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李宇軒首次出庭 非家屬委托大狀羅達雄續代表 指示律師否認是「官派律師」

    12 港人之一、「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上月底在內地刑滿被遣返回港。他早前被正式落案起訴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串謀協助罪犯及無牌管有彈藥共 3 罪,案件今(7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再訊,由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處理。李宇軒的隔離令已結束,今日為他返港後首次出庭應訊,暫時毋須答辯,在庭上對有關控罪清楚表示明白。控方申請轉介案件至高等法院原訟庭,案件押後至 5 月 18 日作交付程序,李須繼續還押。他今日繼續由非家屬委托的大律師羅達雄代表,他拒絕回應記者任何提問。首次現身的指示律師陳天立則向記者否認是「官派律師」,但指當事人的意願是不想透露仼何訊息,拒絕回應其他提問。

    指示律師:絕對唔係官派律師

    李宇軒今日繼續由大律師羅達雄代表,羅達雄指示律師為陳天立。開庭前,記者詢問指示律師陳天立姓名,陳表示聆訊結束後會與記者交換卡片。惟散庭後,指示律師拒絕透露姓名,但指​自己來自歐陽陳何律師事務樓,有記者問他是否律師陳天立,他則點頭承認。

    記者連番追問他如何接手本案、有沒有同李宇軒家屬溝通、如何看待自己被視為「官派律師」,陳天立強調自己「絕對唔係官派律師」,又指當事人的意願是不想透露仼何訊息。記者再三追問他如何接手本案,他拒絕回應,有記者問他如何證明並非「官派律師」,他強調「因為我自己知道囉」。

    有記者問陳究竟是受誰人委託,陳不斷說,「我都好難做、唔好逼我 、逼我都係咁。」

    到底陳天立是如何接觸到李宇軒;如何收律師費、誰給律師費;有沒有接觸過家屬;被告看起來精神很好為何要進小欖,作為代表律師有沒有提出過抗議。陳天立在庭外面對記者的提問,一概沒有回答。

    控方申請將案件移交高等法院原訟庭,案件押後至 5 月 18 日作交付程序。李宇軒今無保釋申請,須繼續還押。

    首出庭應訊   一直掃視法庭公眾席

    李宇軒今日身穿白色長袖襯衫,深色眼鏡框,頭髮經修剪,露出眼眉。他在庭上精神不俗,腰挺得很直,一直左右掃視法庭的公眾席。他在庭上聽取控罪後清楚表示「明白」。控方反對李保釋,李宇軒今亦無保釋申請。

    警法庭外持槍戒備

    在法庭外,警方高度戒備,派出大量衝鋒隊警員在法院一帶巡邏,部份警員穿上避彈衣、配備 MP5 衝鋒槍及雷明登霰彈槍。押解李宇軒的懲教署囚車離開時,亦一反以往做法,轉右逆線經法院門口轉上高速公路,囚車前後均有新界北總區衝鋒隊警車護送,車上全部警員亦有穿上避彈衣、配備 MP5 衝鋒槍及雷明登霰彈槍。警方一直以保安理由未有透露李宇軒還押在哪間懲教院所。據了解,李宇軒正還押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


    李宇軒胞妹:隨法律程序展開 不再回應有關李宇軒的問題

    至於李宇軒妹妹早前開設的「Andy is Missing」Twitter 專頁,則於開庭前約 2 小時發帖文,指由於家人已成功接觸李宇軒,「Andy is Missing」的專頁會暫時告一段落(the Andy is Missing chapter draws to a close),並感激大眾 7 個月來的支持。帖文又指,隨著法律程序展開,他們不會再回應關於李宇軒的問題。相關消息只有在Twitter 專頁公布,未有在「Andy is Missing」Facebook 專頁公布。

    As the legal proceedings in #HongKong has begun, please note that we would not be providing responses to questions related to Andy for the time being. Thank you for your understanding.

    — Andy Is Missing (@andy_is_missing) April 7, 2021

    李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的案件在 3月底再提堂時,當時同由羅達雄代表,對於李宇軒被還押於何處,以及誰人委託他擔任代表律師等,羅當時在庭外以不便透露詳請,拒絕回應。

    李宇軒的妹妹月初接受《立場》查詢時稱,她只從新聞報道中得知事件,指大律師羅達雄不是家屬委托的大狀。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