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諾軒被指用大聲公襲擊警司高振邦。

大聲公襲警罪成 區諾軒上訴遭駁回 法官頒判詞:非法敲打警盾 罵「毅進仔」有貶意

立法會前議員區諾軒被指於 2019 年 7 月 7 日旺角衝突期間,以咪高峰「鑿」警員關志豪長盾,以及用大聲公大聲叫囂,令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耳朵痛楚。區諾軒早前被裁定兩項襲警罪成,裁判官判處 140 小時社會服務令。他不服定罪上訴,遭高等法院即時駁回。法官潘敏琦今(3日)頒下判詞,直斥區諾軒以「尊貴的議員身份」向正在聽從指示執行職務的警員施壓,強人所難之餘對警員肆意挑釁和謾罵,進而以咪高峰鑿擊警員的長盾;又批評他用大聲公追着高振邦的耳朵聲嘶力竭地說話,加上對話的內容,明顯是在挑釁警方,認為區諾軒當時帶有「惡意」。



對於區諾軒一方稱當時出現「人踩人」,因情況危急,區要求警方停止執行任務不果,故有需要敲打警員的長盾,甚至需使用令人反感的言語來吸引警員注意,其行為不屬「非法」。法官潘敏琦批評此說法極為牽強,屬「事後孔明、擾亂視聽的砌詞」。



法官指,根據片段,區是在有人叫「人踩人」之前,已在前線大叫大嚷,不但無視警方的警告和勸喻,拒絕離開現場,反而積極阻撓警方清場行動,與警員正面交鋒和衝突。法官稱,綜觀當時整體情況,區諾軒敲鑿警員關志豪的長盾明顯是情緒發洩,認為這種針對性的敲打,在當時環境而言,必屬非法。

法官:罵「毅進仔」有貶意、惡意

法官續指,區諾軒當時以針對性的字眼叫警察為「死黑警,黑警」,又多次叫警員關志豪「毅進仔」,「其不屑或貶意可見一班」。法官強調,法官並非活在象牙之塔內,知道「毅進仔」一詞的來由或含意,故裁定區的説話帶有貶意和惡意。

法官批評,區諾軒以尊貴的議員身份向正在聽從指示執行職務的警員施壓,強人所難之餘對警員肆意挑釁和謾罵,進而以咪高峰三度鑿擊警員的長盾,他是必然知道或罔顧警員關志豪不同意其行為。

法官表示,區諾軒敲打警員關志豪的長盾時,二人僅隔一道透明長盾。區從動口升級至動手,連續三次猛力敲打長盾,關志豪對此感擔憂是可以理解和合情合理。

法官:區諾軒「惡意」用大聲公追着高振邦

至於用大聲公大聲說話襲擊警司高振邦一罪,法官認為駁上咪高峰的大聲公有一定威力,而且從案發片段可見,高振邦是直接和區諾軒對話,沒有使用咪高峰或大聲公,相反區諾軒在不同的階段刻意行近或追着高振邦,聲嘶力竭和激動地表達要求,並非平靜的透過大聲公與警方和平對話。此外,無論區諾軒或高振邦均以「嘈」來形容當時的聲浪,「吵鬧的程度可見一斑」。

法官指,從區諾軒追着高振邦、在關鍵時刻以大聲公向着高的耳朵聲嘶力竭地說話、再加上對話的內容(即在現場講粗口、當高叫他不要嘈時,區大聲回應:「點解你唔好嘈住我呀!我有權嘈你呀!」等),明顯是在挑釁警方,認為唯一合理的推論,是區諾軒當時是「惡意」這樣做。法官又指本案有充分證據顯示,當區諾軒用大聲公對着高振邦的右耳發出噪音時,揚聲器是在他人耳朵近距離的範圍之內 (close range of someone’s ear),而根據案例,被告人無需長期持續在對方耳仔發出聲響,單一聲響已足以構成毆打。

對於區諾軒稱高振邦的耳朵不適有可能是身處嘈吵環境導致,法官斥說法「實屬歪理」,指出高是右耳被診斷為蒙受急性聽力損失,並非兩邊耳朵也受影響,唯一合理的推論是高的耳朵不適是由區諾軒導致。基於上述理由,法官認為原審裁判官的裁斷正確,因此駁回區諾軒的上訴。

案件編號:HCMA 161/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