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准黎智英保釋 高院指定法官李運騰:相信黎保釋期間不會危害國安

壹傳媒主席黎智英被控詐騙及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黎遭還柙 20 日後,於本月23日,獲高等法院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批准,並拒絕律政司一方引用《終審法院條例》第 35 條指將上訴,並申請於上訴期間將被告人羈留。法官今頒布書面裁決理由,指嚴厲保釋條件可減低潛逃風險,法庭有足夠理由相信黎智英獲保釋期間不會作出危害國安的行為,故批准其保釋,正如代表黎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所言,「只需再發一個貼文,申請人將再次被羈押」。法官又指,黎的涉案言論表面看來,屬於評論或批評,多過「請求」外國對中國或香港作出制裁。

法官於判詞中指,就欺詐罪而言,他席前的現有證據並非全然清晰,而辯方指申請人於案中並沒有披露責任的說法亦有合理可爭議之處。辯方亦指出,欺詐罪被告通常會獲法庭批出保釋,正如黎同案的兩名被告亦獲保釋,法官指就欺詐罪而言,他認為黎智英可獲保釋。

至於黎被控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一案,法官則指他於處理相關保釋申請時,已假定如黎一經定罪,其罪責屬較高。而根據申請方陳詞,並無證據顯示黎智英於今年7月1日,即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曾作出任何「請求」外國或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對香港或中國進行制裁、封鎖或採取其他敵對行動。法庭同時亦接納律政司一方指,黎於今年7月1日之前的言論,可被視為解讀其之後言行的背景資料。

律政司:黎的言論為經偽裝的「請求」

至於律政司一方提及,黎智英於今年7月30日及8月18日主持的節目內容,法官指基於明顯原因他不會探究黎於節目中的言論細節,但他認為相關言論表面看來屬於評論或批評,多過作出「請求」,儘管有人會覺得難以認同相關內容,甚至覺得具冒犯性。律政司一方則於法官詢問下表示,控方認為基於所有相關背景資料,黎的相關言論可被視為經過偽裝的「請求」。法官指控方能否有足夠證據證明其指控,須留待陪審團去決定,並強調證據強弱未來或有改變,但就是次保釋申請而言,辯方的立場表面上具有合理可爭辯之處。

律政司一方又曾提及潛逃風險,指黎面對多項控罪,他於海外有親友及生意,且有兩艘遊艇等,指黎有足夠經濟能力潛逃。申請方則指黎一直遵守法庭的保釋條件。法官則指根據黎的誓章,顯示黎植根於香港,於香港亦有家人及生意。及至於律政司一方指,黎曾於其他案件向法庭申請更改保釋條件以就離港,以嘗試證明黎有意圖離開本港司法管轄範圍;法官認為相關陳詞於本申請中不具太多比重,並指法庭曾拒絕黎的離港申請,並不表示法庭認為他有潛逃意圖。

法官:只會根據法律、證據作出決定

法官續指,留意到律政司一方曾存檔法庭的誓章中,有兩名警員提及有數個國家已終止或暫停與本港的罪犯引渡協議,法官指他明白黎智英無論經合法或非法離港,相關事宜均會增加黎返港的難度,且有警員引述報章指有不同國家人員施加政治壓力,要求釋放黎智英等。法官指他看不到相關報道如何可加強控方指控,並強調法庭於此保釋申請中,只須根據法律、現有證據作出考慮及決定,而非考慮其他事宜,相關警員又於誓章中提及最近有被告棄保潛逃事宜,法官指他明白當疑犯潛逃時警員所面對的沮喪,但認為每單案件案情各有不同,且律政司一方並沒有指控黎智英與該些潛逃事件有關,或與潛逃者合謀行事。

法官認同律政司指於考慮潛逃風險時,須就相關因素作出整體考慮,但認為同時亦須考慮申請人提出的保釋條件以平衡相關風險,而申請人除願意支付 1,000 萬元保釋金、及30萬元人事擔保等外,更表示如法庭認為有需要,他可配戴電子儀器以便警方全天候掌握其行蹤等,雖然律政司一方其後表示相關做法於本港並不適用,但申請人仍透過律師表示如他獲保釋,他願意全日留在家中。法官指他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後認為,嚴厲的保釋條件可減低潛逃風險。

申請方:只需再發一個貼文 申請人將再被羈押

至於保釋期間再犯的風險,法官則指此因素於國安法案件中尤為重要,須給予十足比重。法官引述唐英傑案指,港區國安法第42條並非「不得保釋」條文,如法庭認為有足夠理由相信申請人保釋期間不會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即可批出保釋。而於本案中,申請人承諾不會直接或間接作出任何可能被視為「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的行為、不與任何外國官員接觸、不受訪、不發表以任何文章及不於社交媒體發文等。

法官指雖然律政司一方認為相關承諾不足以減低黎智英的潛逃或再犯風險,但法官指他經過仔細考慮後,認為上述為本申請度身訂造的承諾,再配合黎智英同意於保釋期間留在家中,法庭有足夠理由相信他於保釋期間不會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正如代表申請人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所言,「只需一個貼文,申請人將再次被羈押」(one more post, and the Applicant will be back in jail custody)。法官又指他留意到黎智英曾數次被捕,但指相關拘捕於他被指涉非法集結有關,與本案的性質並不相同。

另外,就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即時表示,引用《終審法院條例》條例31條及32、35條等,指案件涉及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法律論點,即涉及如何解讀國安法第42條,將會上訴至終審法院,並申請於上訴期間將被告人羈留,法官早前聽取陳詞後拒絕控方申請。法官今於判詞中引述案例指,保釋申請並不屬於《終審法院條例》條例31條中所指的「上訴法庭的最終決定」,故拒絕申請。

 

案件編號:HCCP727、738/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