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4 ,陳以晉(岳義士)坐囚車到高院

「岳義士」高院上訴 押後裁決 上訴方:警員用警棍打頭 屬非法武力

去年 9 月 15 日北角衝突中,身穿「岳」字灰衣、被網民稱為「岳義士」男子陳以晉,被指持棍襲警並協助 3 名示威者逃走,他早前承認襲警及藏武兩罪,否認拒捕罪但遭裁定罪成,共判囚 10 個月。陳其後就拒捕罪的定罪向高院提上訴,法官張慧玲今聽罷雙方陳詞後,押後裁決。上訴方今指,陳的頭部傷勢與遭警棍襲擊傷勢吻合,指過程中有警員以警棍襲擊陳的頭部,向他使用非法武力,並非正當執行職務,陳於電光火石之間反抗其他警員,亦可構成合理辯解。

上訴一方又指出,原審裁判官香淑嫻裁決時指,陳的頭部傷勢可能混亂中自己造成的說法與猜測無異,而非基於證據,定罪並不穩妥。

上庭時,陳以晉在囚車內舉起《自由山岳》一書讓攝影記者拍攝。陳以晉入獄之後,推出攝影集名為《自由山岳》。陳曾透過專頁指出,書本內容環繞香港和外地的攀山涉水與運動,希望分享自然美景同時,大家能在亂世中從照片找到一點慰藉,並約定大家在自由山岳上再見。陳以晉裁決前接受專訪時,流露他對爬山運動的熱愛,「政治從來都係險惡……我知道自己唔想從政,唔係嗰種人,我鍾意自由,我寧願與世無爭,匿埋喺山入邊。」

代表上訴人陳以晉的大律師關文渭甫開庭即表示,如果陳上訴成功,可預計他最快今日下午獲釋,如上訴失敗,則會於本月 31 日服刑完畢獲釋。惟法官最終押候裁決,陳須繼續服刑。

上訴方:裁判官沒有充分考慮警員誠信問題

上訴方陳詞指,4名警員作供時,均表示自己揮動警棍是襲擊陳以晉的四肢或背部,4人證供亦沒有提及曾襲擊過陳的頭部,或見到有警員襲擊陳的頭部,且沒有人可解釋陳的頭部是如何受傷,而原審裁判官香淑嫻裁決時指被告頑強反抗,混亂中令自己頭破血流,並指4名警員誠實可靠。

上訴方認為,裁判官於接納4警員證供誠實可靠之前,似乎沒有細心或充分考慮,陳的頭部傷勢對作供警員的誠信有所影響,並於接納警員證供誠實可靠之後,才嘗試解釋陳的頭部傷勢。

上訴方續指,於陳遭拘捕的過程中,如果有任何一名警員使用非法武力,以警棍襲擊陳的頭部,即屬於非正當執行職務,而陳於電光火石之間反抗其他警員,亦可構成合理辯解。上訴方又強調,被告並無責任證明自己的頭部傷勢如何造成,並指警員於拘捕過程中使用警棍屬嚴重事項,涉及公權力,如果期間有警員曾以警棍襲擊陳的頭部,無論是刻意為之或電光火石之間誤打中陳的頭部,相關警員均有責任講相關事宜告知法庭,但本案中並沒有警員這樣做。

上訴方又指,陳事後的一份醫療報告顯示,其頭部有一處深且呈線狀的 5 厘米長的新裂傷,相關傷口於案發後翌日仍在流血,上訴方認為該傷口與遭警棍所傷的傷勢吻合。上訴方認為有警員曾以警棍襲擊陳的頭部,是使用非法武力,而非正當執行職務,並指原審裁判官香淑嫻裁決時指,陳的頭部傷勢可能於混亂中造成的說法與猜測無異,而非基於證據,定罪並不穩妥。

法官質疑辯方原審時無指出陳遭警棍打頭

法官張慧玲則質疑,案件原審時辯方律師並沒有向涉案警員指出陳遭警員以警棍毆打這一事宜,並指「我覺得呢個大律師都有啲問題」,上訴方則表示因當時律師並不能肯定相關警員的身份,如指出有關事宜並非負責任的做法。

代表律政司一方的高級檢控官張卓勤則陳詞指,根據涉案片段顯示,上訴人於案件較早階段,即以他伸縮棍與督察對打後,曾一度頭背向下跌倒,認為上訴人的頭部傷勢早於他被捕前就已造成,及相關傷勢與頭部向後跌所造成的傷勢亦符合。張又強調,原審時辯方並無指出有警員以警棍襲擊上訴人這個議題,亦沒有傳召專家作供,解釋上訴人的頭部傷勢是如何造成,並認為原審裁判官是根據證據作出裁決。

案件編號:HCMA251/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