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一種反抗是警察覺得你反抗

2020/12/26 — 9:2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 文:張麗珊 】

今年 1 月 19 日下午4時許,中環遮打花園舉行「天下制裁」集會期間,附近的雪廠街發生了這一幕:警方港島總區防暴隊應變大隊的第二小隊,在該路段掃蕩聚集行車路上的十多名黑衫黑褲示威者時,負責指揮該小隊的高級督察追上前截查一名男子,該高級督察後來成為控方第一證人 (PW1) 在庭上作供稱,因對方不聽其喝止仍然逃跑,遂上前從該男子的右後方以左手捉着其上衣,男子反抗致撞了他兩下,第一下以左膊撞他的胸,糾纏間撞第二下,再以右膊撞他的左膊,他於是左手捉人,右手拿警棍打了男子右大腿外側一下 ⋯⋯ 大家正思考二人糾纏的體位時,辯方律師即問道,他當時捉着男子的甚麼位置?PW1 答:「頸對落,後少少。」裁判官也聽不明白,要求他以動作展示。

動作示範 庭警扮被捕捉着

廣告

裁判官目光由證人台轉向另一邊,指示一名警員過來協助,坐在犯人欄內駐守的庭警,於是走到證人台旁邊,協助示範被 PW1 從後捉着,給裁判官與控辯雙方律師仔細端詳,約十秒過程,庭警一直只能面向旁聽席,木訥的眼神則瞟向他右邊的記者席。裁判官一邊看一邊說:「近右後肩頸對落位置。」雙方律師同意後,示範完畢。

辯方律師緊接推進至下一部分的盤問,PW1 與男子糾纏了多久?答:「10 至 15 秒。」那 PW1 於下午 4 時 29 分接報,雪廠街一帶有人緃火、堵路及掟汽油彈,跑 20 至 30 米至現場,與男子經一大輪掙扎與制服,再於下午 4 時 30 分指派同僚拘捕男子,怎可能在1分鐘內完成這連串動作?PW1 答得理直氣壯:「希望律師留意,16:29至 16:30 之間涉及兩分鐘,跑半分鍾、制服被告約半分鐘。」辯方律師遂直指整個過程既混亂、又快又急,PW1無可能仔細描述糾纏經過,從而指出有關推撞從沒發生過。PW1 隨即敏捷地認同辯方律師所講的「快」,堅定否認沒有推撞。

廣告

這一分鐘為何如此關鍵?辯方律師問 PW1 曾經在第一份供詞寫接報時間是16:29,但於今年5月錄取的第二份供詞卻為 16:28,PW1 承認後者寫錯。那麼他的記事冊內所記錄的時間呢?PW1 肯定地答「16:29」,然後律師取出該記事冊的影印本,請 PW1 確認後再看相關記錄,這位高級督察才發現沒寫過「16:29」,而是只寫了「approximate」之後漏空了,接着是逗號。

警現場拍攝記錄 Unused material 還是故意收藏?

關於控方的證供,辯方律師堅持要將一段由警方刑偵人員拍攝的現場錄影片段呈堂。說堅持,是源於開審前控方指該片段是「unused material」,並披露片段內容僅為被告被截停後的情況,但其控罪 — 抗拒警務人員,卻是與截停前有關的,法官遂轉問辯方的理據。辯方律師解釋,有關片段是經過再三要求才取得,認為有被刻意收藏,並可質疑 PW1 的可靠性。

該片段長約 5 分鐘,初段見男子趴在地上,被一名防暴警員用膝壓着上背,未幾另一名警員前來為男子圈上膠索帶,鏡頭背後不斷有人說話,多次提示有鏡頭拍攝,也有人向被制服男子說「細佬,你咪郁呀」、「細佬影住你呀」,隨後男子被扶起帶到一幅牆前站着,有警員拉下他的口罩,在他身上搜出銀包,從中取出身份證核對,男子亦表現平靜合作,這時再有聲音提示「後面有支鏡」,然後有人問「你頭先喺度做乜」,男子沒回答,背後聲音再說「講吖,俾你解釋呀,無嘢講係咪呀」,最後拍攝者向同僚說「呢度唔使機嘞大佬」,停機前錄下這句「2020 年 1 月 19 日 16:35 時拘捕錄影」。被制服的男子凝住在畫面的最後一格,而他就在庭上一直注視着螢光幕中的自己。

現場攝錄停止後,男子才被宣布拘捕,當時他被指涉嫌非法集結,控罪後來是抗拒警務人員。因此,辯方律師要求播放的內容看來是與控罪無關,那播放的作用為何?直至盤問控方第二證人 (PW2)、負責拘捕男子的警員,才披露片段背後發生的事情。辯方律師指出,今年 4 月 29 日有警員曾聯絡 PW2 就該案作詢問,期間有人要求 PW2 確認現場沒有拍攝,並提出故意收藏有關拍攝記錄,原因是片段證明了被告沒有干犯任何罪行。面對連串質疑,PW2 只答「唔記得」、「無印象」及「我無聽過呢番說話」。

兩名控方證人完成作供後,裁判官向辯方律師確認是否仍要傳召拍攝影片的警員作供,因為剛才對片段的指控與此案無關,而且辯方於審訊前有收到片段,亦有足夠時間查看,沒有造成不公。辯方律師則解釋,知悉有片段的原因是被告記得有人向他拍攝,後來他們要向控方再三要求才取得,故此辯方質疑除了這段片,事前可能尚有其他。裁判官則反駁,事主被制服前是背對着警員,看不到有無錄影,認為辯方必須要有基礎證明事前有另一段片,否則此想法便是捕風捉影。辯方律師後來決定不傳召其他證人。

控方第一證人作供存疑 男子逃跑非自招嫌疑

結案陳詞,辯方列出案件三項爭議:現場發生的連串事件是否與男子有關?男子是否有反抗行為?即使有,那是否有意圖妄顧後果?裁判官聽罷,休庭約半小時後宣判。就 PW1 供稱被推撞的分析:第一下,PW1 左手抓着男子右後肩近頸位置,男子不可能以左肩撞 PW1 胸口,因為會被左手阻着,故只能撞 PW1 的右側;至於第二下,男子的右膊撞 PW1 左膊,男子必須大幅度轉身才可,但 PW1 沒有提及這個動作,因此法庭對 PW1 的作供存疑,未能確認關鍵事實,由於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故裁定罪名不成立。

辯方隨即提出訟費申請,控方反對,指稱男子是自招嫌疑,因為警方到場時他在人群中逃跑,引起懷疑。裁判官遂指出,根據 PW1 的證供,當時十幾人一齊逃跑,男子是從車路走上行人路才引起注意。控方進而解釋,警方捉着男子時有表露身份,而且穿着防暴制服,男子應立即停低,但裁判官再按 PW1 的供詞指出,現場嘈吵及混亂,男子被追截時沒有回頭,控方卻認為,男子不回頭就更不利,因為他若從後被捉,沒理由不看發生甚麼事,正因他知道被追截才不回頭。

辯方反駁自招嫌疑的指控,首先現場附近正舉行合法集會;男子逃跑是因為見到四十名防暴警追上來,而且他已上返行人路,似是避開不想阻礙。此外,男子的隨身物品亦反映不到他是自招嫌疑,從片段看到他的態度平靜合作,加上事實裁決亦對PW1說法存疑。裁判官稍後裁定辯方獲得訟費,因當日原為合法集會,男子逃跑是因情況混亂,他沒有任何行為是自招嫌疑。

****

一個小後記

案件在冬至翌日開審,面對未知的裁決,男子卻沒有與家人作甚麼特別安排,他說:「因為當想到其他人的控罪比自己更嚴重,就覺得不需要了。」然後他離開法院,也不需要旁聽師特別幫忙打傘保護,態度平常地步出法院大門,任由記者拍照。

案件編號:ESCC1126/2020

(文章原刊旁聽反送中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