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上訴成功 原判感化少年須還押候判 高院法官:判刑過輕 被告無悔意

港府前年 10 月強推《禁蒙面法》,結果觸發大量遊行示威,當中一名 15 歲少年被指在屯門用木槌襲擊飛虎隊員。他早前經審訊後,被裁定襲警罪成,判一年感化令。惟律政司不滿刑罰過輕,今( 8 日)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三位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裁定原審裁判官原則上犯錯、判刑過輕,故撤銷感化,改為索取更生中心報告,押後至 1 月 28 日判刑,期間少年還押。首席法官潘兆初又指,少年堅清自己是清白、沒有悔意,故法庭需在阻嚇方面多加考慮,詳細書面判詞稍後頒佈。

上訴方為律政司;答辯方則是案發時年僅 15 歲的少年。聆訊由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法官潘敏琦共同審理。

律政司:一般襲警罪應判即時監禁

律政司指出,原審裁判官葉啓亮沒有考慮控罪的判刑原則,一般而言,干犯襲警罪會判處即時監禁,即使被告屬初犯,以及具良好、正面品格,亦不等於可偏離判刑原則,更何況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少年具良好品格。律政司續指,本案雖以刑罰較輕的《警隊條例》 第63條提告,但仍屬條例中最嚴重案例之一,從少年的裝束及所攜帶的裝備可見,他明顯是有備而來。

另外,原審裁判官葉啓亮在裁決時指,少年當時只是跑向有堵路行為的十字路口,沒有證據顯示他參與堵路。但律政司認為裁判官只著眼於十字路口,而忽視了附近路段也有不少示威者被捕,故不能單憑少年被捕時奔跑一舉,而斷定他沒有參與堵路,更何況加上少年事後承認曾和平地參與示威,故控罪的嚴重性不應被低估。

律政司強調,涉案木槌具殺傷力,少年兩度以槌襲擊X,他沒有受傷純屬僥倖。少年當時手持木槌逃跑,早應預料或有意圖施襲。而且,現場情況混亂,少年施襲或觸發他人動武,造成漣漪效應,有一定潛在風險。

律政司又謂,少年經審訊後被定罪,但他堅持清白,沒有悔意,雖然他承諾不會再犯,但仍有一定的重犯風險。裁判官判刑時考慮到少年年紀尚輕、亦已遭還押兩星期,故判感化令,但此舉過於側重被告更生需要,忽略阻嚇作用。

少年的代表大律師則指,他不反對襲警需判即時監禁的判刑原則,亦同意本案案情嚴重,惟望法庭考慮到少年當時並非有目標地向 X 施襲,而是兩度被追及時,情急下揮槌。法官潘敏琦聞言即謂「呢個係一而再、再而三揮搥」,又稱警員身穿防暴裝,少年理應得悉其警察身份,加上警員出口喝止,他無法阻止他逃走。潘敏琦又指,少年母親在審訊時透露他是在回家途中臨時起意犯案,但少年卻向感化官指自己有參與示威,要求大律師解釋「能唔能夠彰顯到佢嘅悔意呢?」大律師表示同意其觀察。

大律師同意判刑仁慈且過輕,但認為裁判官當初判刑時,已全盤考慮庭上所有證供,以及少年的個人因素及求情陳詞,包括他沒有悔意、出現健康問題等,但仍決定運用酌情權,給予他最後一次機會。大律師稱,少年並無暴力傾向,經常參與義工服務,與同儕關係良好,可稱得上是與社會有和諧的接觸。現時他已接受 5 個月感化,需每晚守 13 個鐘的宵禁令,並在原校重讀中三,更獲老師讚揚他有所改善,早已展開新生活,如改判的話,將打亂其未來計劃。

然而,法官彭偉昌表明,對於一連串類似的案例,上訴庭不下一次重申,下級法院犯錯對被告沒有任何好處,故上訴庭需糾正其錯處,並考慮判處感化令是否過輕。

法官:少年沒有勸告參與社運   反映父母不能監管

大律師回應謂,無疑感化令較著重更生,但希望法庭念及少年的年紀,在更生方面給予更多比重,又指他已得到很大教訓,並留有案底。惟這番說話惹來法官潘敏琦的質疑,指感化令的成功有賴少年本人的反省、父母的監管及感化官的引導,但少年母親透露少年沒有聽從其勸告,而外出參與社運,反映父母不能監管住他。

首席法官潘兆初又指,少年堅清自己是清白、沒有悔意,故法庭需在阻嚇方面多加考慮,並強調不單單是本案,亦需向公眾傳達「暴力係法庭唔可以容忍」的訊息。

現已年滿 16 歲的少年原被控於 2019 年 10 月 7 日,在青山公路新墟段與屯門鄉事會路交界,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 X。隸屬飛虎隊的警員 X 早前供稱,截獲被告遭後他轉身用槌擊打警員 X,X 出於自然反應以雙手阻擋,被告隨即逃跑,X 繼續追截,再遭被告以槌擊打其右邊膊頭,「痛了一下」,其後制服被告。案發半小時後,他發現肩膊有 2 厘米瘀傷,因不影響工作及仍有任務執行,未有求醫。

案件編號:CAAR10/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