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位搜出白電油等 6 人串謀暴動罪不成立 法官:控方未能證明被告間有犯罪協議

警方 2019 年 10 月 1 日國慶日清晨,前往灣仔一個租賃平台 Airbnb 單位,搜出白電油等,先後拘捕 6 名男女控以串謀縱火罪,控方於案件開審前改控串謀暴動罪獲批,案件經審訊後,今(19 日)於區域法院裁決,法官沈小民裁定,控方案情有太多可能,且未能證明各被告間存在犯罪協議,裁定 6 名被告串謀暴動罪不成立,交替的串謀參與非法集結罪亦不成立,當庭釋放。

沈小民又於裁決中強調,串謀控罪要兩人或以上有協議才可定罪,不論是「非法集結」或是「暴動」罪,都有一個共通犯罪元素「至少三人集結在一起」,即有三名被告協議暴動,對於兩名被告有協議,他則傾向認為必須包含第三者,例如兩名被告同意會找多一個人參與暴動,才足以定罪;法官又指,假如其他人無參與犯案計劃,但知悉被告有犯案協議,縱然他協助被告人犯法,亦不會被視為協議一份子。而即使眾被告確實有執行協議,例如外出示威投擲汽油彈,提供協助的人亦只可能干犯協助教唆等罪行,而不是犯罪協議的共謀者之一。

沈小民在判詞中指,就首被告而言,其銀包內除有白電油單據外,亦有建造業工人證、法官指涉案的白電油看來是全新,並認為於警方拘捕行動前狀態為原封不動,認為這與控方指於單位內製造汽油彈,以備作示威之用似乎不吻合,並指如首被告購買白電油打算作非法用途,理應不會保留單據之類的罪證,故認為單位內白電油可能與首被告無關,亦未能用以針對其他被告,因他們並不知悉首被告銀包內有相關單據。

專家以事實證人身份作供 或對辯方不公

至於第三被告被指於其社交傳媒信息,曾向一名人士提及「想燒狗、燒爆車」等訊息,控方傳召偵緝警員 4924 作供,並指曾以「cellebrite」軟件破解第三被告的手機。法官指控方就該警員是以事實證人身份,還是專家證人身份作供舉棋不定,多次改變立場,但其證供內容顯示他曾修讀 cellebrite 相關課程,並向法庭解釋該軟件當中「owner」之意,認為他具有常人沒有的專業知識,所觸及的均屬專業範疇,明顯屬於專家,惟控方硬將該警員作為事實證人。法官指不深究控方將其當作事實證人的原因,但當一名專家以事實證人身份作供時,可能對辯方不公,故唯有不依賴相關證據,因此法庭亦無法分辨相關訊息的來源,難以確定第三被告參與相關討論,甚至未能推論他知悉相關訊息存在。

至於控方表示不依賴相關訊息的真實性,而是依賴其存在,並認為法庭可以此推論,第三被告對製作汽油彈及針對目標有認知,側面印證他與其他被告協議,在公眾場合以火傷人或損毀財物。法官則認為以環境證供來看,完全扯不上他於其他被告有協議,且案中並無證據顯示第三被告的對話者是誰,完全不能與本案其他被告聯繫,即使一個人有某方面知識,亦不代表他會利用該知識去做相關事情,正如開鎖匠有開鎖知識,並不代表他會去爆竊,並指即使法庭接納第二及第三被告之間,有製造及投擲汽油彈的認知,其他人來度宿一宵,也難以證明他們之前有計劃參與暴動。

至於第二及第三被告被指曾於 WhatsApp 通訊,提及購買噴壺等,即使將相關訊息視為真實,法官亦指看不到相關訊息與製造汽油彈有任何關係。法官又強調,控方仍須證明兩名被告的協議中,除他們自己外還包含多一人 ,但控方只依賴對話存在,而非其真實性,要舉證就有一定困難。且第三被告電話的登記人為其父親,第二被告管有兩個電話,認為控方未能於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誰人為訊息發送者。

法官指分析所有涉案證據後,可見控方案情存有太多可能性,未能於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案件,裁定所有被告面對的控罪,包括交替控罪全部罪名均不成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