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連儂牆劏肚案 內地男認有意圖傷人 判囚 6 年 4 個月 官:殺人意圖明顯

前年 10 月,19 歲青年在大埔「連儂隧道」派傳單時,遭一名內地男子以利刀割頸劏肚,致腸臟溢出,內地男原被控一項企圖謀殺罪,他早前改為承認一項有意圖傷人罪,還押至今日(14 日)於高等法院判刑。法官陳慶偉判被告入獄 6 年 4 個月,並指本案是 2019 年「眾多毫無意義暴力事件」其中之一,無論政見如何,暴力必須受譴責。法官又透露事主的心理創傷仍然嚴重,數次企圖自殺,並嘆息一個年輕人的生命就此被摧毀。

法官又指,社會應向將被告載往警署自首的的士司機致謝,指他面對如此情況沉着冷靜,更陪同被告前往警署自首,認為其英勇表現應得到嘉許。

法官判刑時指,涉案控罪並無量刑指引,而根據上訴庭相關案例,同類案件一般判刑 3 年至 12 年不等。而本案被告雖然是隨機選擇施襲目標,但有預謀犯案,一到埗就購買涉案的生果刀並隨身攜帶,案發當天刻意去大埔。法官又認為衝突發生時,被告本可選擇離開,但他卻於抽煙後折返隧道,向一名毫無反抗能力的年輕人無情施襲。

法官:被告殺人意圖明顯  非一時衝動

法官又指,被告施襲後,一度追趕事主約 50 至 100 米,更將對方按在地上刺其腹部兩次,認為被告並非一時衝動犯案、使用武力非常高及持續犯案,意圖非常明顯,即正如其於警誡下所指,他是想要殺人。

法官續指,事主的傷勢非常嚴重,所受負面影響深遠,可能須忍受長期身體痛楚,但法官認為事主所受的心理創傷更難治癒,希望他於專家及親友的協助下,能盡快康復及走出陰霾。

法官引述事主的心理報告指,他事後患上嚴重的創傷後遺症及抑鬱,明顯會影響餘生,康復之路十分漫長。報告又指,事主現時仍須每天吃止痛藥,才能勉強應付正常生活,頸部亦未能正常轉動,腹部傷口仍感痛楚。心理方面每晚仍會發噩夢,並因此失眠,出現幻覺及幻聽,並因覺得生活毫無目的及痛苦,數次企圖自殺,他與心理專家會面時仍感到有壓力以淚洗面。法官肯定被告仍受嚴重心理創傷影響,嘆息一個年輕人的生命就此被摧毀。

法官:被告罪責較高  有預謀犯案

法官又指,本案是 2019 年「眾多毫無意義暴力事件」之一,無論政見如何暴力必須受譴責,因暴力並不能解決政見紛爭,只會令衝突升級及造成人命傷亡,本案被告罪責屬同類案件之中較高,適當量刑為判監 10 年,考慮被告自首減刑半年,再於認罪扣減後,最終判囚 6 年 4 個月。

辯方早前求情指被告無預謀犯案,亦不涉個人仇恨,而是他到香港觀察示威後,難以理解有人會提倡分裂國家,並發現他與其他人的政見大相逕庭,覺得自己猶如異類,「如遭狼群包圍準備撕咬他」,感到不安全。

被告柳國昇(24歲,廚師),居於廣西,持雙程證來港。他承認 2019 年 10 月 19 日,在大埔雅運路近港鐵大埔墟站入口,惡意傷害 X。被告原被控企圖謀殺罪,經認罪協商後,控方同意被告改為承認有意圖傷人罪。

事主遭鎅頸後負傷逃走暈倒 再遭被告捅腹

控方案情指,案發當日約下午 5 時,19 歲事主 X 與數人於涉案地點派政治傳單,被告突然衝向事主 X,其後用生果刀刺 X 頸 2 至 3 次,X 流血劇痛並推開被告逃離,跑了約 50 米後暈眩倒地,被告隨即趕上並按著 X,連捅他腹部兩次後逃離現場,而被告曾大叫「香港屬於中國,你們全部搞亂香港」。

被告其後衝上附近一輛的士,向的士司機稱他殺了人,要求司機接載他去警署,司機受驚但照做,被告又曾詢問司機可否去羅湖,司機稱羅湖是禁區不能前往,被告則指「回到羅湖就會安全」。司機駕駛的士前往大埔警署,期間被告曾問他需否帶同涉案生果刀,司機著他帶同生果刀,並陪同被告前往報案室自首。被告警誡下曾指,「我忍唔住啲人破壞香港,我先用刀鎅佢。」

案件編號:HCCC 225/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