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案男子被控違監管令遲返宿舍 辯方稱因社運阻塞交通 懲教主任:不知道有大三罷

2016 農曆年初二凌晨發生旺角騷亂,一名承認暴動罪的男子被判監 28 個月,去年獲准在監管令下釋放。惟他被指去年 11 月三度遲返監管宿舍,被控三項不遵守監管令罪。他否認控罪,今(2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受審。負責看管被告的懲教主任李志華作供,稱被告 11 月 11 日指因社運造成交通阻塞而無法由家中回宿舍;但他當日曾駕車外出視察交通情況,不見堵路導致阻塞。辯方則指出,事發時為「大三罷」行動,被告曾因交通阻塞向懲教人員申請額外回宿舍交通時間,並質疑李稱不知道當日有大三罷,以及黃大仙一帶因社運出現堵路之說法。

現已完成監管令的被告吳挺愷(28 歲)被控三項不遵守監管令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11 月 11 日、13 日及 14 日,在香港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不遵守於 2019 年 5 月 20 日發出的監管令條件,即必須入住百勤樓,直至被要求或得到批准居住在其他地方為止,而居於該樓期間必須在工作後儘速返回該樓,但無論如何不可遲過主管所規定時間;及除非要外出工作或獲批假,否則要留在該樓。

控方於庭上指,被告於去年 5 月獲批准監管令下獲釋,並在監管令規定下,於同月 20 日入住百勤樓,並接受 3 位指定懲教人員監管。被告於同月 24 日受聘於一間公司出任助理主任(市場營銷及公共關係),懲教處向被告批出外出工作通知書,並准許他每周一至六於早上 8 時離開百勤樓,到位於荃灣沙咀道的地址工作,並在工作後、不得遲過晚上 7 時 15 分返回宿舍。

供稱被告曾發短訊通知懲教人員「出面好危險」

控方傳召負責看管被告的懲教主任李志華作供,供稱去年 11 月 11 日,被告於早上 7 時 55 分離開百勤樓後,但無於指定時間前回到該樓;被告於傍晚 6 時許透過 WhatsApp 群組通知懲教人員「出面好危險,返咗屋企等一陣,安全先返風力樓(百勤樓)」。李認為,被告所指出面危險是與當日的社會運動有關。至晚上 7 時許,李致電指示被告「如果收咗工應盡快回到百勤樓,而不是回家」,並向被告重申監管內容;被告表示已回家,惟李再問及其真實位置時,被告則指他身處彌敦道,李再次指示他要盡快回到宿舍。

懲教主任:當時並無因社運堵路造成交通阻塞

其後,李與另外兩名懲教人員駕政府車到達被告位於何文田住所,途經黃大仙、豐力樓、大埔觀察交通情況,但李指當時並無因社運堵路所造成的交通阻塞。懲教人員到達被告住所後,被告偕其母親落樓,並解釋自己回家後,因為路面交通危險而無法返回百勤樓,又指會乘父親車回宿舍;但其後又稱坐父親車返百勤樓,「我都覺得好危險」,李建議被告乘政府車返回宿舍,惟他亦覺得危險,經輔導後被告終接受其建議。

其後被告在車上拒絕扣上安全帶,導致無法開車,最終李致電其上司、高級懲教主任黃曉棠報告情況,黃於約凌晨 2 時到達現場,向被告重申監管條款,並作輔導及解釋交通條例後,被告願意扣上安全帶並乘車回到宿舍。

李志華續供稱,去年 11 月 13 日,被告再次沒按指定時間返回宿舍,他再次駕車到被告住所,途經沙田、九龍塘、何文田視察有否堵路情況,並沒發現有交通阻塞。李到達被告家後,致電問他身在何處,被告指已在返回百勤樓途中。

至 11 月 14 日,被告當晚亦無返回宿舍,再次稱「外面好危險」,致電李並要求用車載他返回宿舍;李拒絕有關要求,並與其上司及另一位懲教人員到達被告住所樓下。翌日下午三人再到被告工作地點樓下,並致電問被告是否身處公司,被告稱正前往灣仔懲教署投訴調查組。三人與被告在上址會面,被告解釋因為昨晚外面危險,故整晚留在家中;黃則向被告發出會面紀錄,指「呢幾日發生情況涉嫌違反監管條款」,被告拒絕接收,並於晚上回到百勤樓。

辯方指被告曾因應社運出現堵路申請延長交通時間回宿舍

辯方於庭上指出,被告曾因應社會運動,居住處位於示威區附近,交通包括巴士、港鐵接近中斷,稱沒有辦法可準時回到宿舍,以書面申請所有住員每日有額外至少兩小時的交通時間;被告於 11 日亦曾於 WhatsApp 要求懲教人員回覆其書面聲明。李供稱當時不清楚被告意思,但辯方質疑李完全清楚被告所指的聲明是甚麼,李不同意辯方說法。

李指稱出進宿舍交通可經黃大仙港鐵站或龍翔道巴士,而辯方呈上同日於黃大仙堵路案的新聞,提及當日實為大三罷社運行動,有示威者於黃大仙沙田坳道與黃大仙道造成交通阻礙,新聞相片亦顯示現場地上佈滿大量磚頭;李則指「現在睇返先知道」,不記得當日是否發生報道所指的堵路,也不肯定當日有大三罷;又稱不知道當日下午黃大仙附近的所有交通工具包括港鐵、巴士、的士都無法行駛。

辯方指其他住員回宿舍亦遇困難

辯方又質疑李於警方供詞中並無如庭上作供所指,11 日當日被告於通話中指自己已返回家中,指被告根本從沒說過;辯方又說被告當時提及彌敦道,並不是指他身處該處,而是他不能前往該處,被告當時是身處旺角火車站;李均表示不同意。

李提及駕車前往被告住所途中,曾前往大埔是因為需處理其他住員返回宿舍的問。辯方質疑李是否同意當時除被告外,還有其他住員在返回宿舍上遇到困難;李則稱「(佢哋)唔係有困難,係返咗屋企」,他前往大埔是要證實另一住員已回家。李亦承認其他住員同樣受到監管令規管,應在工作後返回百勤樓非家中。

懲教主任:新聞沒提及堵路 辯方:一派胡言

辯方盤問李時指出,去年11月13日連同被告共有3位住員稱因社運覺得外面危險,沒有交通返回宿舍,故此留在家中。辯方質疑有3位住員同時提出有關困難,為何李沒有印證他們的說法;又問他身為香港人、執法部門人員,有否留意當時香港有暴動出現。李回覆指沒留意,又說聽不到新聞報道指出面有堵路行為,「我睇電視佢冇引述過」。辯方續指,「你管嘅人有3個冇返宿舍,話出面有堵路,但你話新聞冇講過,你點知佢哋唔係講大話」,並斥李「一派胡言」,指他根本清楚當日香港出現混亂情況;李否認,並稱最終當晚3人自行安排交通一同回宿舍。

辯方續指,另外兩名住員與被告情況相若,同樣受監管令規管,工作後應回宿舍,並非回家,質疑李「嗰兩位都違反監管令,你做咗啲咩?」,李則稱曾到住員家樓下證實他們是否在家中,並視察路面交通情況是否受阻。

另外,辯方又說,11月 14 日當晚被告曾多次發短訊及致電李,稱「好想返,返唔到嚟」、「叫人派車去接我」,但不獲李回覆。李則解釋當時正睡覺,也聽不到電話有響。辯方續指,被告於凌晨再致電李要求安排車接他回宿舍,稱「叫的士都叫唔到」,但遭李拒絕;至下午被告再發短訊指「離開公司,前往懲教灣仔總部」。辯方則指李清楚被告前往灣仔懲教總部,是為了投訴李不回覆他、沒有給他正式指示;李不同意辯方說法,稱尚時不知道被告前往總部目的。

辯方陳詞指被告稱外面危險說法真確 遲返宿舍屬合理辯解

裁判官裁定案件表面證供成立,辯方不傳召證人,被告選擇不作供。辯方於結案陳詞重申,被告事發遲返宿舍有否合理辯解,法庭需考慮被告沒有遵守監管令背後的原因。辯方稱「唔洗證據,大家都知道嗰幾日香港有幾混亂」,加上被告曾於旺角被控暴動,監管條款規定他不准接觸與罪名有關的事項,事發時他只是回到家中,沒有做其他事情。辯方又指,事發時亦有其他住員出現同樣情況,證明被告稱當時有危險或是真確。

辯方續指,被告的監管令至去年 11 月 19 日完結,稱「仲有幾日監管令就完,被告為何會在此時作虛假陳述?」辯方指有證據顯示被告有擔心危險,而這個擔心是真實,被告沒有遵守規定是有合理辯解。

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 11 月 18 日裁決,被告續准以原有條件保釋。

案件編號:WKCC844/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