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訊】警方:不應要警方背負「莫須有」罪名 拒絕鄺俊宇接觸合情合理

梁凌杰死因研訊接近尾聲,被列為有適當利害關係的警方和消防代表,今( 24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作結案陳詞。警方代表熊健民強調,警方一直抱持的原則為無論政治立場為何,任何人的生命都值得珍惜,相信警方及消防已盡了最大努力,雖然最終未能阻止悲劇發生,但外界不應以成效來評價處方的努力。熊又指,本案數名正在休假的談判專家沒有計較個人榮辱得失,盡已所能拯救一條寶貴的生命,故外界評價警方時,不應基於政治立場,就要警方背負「莫須有」的罪名。

熊健民又認為,外界質疑當日在場、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能勸服死者的想法,只是一廂情願,認為拒絕鄺的請求,做法合情、合理和必要。

熊先代表處方對死者的離世表示惋惜,並向缺席的死者家屬致以慰問。熊指出,有人基於死者的政治立場,加上他寫下針對警方的標語,因此質疑他有否得到應得的救助。但當日參與談判行動的數名警察均正值休假,其中一人事發時更是正與家人前往酒店吃自助餐,得知事件後仍馬上趕往現場協助。

熊強調,現今社會不少人抱持「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工作態度,但本案數名休假的警察沒有計較個人榮辱得失,盡已所能拯救一條寶貴的生命。熊續指,外界評價警方時,不應基於政治立場,便要警方背負「莫須有」的罪名,並否定他們的努力,實在是不平公和脫離現實。

警方:「如果」鄺俊宇勸服死者只是一廂情願

熊又指,當日有不少熱心市民希望接觸死者,包括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有人質疑警方拒絕安排對話的做法,認為如果鄺能接觸且勸服死者,當日的悲劇便不會發生。惟熊認為,這些「如果」都只是大家一廂情願,希望有一個美好的結局。但事實上,現實往往不盡人意,並反問萬一鄺與死者交談時,他突然跳樓、甚至用鎅刀傷害鄺,導致雙屍命案,人們又會否反過來批評警方做法輕率?

熊表示,即使鄺有成功勸服企跳人士的經驗,但他沒接受過危機訓練,加上他過往的經驗都是認識事主或其家屬,惟他對死的背景一無所知,亦不知道他拿著鎅刀。熊強調,警方的責任正是要考慮在場所有人的安危,故當天警方拒絕鄺的請求,做法合情、合理和必要。

警方:大眾說法只是事後孔明

熊提及,可能會有人質疑,既然事情以最壞的結局告終,為何警方不讓鄺嘗試遊說。熊重申,事情本來一直朝向好的方面發展,未料死者突然間爬出平台,事態急轉直下,故這說法無疑忽略警方顧及鄺的安全考慮,亦只是事後孔明。

熊強調,當日警方及消防已盡了最大努力。雖然最終無法阻止死者,但大眾不應以成效來評價處方的努力。當日死者爬出棚架後,危機一觸即發,加上他不配合,令救援行動猶如逆水行舟、事倍功半,終致不可預測的結局發生。

熊重申,警方一直抱持的原則為,無論是甚麼政治立場,任何人的生命都值得珍惜,故樂意接受陪審團的一切建議,「有錯則改,無則加勉」。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