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師認刑恐警還押候刑 官:傾向只扣減五分一刑期 原辯方律師法律意見有誤

中年會計師被指於去年 8 月帶同天拿水、報紙碎於元朗警署外,企圖放火燒警署鐵閘。他早前承認屬於交替控罪的刑事恐嚇罪,另一項企圖縱火罪則獲不提證供起訴。案件原定今(13日)在區域法院判刑,法官葉佐文押後至 12 月 23 日判刑,並表明傾向只給予五分一刑期扣減,而非全數三分一扣減,並提到辯方原本聘用的大律師給予被告法律意見「有啲錯誤」,令被告不利。辯方求情時表示,被告當日從報紙得知有關爆眼少女的報導,一時憤恨才衝動犯案,「想嚇下啲警察」,被告需還押候刑。

辯方指,被告一時衝動才犯案。被告為會計師,經常到內地工作,但與內地的同事就香港事宜而立場不同。案發當日被告剛從內地返港,又與妻子爭執,故一個人上街食飯。被告從報紙上看到有關爆眼少女的報導,想起自己的養女,一時憤怒才買天拿水,打算做「惡作劇」般的示威。

方續指,被告在元朗土生土長,熟悉元朗,知道涉案地點偏僻,很少有人到訪,不會造成太大影響,而且他亦無意點火。

辯方透露,被告在與警方進行錄影會面時,坦白犯案只想「嚇下啲警察」,希望警察「打學生時打細力啲」,又稱見到有臥底「捉細路」,認為好不合理,一時衝動才想「做啲嘢」。辯方強調,被告並不仇警,在錄影會面時 ,他提到認為警方長時間工作好辛苦,「大部分差人都好克制」等。

辯方呈交 4 封求情信,又指被告有一養女,該女嬰被棄置於大陸超市,後來於內地福利機構受照顧,被告從報章得知事件,便與妻子商討後,收養為女兒。辯方希望法庭輕判。

官:辯方原聘用律師 法律意見「有啲錯誤」

辯方指,被告原本的代表律師,早於今年 8 月已向律政司提出認罪協商,表示將承認屬交替控罪的刑事恐嚇罪,希望另一項企圖縱火罪則交由法庭存檔。但律政司當時拒絕,表示就算被告承認刑恐,都會就企圖縱火罪繼續檢控。

辯方今日表示,因為控方的態度而令被告別無選擇,只得否認控罪,但認為法庭在判刑時,仍可考慮給予被告全數的三分之一刑期扣減。控方反對給予三分之一刑期扣減,認為被告在定了審期、開審前才認罪,不應視為一早認罪。

法官葉佐文質疑,被告原來的代表律師,給予被告的法律意見「有啲錯誤」,錯誤地對被告不利。法官指出,根據法律典籍,當被告人承認一項交替控罪,並獲律政司接納,另一項控罪應該是「無罪釋放」,而非讓律政司將該控罪交予法庭存檔,「呢個唔係一個選項」,認為「律政司無可能睇唔到呢樣嘢㗎」,但律政司仍然不接受。法官稱,被告一直表示會承認刑恐,但因為不諳法律程序,質疑大律師及律師樓出錯,「係咪要被告承擔呢樣嘢呢?」,認為這是法律程序的專業問題,並非被告的問題。

官表明傾向只給予五分一刑期扣減

法官續稱,律政司一早已經拒絕接納被告提出的認罪協商,認為即使在本年 9 月初案件提堂時,辯方向法庭透露有認罪協商,控方仍不會接納,案件依然要排期審訊,「講唔講都冇分別」。

不過,法官最後表明,傾向給予五分一刑期扣減,因為辯方的確沒有於案件排期時向法庭表明會承認刑恐罪,以讓法庭留記錄。而且若辯方一早向法庭表明答辯意向,法庭程序及控方工作會有所減省,法庭不能讓仼何人有意或無意影響法庭正常的運作。案件押後至 12 月 23 日判刑,先為被告索取背景報告,被告有擔保申請但遭拒,需還押。

警誡下指「想嚇下啲警察」   等警察「唔好對學生咁惡」

被告劉少華(56 歲,會計師),早前承認於去年 8 月 15 日,在元朗警署外,威脅警員會使其受傷害,意圖令其受驚。案件開審時,被告否認企圖縱火罪,但承認交替的刑恐罪,控方一度表明不接納,其後又指可接納相關認罪,但申請企圖縱火罪存檔法庭,法官葉佐文指律政司決定不妥,「無得咁樣㗎喎,佢認咗交替控罪,第一條罪就無咗㗎啦。」控方最終決定就企圖縱火不提證供起訴,被告則承認交替的刑恐罪。

他原被控企圖縱火,指他同日同地無合法辯解而企圖用火損壞元朗警署的鐵閘,但該控罪獲不提證供起訴。

被告承認的刑恐罪案情指,案發當日凌晨約2時、警員於元朗警署正門離開,橫過青山公路元朗段往豐年路輕鐵站方向時,發現被告人從警署外一道鐵閘凹位走出來,且神情緊張,他發現警員正注視他,遂向元朗商會小學方向離開。一名警員前往該鐵閘檢查,發現鐵閘外地上有一堆被撕碎的報紙及有天拿水氣味。另一警員則上前並追截被告,並於其他警員協助下截停被告,被告當時身上有強烈天拿水氣味。

警方其後以企圖縱火罪名拘捕被告,警誡被告人表示:「我淋啲天拿水係想嚇下啲警察,等啲警察唔好對啲學生咁惡。」,並指他當時並沒有點火的念頭。

案件編號:DCCC 223/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