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訊】地盤管工、商場保安作供 指梁手持鎅刀 緊張但清醒 不見其服藥或用電話

梁凌杰死因研訊今(12 日)踏入第 3 天,研訊主任傳召事發當日在場的地盤管工及太古廣場保安作供。其中,姓陳保安目擊梁凌杰雙手垂下,右手持露出刀鋒的𠝹刀,形容他狀態緊張但清醒,半小時期間「完全無郁過,企定定係到」;姓張管工則指,因雨衣及口罩遮蓋,看不見梁有否受傷、表情為何,惟期間未見梁服食藥物或使用電話。

不過,管工及保安兩人對於工地出入口有否上鎖,口供出現矛盾。管工強調工地出入口會從外面上鎖,得悉梁危站後他才用鑰匙開門入內;保安則表示,事發當日工地入口趟門無上鎖。

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地盤管工張耀雄今上庭供稱,張指,金鐘太古廣場自 2018 年 8 月起,展開外牆翻新工程,預計 2020 年 3 月完成。當時搭建了分內外兩層的工作平台,並以木板圍封東西兩邊的出入口。

張解釋,因東面入口的平台與大廈間的空隙較闊,故工人通常會經西面入口的趟門進出。他指,一般在工程進行期間,兩個入口均會從外面上鎖,鑰匙由他及數名工人持有。據他所知,工地範圍內沒有安裝任何閉路電視系統。

除工地入口 一般人可經花槽進入平台

研訊主任遂展示一張案發後拍攝、4 樓平台東面花槽照片,指除了東、西兩個入口外,外人可攀越東面花槽進入平台。張同意可經花槽進入,但花槽張貼了「切勿攀爬」的告示,認為「無人會咁樣爬入去」,加上花槽與平台間有圍網阻隔,由此進入更困難。但他留意到照片中的圍網「好似畀人扯低咗」。

2019 年 6 月 15 日下午 3 時半,張耀雄接到一個疑似來自工人的電話,稱有外人擅闖 4 樓的平台,遂立即趕往該處,並以鑰匙打開西面入口趟門。張供指,看到身穿黃色雨衣、戴眼罩的梁凌杰危站在最外層的平台,遂大聲呼喊:「先生!呢個係地盤範圍,你唔可以入嚟!」惟梁沒有理會。

張隨即著所有工人撤退,及後太古廣場保安及警方陸續到場。

指死者維持同樣姿勢

張耀雄指,在現場逗留了 5 至 6 分鐘,期間梁「無出過任何一句聲」,一直維持背靠平台欄杆、面向太古廣場的姿勢。他又指,因雨衣及口罩遮蓋,故看不到梁有否受傷或任何表情變化,亦未見他曾服食任何藥物或使用電話。張坦言,不知道梁用甚麼方式進入平台,附近數名工人亦稱沒有目擊到經過,但後來聽聞他是由東面花槽爬入去。

死因裁判官問,施工現場是否設置了一個俗稱「圍街」的棚架,以防工具不慎跌下來擊中途人。張確認並指,大廈與平台間的空隙,以及兩個平台合共約 1.9 米,剛好被約兩米闊的「圍街」覆蓋。另外,張在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的詢問下,確認地盤是 24 小時無間斷運作,又稱自己事後有就事件向上級匯報。

保安睹梁凌杰手持鎅刀 曾勸他「出返嚟」

另一名證人是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陳指,事發當日約 3 時 50 分收到有人危站消息,遂前往平台了解。陳指,位於東面入口的趟門沒有上鎖,拉開後便看到面向他的梁。當時梁身穿黃雨衣、戴口罩和眼鏡,右手持一把已亮出刀鋒的鎅刀,但呈垂低的狀態。

陳隨即開口問:「梁先生做咩呀?不如出返嚟啦。」惟對方沒有反應。他續問梁腳旁的藍色背囊是否屬於他,梁點頭示意。未幾,工作平台下方有工人探頭張望,陳見狀謂:「佢哋收工㗎咋,唔使緊張。」男子簡短回覆稱:「好。」

保安稱兩個出入口均無上鎖

陳鬯賡形容,梁凌杰當時狀態「緊張但清醒」,因為「佢(梁)半個鐘完全無郁過,企定定係到」,直言「其實半個鐘唔郁係好辛苦嘅。」他又指,曾問過數個工人,梁是如何及何時進入工地,但「佢哋個個都唔知道。」他強調,若然事前知道可經花槽進入的話,必定會加強圍封措施。

陳指,根據過往觀察,工人開工期間,有時會打開趟門,惟當日他到場時,兩道趟門均關上,惟沒有上鎖。陳又認為,地盤開工時將趟門鎖上,要求工人進出時致電負責人開門的做法「好危險」,因一旦出現事故會阻礙逃生。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