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智障人士接連遭判囚 邵家臻:法庭落後 未照顧被告需要 大律師:官普遍對病患認識不深

2021/1/27 — 10:51

近日有多宗智障或有過度活躍症等特殊需要等被告,因反送中案件被法庭判入獄。更有裁判官明言不接受以過度活躍等病作為藉口及求情理由,有協助智障人士的被告的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表示,上訴庭早前案例確立智障是一個求情理由,認為涉及自閉或者患有精神病患的被告,法庭亦應予以考慮減刑,「弱智、病,呢啲都唔係,我都唔知邊啲先係」。他亦批評,法庭在審訊階段已未有好好考慮這些被告的情況,形容是「好落後、求其、象徵式」。

大律師黃纓淇解釋,智障與自閉症、過度活躍或其他精神健康病患面對的情況相似,在判刑上沒有相關的量刑指引。她又指,裁判官普遍對精神健康病患不認識,而刑事程序只關注一個被告人是否適合答辯(fit to plea),但其實門檻相當低,只有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的行為、無法理解何謂「認罪」及「不認罪」,才會被裁定「不適合答辯」。邵家臻建議,法庭可參加外國情況,設類似翻譯員的角色,將法庭用語「翻譯」成他們明白的用字,令審訊更公平。

《立場》翻查過往報道,發現近日有多宗涉及智障等特殊需要人士的反修例案件,其中一宗為智商只有 11 歲的清潔工李啟發搜出「懷疑汽油彈」、石油氣等,他承認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被判囚八個月。原審裁判官張潔宜當時指,涉案物品能做成傷害,輕度智障並非減刑理由。被告後提出上訴,高院法官李運騰去年 11 月指考慮到智障的因而素,減刑一個月,指智障影響被告對其行為及後果嚴重性的了解,不應將其視為完全正常的成年人。不過,李運騰亦明言,智障並不是犯案許可證及刑罰擋箭牌,只是本案有特殊情況及有酌情空間。(相關報道

廣告

智障男工、過度活躍少年昨先後判囚

不過,智障人士被判囚案件並非罕見。前日(25 日)即有患有適應障礙及輕度智力障礙的庇護工場男工,因用雷射光照射兩警被判囚半年。裁判官香淑嫻表示,因應被告未能理解行為嚴重性,已酌情減刑一個月,但被告在示威現場襲警,可能觸發更大暴力,本案情節嚴重,須判阻嚇性刑罰。被告母親當判情緒激動,大哭「冇人照顧佢!」

廣告

另外,同日亦有患有過度活躍、專注力失調及讀寫障礙的 14 歲少年被指破壞「優品 360」,承認三項刑事毀壞後被判入勞教中心。裁判官水佳麗表明,不接受以病作藉口,「乜乜病都拎做求情理由,應該控制佢,唔係用嚟做藉口」。(相關報道

及至昨日(26 日),24 歲輕度智障保安員被搜出五刀,被判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成,需還押至 2 月 9 日判刑。被告聞言抱頭大哭,不斷低聲自語,散庭後更情緒激動,當庭警接近被告時,被告大叫「唔好過嚟呀!」、「我淨係想返屋企!」、「我邊度有傷人呀!」(相關報道

邵家臻:病都唔係求情理由,我都唔知邊啲先係

協助智障被告李啟發上訴的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表示,清潔工李啟發的案件已確立智障是一個求情理由,又認為除了智力問題,自閉等特殊需要亦應考慮,「弱智、病,呢啲都唔係,我都唔知邊啲先係求情理由」。

曾在赤柱監獄服刑的邵家臻又表示,監獄內將身體殘障與精神、智力問題的囚友「擺埋一齊」,惟兩者的需要根本不相同,亦可能出現身體殘障囚友欺凌精神、智力問題者。他又指,自閉症人士或會有自己的偏執與堅持,「例如話要第三個出去咁樣,但懲教講紀律,完全容不下呢啲…實罰到佢哋仆街、罰到佢哋投降」,擔心未能達到更生的目的。

他亦批評,法庭在審訊階段已未有好好考慮這些被告的情況,形容是「好落後、求其、象徵式」。他舉例指,「佔旺女村長」畢慧芬機場暴動案時,法庭的特別處理僅是「講慢啲、大聲啲」,惟語速與聲量無助有智力問題的人士理解相關句子的意思,「好似你用西班牙文問我,我點會識答你?」

他建議,法庭可參加外國情況,設類似翻譯員的角色,將法庭用語「翻譯」成他們明白的用字,令審訊更公平。

大律師:法庭只分有無能力答辯 相關條文落後

大律師黃纓淇解釋,目前沒有針對特殊需要人士的量刑指引,刑事程序只關注一個被告人是否適合答辯(fit to plea),但其實門檻低,只有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的行為、無法理解何謂「認罪」及「不認罪」,才會被裁定「不適合答辯」。

她表示,裁判官亦普遍對精神健康病患不認識,如果只基於法律上的認知,則只有兩大類人,「有答辯能力就『正常』,冇答辯能力就『有精神病』」。但她認為精神健康非只由「有冇病」界定,單說過度活躍症,不同人亦可有不同症狀及治療需要。

她補充,一般法庭可為被告人索取精神科及心理報告,如需住院治療,法庭可判被告人醫院令,但如無需要,法庭則會當一般被告判刑,坦言目前關於「精神健康」的條文相當落後,只能靠辯方透過引述報告、案例、典籍陳詞去解說被告的情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