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警稱無記錄射催淚彈時間 全由指揮官提供 遭追問下改口「睇過錶」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19 日)踏入第 4 日,傳召曾將催淚彈射入停車場 2 樓的衝鋒隊第 4 小隊隊員作供。警員一度稱,所有發射催淚彈的時間由「黃 sir 畀」,即時仼衝鋒隊第 4 小隊指揮官黃家倫,他並沒有看錶記錄時間。惟在研因研訊主任的追問下,他改稱曾於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後看錶,時間與黃家倫提供的一致。死因裁判官指,警聲稱催淚彈射入停車場2樓的時候,與新聞片段有 9 分鐘之差,警員回應「我都唔知點解」。

衝鋒隊第 4 小隊隊員嚴卓勳作供時,直接以「暴徒」稱呼示威者。他供稱,去年 11 月 4 日,他為署理警長,現為警員。凌晨零時 44 分至零時 56 分,他向尚德邨方向發射一共5粒催淚彈,因為有「暴徒」在聚集及掟雜物。

在死因研訊主任詳問下,嚴表示零時 44 分至零時 56 分的時間是由傳令員記錄。他稱,零時 40 分,時仼衝鋒隊第 4 隊指揮官黃家倫命令射催淚彈,他記得自己並非第一個發射催淚彈的人。當行動完結後,在事後訓示(debriefing)時,他向黃家倫匯報此項,而 零時 44 分至 零時 56 分「喺黃 sir 俾時間我」,他自己無記錄此時間。

嚴透露,當日有戴手錶,但發射催淚彈後沒有看手錶,「因為我要集中視線係危險點」,而且要專心操槍械,時間有傳令員記錄。

被追問下警改稱「有睇過錶」、「係 00:44」

研訊主任追問嚴,有沒有收到訓示發射催淚彈後要留意時間,嚴表明「冇」。他再表示,「00:44」這個時間,是行動完結後,返回警署後,「黃 sir 俾呢個時間我」。在研訊主任再追問下,嚴改稱發射完第一枚催淚彈後,「有睇過錶」,但「之後個啲就冇睇」。他稱,發射完第一枚後,他看手錶「係 00:44」。

嚴續稱,發射了第一枚催淚彈後,他發射了另外 4 枚催淚彈,每枚相隔 1 至 2 分鐘,而每發射完一枚他都沒有看手錶,但每一發都落在傘陣前。人群每次都在發射催淚彈後散去,但很快再次集結。嚴稱,不肯定零時 56 分這個時間「啱唔啱」,重申他要專心危險點,時間由傳令員記錄,他不會每發射完一枚便抄錄時間,「我覺得唔可行」。

嚴又強調,行動前無人訓示發射催淚彈後要看時間並記錄。他稱,以他所知,其他同事所知的行動時間,「都係黃 sir 俾」,他並不清楚個別警員的做法。

警供稱 01:09 催淚彈入了停車場

嚴稱,至凌晨 1 時 09 分,因為有示威者在停車場2、3樓向警方投擲雜物,他便奉命向停車場 2 樓發了一枚催淚彈,他見到該催淚彈「入咗停車場」,而示威者散開。他再解釋,「01:09」這時間「係黃 sir 俾」。

警指停車場內黃家倫在小隊最前方 黃曾供稱自己在隊中間

嚴表示,凌晨 1 時 10 分,小隊入了停車場掃蕩。在停車場掃蕩時,小隊指揮官黃家倫在隊伍的最頭帶領,「喺我前面」,而他自己則站在隊伍中間位置。在陪審團的追問下,他再強調黃家倫「一直在最前」,帶領小隊行。惟黃家倫早前供稱,在停車場內,他身處隊伍中間。

至凌晨 1 時 18 分,他在停車場 2 樓見到幾名消防員及救護員在矮石牆外面處理男傷者,但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見到有隊員行去石牆,好快返回稱「消防救緊人,但唔使幫手」,他並沒有行近。

至凌晨 1 時 25 分,小隊由後樓梯離開停車場,但遭示威者掟雜物,嚴於凌晨 1 時 26 分向尚德邨停車場出入口再發一枚催淚彈,彈落在傘陣前。嚴再稱,「01:26」時間「係黃 sir 俾」。

在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詢問下,嚴表示會記住發射了多少枚催淚彈,因為要記錄用了多少彈藥,以及還餘下多少。

新聞片時間與記錄差 9 分鐘 警:我都唔知點解

高偉雄又問,嚴稱自己於凌晨 1 時 09 分,在十字路口安全島向停車場內發射催淚彈,而該彈藥入了停車場,但新聞片段顯示,第 4 小隊於凌晨 1 時 00 分在安全島發射催淚彈,與其口供有 9 分鐘之差,問嚴如何解釋該時差。嚴稱「唔知」有時差,「我都唔知點解」,重申時間主要靠傳令員記錄,他當時沒有看錶。

嚴在周梓樂父母一方詢問下,透露小隊有一名傳令員,手持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彈的警員則有 10 人,而該名傳令員需要記錄所有時間。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