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義務急救員華夏作供

【周梓樂死因研訊】義務急救員稱防暴警曾叫離開 落口供未提 警大狀連番質問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26日)繼續,死因庭傳召當日有份救援的義務急救員。他稱,當見到梓樂情況變壞時,曾經握住梓樂手掌以予支持。他又指雖然防暴警察「行為上」無阻礙救援,但曾要求他們離開,惟警方代表質疑急救員在書面口供並不提出有關情境,指出警方根本無說出「離開」。義務急救員在多番質問下,認為不肯定是否由警方說出。

義務急救員華夏供稱,去年 11 月 4 日凌晨 1 時,他身穿反光背心,在尚德邨地下以協助仼何可能受傷的人。有街坊向他表示,在尚德停車場 A 座有傷者,並帶領他與其他急救員到停車場。他們一行 3 至 4 人到停車場 2 樓,見到 2 至 3 名消防員在搶救傷者。

華稱,因為有消防員在場,因此他為輔助角色。他負責檢查傷者左邊腳傷勢,發現沒有外傷。傷者左手邊有血迹,褲亦「濕咗」,有尿味,有失禁情況。傷者有痛苦呻吟的聲音,但無完整句子。華透露,過了 30 分鐘左右,有救護員帶著擔架上來。

華指,現場有一個身穿記者反光衣的人士,故他將傷者的銀包交予該名記者。記者取出傷者的學生證及身分證,透露傷者名叫周梓樂,就讀科大。華著該記者聯絡科大學生會,以通知家人。華亦拍下梓樂的學生證,並傳給朋友問有沒有人認識梓樂。

華稱,他到停車場後 10 分鐘,有防暴警察出現,印象中有警員問他們在做什麼,消防回應「救緊人」。防暴留了幾分鐘,無其他對話便離開。及後救護員到場。

曾握梓樂手給予支持

死因研訊主任詢問華,若稱救護員在 3 分鐘後到場,這樣形容是否適合。華不同意,指因主觀因素令他覺得好漫長,所以認為 3 分鐘不是可接受的說法。

周梓樂父母的代表大律師鄭淑儀提問時,華透露他於救護員到達前幾分鐘,曾經握住梓樂的手掌,以給予支持。

稱警方「行為上」無阻礙救援  但曾叫離開

華指,警方「行為上」無阻礙救援,但言語上曾叫他們離開,「所以我只可以話行為上無阻礙」。在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詢問下,華稱防暴一來,就大大叫他們離開,印象中有至少2名防暴行近看情況,但最終無跨過矮牆。

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問華有沒有見到誰說出「離開」,華稱沒有看到。熊質疑,現場除了防暴,亦有其他人,他不能確認是防暴叫他們離開。華不同意,指「離開」是由行車路傳來,而其他人在傷者旁邊,但他不知警方向何人要求離開。當時有消防回應「我哋呢度救緊人」。

警代表質疑口供無提警要求離開

華在熊健民的追問下,強調警方「行為上」無阻礙救援,但有以其他方式阻礙救援。熊指出,今年 1 月 13 及 16 日錄取兩份口供,都沒有提到警方曾叫他們離開。而且在筆錄警員問華,在整個拯救過程中,有沒有受到阻礙時,華回答「無」,質疑華的書面口供與庭上供詞不一樣。

華澄清,認為口供與他想法相符,但強調他有向筆錄警員解釋是「行為上」受阻礙。他又稱,因為落口供時感緊張,所以無提出,亦無於補錄口供中補充。

華又表示,在年中得知死因庭將就周梓樂死因展開研訊後,曾與其他人「傾過」,並在上庭前仔細回憶片段,肯定今天的供詞是正確的。熊質疑,為何與人「傾完」後會記得警方曾著他們離問,質問「係人哋記憶定獨立記憶」,華表示「好肯定聽過」。

熊指出,防暴從未講過「離開」,華不同意,但在追問下表示不肯定是否由警方說出來。死因裁判官及後詢問華,是否心態上覺得警方要幫他,但反而遭叫離開,所以他認為是阻礙,華稱「是」。惟死因裁判官指出,「但其實現場消防員都冇叫過警察幫手」,華認同。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