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朝雲 攝)

女子被指持違國安字眼氣球 自辯稱休班警沒出示委任證 誤以為「變態佬」才亮鎅刀

30 歲女文員被指去年 11 月於秀茂坪安達邨襲擊一名休班水警及攜有鎅刀,並在警署內虛報地址,她早前否認襲警、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誤導警務人員三罪受審。被告今(26 日)於觀塘裁判法院自辯,主問下提到原定案發兩日後與男友結婚,故攜行李喼外出取禮服,而身上鎅刀屬正學習的日本和諧粉彩之必要工具,平日習慣連同筆袋等帶出街。她又指,涉案休班水警當時沒出示委任證,大聲呼喝、伸手捉她,使她以為是「變態佬」,並牽動起其遭家暴回憶,遂腳踢他及亮出鎅刀自衛。被告亦稱,新婚後將搬至荃景花園居住,故不欲報秀茂坪舊地址,但向警員報稱地址時,誤將新舊地址樓層混淆。

被告自辯:休班警沒出示委任證 行為似「變態佬」

被告馮楚惠供稱,案發當日她去取新婚裝飾物,帶回舊居秀茂坪安達邨誠達樓單位後再與友人會合,商討兩日後的婚禮流程,同時攜帶行李喼領取禮服。下樓時,同升降機有一陌生男子,後認出為休班水警羅啟耀。抵達地下大堂後,羅突然大聲喝住她,稱「唔好走,已經報咗警」,並推她至牆邊、不停伸雙手企圖捉住她,使她受驚並大叫非禮,「佢好似變態佬咁樣。」

被告稱曾依稀聽到羅有講警員字眼,遂表示若他為警員,要出示委任證,惟男子沒出示,令她「愈嚟愈驚」。當羅逼她至信箱位置時,她嘗試用喼擋著並避開羅,但羅卻搶走喼並大力推開她,使她閃現曾遭前男友家暴的記憶,驚恐下踢羅右腳 3 下,其中兩腳疑踢空,遭羅捉著其腳並推落地。被告稱此時感到生命受威脅,「當時覺得最保護到我嘅嘢就係把鎅刀」,遂亮出鎅刀並推開刀鋒叫羅不要走近,但稱無傷害羅的意圖,沒揮動鎅刀。被告又稱,該把鎅刀為她 2020 年 6 月起學習「日本和諧粉彩」調節情緒之必要工具,平日會連同筆等放在筆袋中帶出街,記錄靈感。

被告其後嘗試離開誠達樓,羅推她落地,「騎喺我腰間位置,我覺得佢下體頂住我」,她愈來愈驚下大叫強姦及非禮。

被告:新婚後將搬至新居 誤混淆地址

辯方律師亦呈上酒店訂房日期及土地註冊處等文件予法庭。主問下,被告指出,原定案發當晚 15 日起至同月 18 日會住酒店準備結婚,之後將遷至婚後新居荃灣荃景花園一個單位,故報上新地址,戶主為其奶奶。但因事發後仍感不安,樓層與舊居混淆而誤報。被告亦指,本案發生後開始見臨床心理學家蔡暉明至今約 17 次,獲蔡診斷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控方盤問時質疑被告案發前將涉違國安法「四隻字」氣球放在舊居,因不欲警方搜到及驚動未來老爺奶奶而存心虛報地址。被告不同意,指新婚後將搬至新居,才報新地址,但至警方開門時才發現錯記樓層及單位。控方質疑被告沒有新單位鎖匙,主問下供稱單位正在裝修,期間到新單位 3 次,未正式遷入新居,何以不報安達邨地址。被告重申婚後會搬至新居,並指案發後受情緒困擾已幾乎無回安達邨居住。

控方質疑被告稱感生命受威脅 辯傳專家指屬 PTSD 反應

控方下午盤問時質疑被告聲稱自己生命受威脅,實際上並無此事。例如根據呈堂閉路電視片段,警員在地下大堂截停被告時,並無觸碰或攻擊被告,直至被告向他起第 4 腳,警員才捉著她的腳;被告稱被警員逼至保安座頭及信箱位置,但片段中只見被告自己撞至有關位置;控方又質疑被告電話在手及曾撥電予丈夫,卻不自行或叫他報警,「你講到咁恐怖,佢都無幫你報警?」

被告不同意警員截停她時無觸碰她,重申警員有逼她至上述位置,而他推開其行李喼,令她更感受到威脅。

辯方傳召臨床心理學家蔡暉明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蔡指去年 11 月底經評估後證實被告罹患 PTSD,指被告曾受兩名前男友家暴,其中一人曾對被告箍頸、亮刀威嚇、在住所樓下徘徊等,使她日後對陌生男性警覺性高、受驚反應會比常人誇張、不敢求助等。

蔡續指閉路電視片段見到,被告被警員截停後,有「一路喺到跳、走嚟走去」,均屬 PTSD 中常見迴避反應。而被告被壓低後,感到生命威脅大大提高,一直想逃走,而行李箱是她的「一個小小保護」,被警員取走後,變得情緒化,令她不停想再走,以及「喺袋到揾有無嘢保護到自己。」

案件押後至明日續審,料由控方盤問專家證人。

被告馮楚惠(31 歲,文員)被控 3 罪,分別為襲擊警務人員、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明知地誤導警務人員。控罪指,她在 2020 年 11 月 15 日,於安達邨誠達樓地下大堂襲擊警員 58665;同日同地,無合理辯解下管有鎅刀;以及同日於秀茂坪警署報案室內虛報地址,誤導警員 27034。

案件編號:KTCC2048/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