責解剖的郭嘉琪醫生也剛報告過「其他器官都是健康」,也是事實,不過到馬宣立這裏,他的語氣,好像醫生對父母細談子女的近況。

廣告

周媽媽聽了一整日的法醫報告,沒哭過,這時候她開始拭淚。

馬宣立在法庭坐了大半日,是在聽完衞生處法醫郭嘉琪的作供後,才出場。他聲音溫和,不疾不徐,偶爾呵呵一笑,亦不突兀,反令人安心。

廣告

馬宣立是周梓樂父母聘請的專家,在場觀察過衞生處法醫的解剖,撰寫了專家報告。他有超過三十年法醫經驗,多次被法庭接納為專家證人,離開衞生署之後,加入港大,成了全港唯一獨立於政府部門以外的權威法醫。

「Dr. Beh」

死因研訊主任葉大狀說:或者我叫您馬教授?

馬宣立呵呵一笑:馬醫生就得啦。

裁判官高偉雄笑:或者你叫Dr. Beh啦,我哋都係咁叫。

馬宣立介紹完自己的資歷後,高偉雄問:冇人反對馬醫生以他的專業作供啦?

馬宣立從一開始就說明,自己只是撰寫了很簡單的報告,希望給周生周太一個初步了解,「並無其他用意。」他很認同法醫郭嘉琪的解剖報告,稱郭的解剖是「好細心和詳盡」。

梓樂右邊頭和盆骨受重創撞擊

之後,馬宣立向周梓樂父母解釋道:

「好明顯致命是頭部的傷,雖然腦科醫生好盡力搶救嘅了,右邊盆骨那個骨折雖然附近有啲流血,肌肉有啲血,我感覺這並非致命傷。

大部分傷痕都是在身體右邊,所以我感覺,覺得明顯是右邊的頭和盆骨受到重創的撞擊。身上有其他表面的傷痕,比如右邊的膝蓋,這些都只不過好細微的傷。」

溫和,不疾不徐。

「⋯⋯我唔知好多關於現場(的事情),如果是高處由 3 樓跌下 2 樓,頭、盆骨撞落地下,感覺身體要稍微打橫先可以撞擊到咁。」

「周同學的右邊手掌有些瘀傷,其實我不是很肯定原因。頭先郭醫生也提及,手掌的瘀傷(在高處墮下的案件裏)本身很少見。左邊的手心都有少少瘀傷。」

「解剖本身見不到什麼嚴重的病,或者其他傷痕,亦都留意到郭醫生有抽取樣本去驗藥物,也有結論覺得傷是可以因為一個硬創傷,high impact,高度不算好高,形成的。」

「沒什麼其他傷痕告訴我們是有兇器。解剖所找到的,要詳細理解,要配合現場或者其他關於他死亡時間的環境。大致上是這樣。」

「向馬醫生致以謝意」

馬宣立在隨後的問答裏,給出三點主要意見:

第一,若要有武器襲擊頭部,大機會留下相應的骨傷(例如碎骨),解剖是可以見到的,但今次並無;

第二,關於有否可能頭部受襲再墮下傷及同一位置,他認為受襲會有相應的骨傷見到之餘,也要非常巧合,好 planned 才做到;

第三,曾有人問會否頭部先著地,馬宣立認為梓樂是頭部和盆骨同時著地,因為要令盆骨都骨折,第二下撞擊要力度好大。

至於解剖梓樂遺體所發現的 25 處新近傷痕,包括手腳各處擦損、瘀傷,馬宣立同意無法判斷具體何時及如何造成,但多次強調它們均是非常微小,在急症室甚至不會被醫生留意。他也回答警方律師問題,同意這些微小傷痕,在日常生活裏都可以造成。

他說:「今次(郭醫生)做梓樂的解剖,大家都好清楚背景,所以好刻意任何傷痕都會記錄低。」

千言萬語。

最後,家屬代表律師鄭淑儀說:我哋冇乜問題想問,僅代表家屬向馬醫生致以謝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