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梓樂死因研訊】消防隊長稱無尋警協助因無需要 新增市民證人比消防更早見到周梓樂

2020/11/25 — 17:55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25日)繼續,在停車場內聯絡救護員的消防隊長作供稱,當晚消防車前往尚德停車場途中,兩度受阻。在警方代表大律師提問下,他同意在三個時段均可請求警方協助,但他無這樣做,因為認為無需要。死因裁判官在將完庭時透露,新增的市民證人為曾經於 2 樓高層跑下來的戴帽少年。據片段顯示,該戴帽少年曾在周梓樂懷疑墮樓時段,曾經由 3 樓跑到周梓樂墮下的 2 樓低層。

消防隊長詹德鵬供稱,去年11月4日,他收到指示停車場有自動火警報,他為事故現場總指揮,及升降台 F332 主管。詹稱,當消防車由寶順路轉入尚信樓對出的唐明街時,前方有 3 至 4 輛巴士阻塞,惟巴士慢慢讓路於消防車,最終消防車能開駛,過程大概約3分鐘。詹表示,相信因為路面有磚頭等,巴士才無法通過。

當消防車前行約 10 米,到達唐俊街及唐明街交界,「正常喺唐俊街左轉入尚德」,但他見到有示威者,因此選擇不左轉,而是直行「橫過十字路口」。詹形容消防車當時為慢駛,「比平時慢」。消防車過了十字路口,行前約20米,停於停車場外的巴士站。

廣告

詹表示,消防車於凌晨零時 55 分到達,相關時間是他事後在消防局查閱時序得知。他稱,因為當時於唐俊街及唐明街見到有示威者與防暴警察,當下「感覺都係比較敏感」,認為將來可能要作供,故事後查閱時序 。

至凌晨零時 56 分,他與隊員戴上消防裝備,並通知控制中心「十字路口有催淚煙,可能要多少少時間先到現場」。

廣告

詹稱,他與隊員戴上呼吸輔助器及爆破工具等便步行入停車場,行至消防控制室,他們沒有拿急救用品,因為當時是處理火警鐘。於凌晨零時 58 分至 59 分,他們到達控制室,並見到消防隊目黎偉傑及其隊員已到達。詹一人行入控制室,從儀錶板得知有消防扲手掣爛了,但不知在哪一層,他將兩隊消防員分隊到不同樓層巡視。

傷者頭部及面有血迹 手腳震動

不久,負責地下及 1 樓視察的消防員回控制室,匯報無發現火警及扲手掣碰壞情況。及後,隊目黎偉傑透過無線電表示發現一名男傷者,需要一輛救護車。於凌晨 1 時 09 分,他以手提電話聯絡消防控制中心,稱發現傷者並要求救護車。總隊目鄭樹榮指示同事拿急救用品,並與詹一同乘升降機上 2 樓。

詹與鄭行至 2 樓,見到負責巡視 3 樓的消防員岑嶺峯,及後有市民行近,向他們表示有傷者,並帶領到一輛 7 人車、石壆後的傷者位置。

詹走到傷者腳部附近觀察傷者情況,見到傷者面朝天,頭部及面有血迹,手腳震動。詹立即用手提電話通知消防控制中心。及後他致電問控制中心救護車的位置,並要求救護車主管直接聯絡他,好讓他表示傷者確實位置及情況。不久,救護車主管聯絡他。

稱無警員干擾或阻礙消防工作

詹稱,期間曾有一隊防暴警察於行車路行過,但他無留意,因為正與控制中心聯絡。他無留意仼何人士有仼何說話,亦無留意有警員跨過石壆到行人路。詹指出,無警員干擾或阻礙消防工作。

詹又表示,及後有隊員向他匯報 3 樓的扲手掣被打破,消防喉轆被拉出,他遂確認因此而火警鐘鳴。

在陪審團的詢問下,詹稱自己於凌晨 1 時 15 或 16 分、1 時 22 分,及 1 時 27 分聯絡救護員。在第一次聯絡時,他無向救護員講述路面情況,但指示了救護車停泊於其消防車旁,因為認為消防車都能駛至該處,救護車也可以。

警代表提問 消防指無需警方協助

詹在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詢問下表示,他於消防車前往停車場時兩度受阻,即被巴士阻礙,以及尚十路口有示威者。而他在前往傷者位置時,曾致電消防控制中心請求救護車增援;以及為傷者急救時,遇到防暴警察,期間都可以要求警方協助,但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認為現場情況毋須警方幫手,強調救援工作最重要。

庭上播放詹與控制中心對話錄音,詹於凌晨 1 時 09 分時,前往傷者位置途中匯報於停車場 2 樓發現傷者,控制中心曾問是否與聚眾事件有關,詹回應未見。詹又匯報火警鐘為「unwanted alarm(即誤鳴)」,控制中心遂問是否與催淚彈有關,詹稱「broken glass」,控制中心再追問是否與聚眾事件有關,詹表示「係」。

新增市民為關鍵人物

詹作供後,死因裁判官表示已經收到新增市民證人日前錄取的口供,「大致知道係邊個」,但需要再看片段確認身份。裁判官主動透露,該市民證人為閉路電視片段可見,曾經於 3 樓跑下來的戴帽少年。據片段顯示,該戴帽少年曾在周梓樂懷疑墮樓時段,到過 3 樓,為關鍵人物。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