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教師死因研訊 校內教師:校長與林老師會面 喝斥「收聲!唔准駁嘴!」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老師林麗棠,前年 3 月懷疑因不堪工作壓力,於校內墮樓身亡,死因研訊今早繼續。 2020/2021 年度李東海小學教員校董郭靄怡作供時指,學校 2018 年曾舉行危機演練,模擬有人於學校墮樓如何處理,當時的指示是要求教師致電分區警署,不要打 999。郭靄怡又指,林老師死後,東華三院曾告知老師們投訴方法,並知道可以透過校董會投訴校長;但在墮樓事件前,老師從無聽過有渠道可以投訴校長。

郭靄怡供稱校長羅婉儀到任第二年,林老師的情緒開始不穩,至事發前曾 4 至 5 次看到林老師一邊抹眼淚一邊跑到洗手間,亦會「爆喊」;又指曾「無數次」看到林老師哭喊,包括在校園行人閘及圖書館,林老師曾稱自己無法進睡、胃口差,想到整天有很多工作便想哭。

郭靄怡又指,羅婉儀的工作要求是「今日提出,第二日就要交」,郭靄怡剛入職時,也試過校長在早上 8 時要求老師寫年度報告,下午 2 時要繳交,郭靄怡當日也非常緊張,因她早上還要上課,結果用了午飯時間來撰寫報告。

但郭靄怡指,雖然羅婉儀的要求不合理,林麗棠老師一直盡力滿足其工作要求,每早都會坐頭班車、7 時 15 分回到學校,放下手袋後就會回圖書館工作,平常中午都只用 8 至 10 分鐘吃飯,其餘時間都在工作。

郭靄怡又提到,前任校長葉以欣曾安排教學助理(TA)幫輕林老師的圖書館工作,但羅婉儀上任後,認為林老師一星期教 16 堂課的工作量已較一般老師少,沒有再安排教學助理協助她。

會面時林老師嘗試辯解 校長:收聲!唔准駁嘴!

郭靄怡在擔任署理課程主任時曾與林老師一同被羅婉儀召見,她憶述羅婉儀會不斷質問林老師,「啲咁簡單嘅嘢要唔要我教你,不如我做埋佢啦,我真係好質疑你嘅能力」;林老師當時則不斷崩潰地哭。郭靄怡續指,當林老師希望解釋時,羅婉儀則斥「收聲!唔准駁嘴!」當時情況形同「精神虐待」,更持續了好幾年。

郭靄怡供稱,羅婉儀時以侮辱性言辭指罵老師,例如曾有老師在外尋覓工作機會,校長稱無所謂「當送舊垃圾出去」;羅婉儀又曾要求老師在八號風球、十號風球也要回校開門,「如果中途死咗保險咪會賠咯」;羅婉儀亦會吹噓自己是音樂碩士及英文碩士,其他學校都會爭着聘請她。

郭靄怡又指,羅婉儀對學生、家長態度同樣惡劣,試過有小二學生在校外活動中不聽從其指令,羅婉儀即在多次會議上批評該名學生令她「無面」,並曾在早會上召該名學生上台,當着全校面前批評該學生,羅婉儀亦曾與家長吵架。

林老師曾說「今次我要同佢(羅婉儀)同歸於盡」

郭靄怡又指,林老師因圖書館交流活動被羅婉儀召見後情緒崩潰,郭靄怡曾到常識室陪伴林老師,她指當時林老師坐在地下、挨近垃圾筒,並說「我死啦,今次校長真係叫我自動辭職、自動消失」,之後又突然冷靜地說「今次我要同佢(羅婉儀)同歸於盡」。

事發前一日,郭靄怡曾在教員室看到林老師哭泣,當時副校長蔡淑萍對林老師說「你休息下先,平靜下」,但郭靄怡則認為林老師無法繼續工作,建議送她離開。郭靄怡其後送林老師至輕鐵站並安慰她不要想太多,臨別時林老師在車廂內對她微笑並道別。

事發當日早上,郭靄怡在教員室看到林老師的背影並問她「阿棠(林老師)冇事嘛」,林老師則回應「冇事」,其後如常到 3 樓圖書館工作。至 7 時 15 分,正在教員室備課的郭靄怡聽到另一位老師林美琴向校工美姐喊「有嘢跌落嚟,有嘢跌落嚟」;郭靄怡當時以為是死物沒有為意,其後聽到疑似「幾個麻包袋」跌下來的聲音,又聽到美姐說「一樓勾住件衫」,方與另一同事留意發生甚麼事情,猜測是否林老師在校舍「擒出去」;其後美姐說林老師跌落至停車場位置,郭靄怡當時以為林老師只是嚴重骨折,還拿了心臟去顫器打算替她急救,但到現場看到「頭骨都裂咗,腦漿都喺地下」。

郭指當時她偕其他老師前往校務處查看分區警署電話,解釋學校曾於 2017 年的危機處理工作坊,及 18 年模擬有人於學校墮樓的危機處理演習中,指示教師應致電分區警署,不要打 999。

校內老師:墮樓事件前不知道有渠道投訴校長

至於投訴機制,郭靄怡指在林老師死後,東華三院曾告知老師可以透過校董會投訴校長;但在墮樓事件前,從來無聽過有渠道可以投訴校長。郭靄怡又指,自己從 2020 年開始擔任李東海小學教員校董一職,現時校董需在會上報告有無接獲投訴。

死因裁判官周慧珠問及,東華三院有無為教師提供辨識自殺傾向的培訓,郭靄儀表示教師平時接受的培訓內容,主要都是關於學生,例如如何協助有特別學習需要的同學,沒有關於支援其他教師的培訓。不過郭靄儀指,李東海小學曾於 2018 年時就有人墮樓進行危機演練,當時他們要練習如果校內有人墮樓,不同教職員如何分工。

另一名與林老師關係友好的老師吳婉萍作供,形容羅婉儀與同事溝通的態度是「一言堂」,當同事表達意見時羅會打斷其發言,又指羅不會接納同事的意見,只會堅持自己的想法。

老師不敢向校董會投訴校長 稱「唔知自己下場會係點」

被問到大部分同事均不滿羅婉儀的管治,吳婉萍有否想過向校董會反映,「我諗冇人會夠膽講,校長本身喺校董會入面,如果講咗唔知自己下場係點」,擔心向校董會投訴後會被羅婉儀秋後算帳。吳婉萍指當時亦無打算向東華三院投訴,因為對投訴制度沒有信心,「做嘢前線都係我哋,佢哋(東華三院)都只係隔住好遠睇住我哋」。

對於羅婉儀曾請同事食西餅改善關係,吳婉萍認為沒有幫助,「我哋唔係小朋友,唔係你請我食粒糖就會覺得你好人,因為係講個心」。

羅婉儀在庭上問吳婉萍,有否想過為林老師感到不開心向她反映,吳則說「以我平日同你工作或見你同其他人講嘢嘅態度,你咗強勢冇人願意直接嚟搵你」;羅婉儀又強調她入職時沒有人向她透露林老師患有抑鬱症。

案件編號:CCDI-206/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