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寒冬下,步入開了暖氣的死因庭 (1)

2021/1/6 — 16:2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small t】

經過二十幾天的研訊,庭外等候著的人都很像已經彼此熟悉了,經過時點頭打招呼,並互相討論每項證供的看法和感受。言談之間聽到一位伯伯正在討論事發在停車場的事宜,與另外兩位排著隊的街坊詳細分析他看到當中的端倪。有沒有人說謊,有沒有人在演戲,梓樂為什麼要上三樓。並各自分析最後可能的判決機會,這一刻,他們仨就在庭外開了一場小小的民間死因研訊。

過了一刻,聲音靜止了,保安向各人派發公眾人士旁聽籌號,九點來時現場已約有二三十人正在等候。部分人被安排在延伸庭觀看直播研訊。差不多來到研訊最後階段,很像,很像,這一個多月,這班陌生且熟悉的陌生人陪伴著梓樂父母走過這段虐心的研訊過程。

廣告

死因庭位於八樓高處,面向落地大玻璃,視野遼闊,陽光明媚時,我相信晨曦第一度光線會照落在此。溫暖人心。

甫入庭內,各人都忙於拿起筆和筆記簿準備記錄研訊內容,並細心翻閱一路以來著墨的線索和重點。左邊席是公眾人士,右邊席是記者,彷彿在這個有限空間內,大家都希望用筆來擴闊整個研訊藍圖。中間隔開我們的行人通道都被我們找尋真相的細胞淹沒。研訊開始,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只有原子筆在轉動和手提電腦鍵盤的運作。

廣告

這天的內容是雙方的結案陳詞,先是家屬一方律師作陳詞,歸納和總結出不同的論點,述說這裡沒有原告,沒有被告,大家都是希望按照事實找出梓樂死因。她提及到一些專家證人的供詞都是值得商榷,因為沒有一些確實的證據去支持專家所假設的論點。的而且確,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梓樂曾經攀越矮牆。而消失的八秒鐘亦都是尋找真相的一大關卡。雖然消防處被列為有利害關係之一,家屬一方律師在陳詞結尾時代表梓樂父母向消防員和救護員致以最真誠的感謝。感謝他們協助救援梓樂。

其後就是消防處和警務處代表律師作陳詞。消防處的代表律師向家屬致深切慰問,深表難過,形容救護員希望盡快趕及現場為梓樂救援。而警方代表律師不斷強調警方沒有阻礙救援進度,質疑坊間推測毫無事實根據。他形容消防員和警方只是各司其職。此外,他多番強調停車場 CCTV 片段裡的另外兩名嘗試跨越矮牆的人士,認為梓樂與片段中的人士作出相類似的動作致失足墮下。他大膽下結論但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梓樂跨越。他還擺上帝上枱,指出我們並非全知全能亦沒有上帝視覺,這樣就不能夠作出推論嗎?他希望陪審團可以基於一些現有證據,相對可能性而達成裁決。

研訊末段,裁決官高偉雄用溫柔的聲線向陪審團表示,他們有權重新翻閱一些重要片段或證物。一位陪審員問道停車場閘外的私家車,吊車可否將這個障礙物移除?此時庭內的我們和電視直播上的他們都傳來一絲絲笑聲,裁決官也笑道著為他解釋。可以理解的,畢竟陪審員不一定在這方面上有專業的知識。原本屬於死寂的地方,頃刻間帶來一點歡娛。

(周梓樂死因研訊旁聽札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