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皓桓

民陣未交資料案 陳皓桓認違《社團條例》罰 8 千 引姜濤歌曲寄語港人「煩擾中抱著希望 」

警方今年 4 月去信指民陣屬未註冊社團,涉違反《社團條例》,要求民陣在今年 5 月 5 日前提交成員名單、活動及資金等資料。惟民陣沒有按時提交資料,正在石壁監獄服刑的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因而被控一項「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交資料」罪,案件今(1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陳皓桓在庭上親自認罪,指「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既然懷壁我有罪」,又引姜濤歌曲,寄語港人「煩擾中抱著希望」。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即日判處罰款 8 千元。

陳皓桓今沒有律師代表,控方表示今日準備好答辯。陳皓桓明言不需要律師,「因為唔係法律嘢」。羅德泉再問陳皓桓需不需要當值律師服務,陳皓桓再次拒絕,稱有關條例不涉及太多法律問題,民陣沒回覆警方文件,屬「政治事件」。陳又指,他在樓下囚室用半小時已寫好求情信,希望可盡快求情及判刑。

引姜濤歌曲寄語港人「煩擾中抱著希望 」

法庭書記讀出控罪後,陳皓桓表示「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既然懷壁我有罪」。他隨即親自陳情,指民陣自 2002 年成立,一直堅持以和平理性合法為目的,舉行集會讓市民發聲。民陣與警方合作 19 年,前特首梁振英更加形容民陣為朋友,無人提醒過民陣未有註冊。

陳皓桓指,2021 年才收到警方信件要求交代,他才查問為何民陣沒有註冊,發現原來過去一眾團體不認同《社團條例》和《公安條例》。而民陣亦因為不認同《社團條例》,故無回覆警察。陳皓桓質疑,為何警方不在他 6 歲時,即 2002 年,向創立人發信並提醒註冊,反而在 19 年後,待他成為召集人才發信給他,並僅僅控告他。陳皓桓稱,他身為民陣召集人願意一力承擔,但他明言自己每個月被人加控,「我好攰」。他最後引姜濤歌曲《Dear My Friend,》,寄語港人「煩擾中抱著希望/抵消每滴失望/有一天相約/我們找烏托邦」。

還押中的陳皓桓(資料圖片)

罰款 8 千 陳:坐緊監好難畀錢

裁判官表示,本案涉及民陣沒有按要求提交資料,與民陣的組織目的、宗旨和過往活動無關,這些事情對本案判刑亦不會有影響。裁判官指,民陣多年來相當活躍,無按要求提交資料,令警方的工作有延誤,故以罰款一萬二千元為量刑起點,陳皓桓認罪故減至罰款 8 千。

陳皓桓聞刑後稱「我而家坐緊監,坐緊監好難畀到錢,我包頭得張身份證」,詢問該如何繳交罰款,還是讓朋友或家人代為繳交。裁判官指未必需要陳皓桓親自交罰款,如果有家人或朋友可以代勞,他們可到法庭會計部交錢。裁判官又指,如果陳皓桓需要時間,在合理範圍內他都會批准,稱陳皓桓明年 10 月 10 日出獄,詢問需不需要將罰款限期押後至他出獄後。惟陳皓桓指「唔知幾時會再被加控」,裁判官最給後給予三個月限期。

陳皓桓(25歲)被控一項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交資料,違反《社團條例》第 16 (2)條。控罪指,陳皓桓於 2021 年 5 月 6 日在香港,作為民間人權陣線的幹事,或在香港管理或協助管理該社團的人,並已獲根據香港法例第 151 章《社團條例》第15(1)條送達通知,而沒有在指明時限内遵從該通知的規定。

2019 年 12 月 8 日,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

案情:民陣自 2006 年起沒註冊

承認案情指,2006 年 7 月 18 日,民陣首次向警方註冊,並登記為《社團條例》下的註冊社團。同年 9 月,民陣通知警方已解散,並隨之撤銷註冊,警方其後再沒收到民陣的註冊申請或豁免註冊的申請。案情指,民陣多年來一直保持活躍,組織多個活動,包括大規模公眾集會和遊行。此外,民陣亦定期在官方網站和社交平台上更新、留言、爭取公眾支持。陳皓桓於 2018 年起為民陣副召集人,2020 年及 2021 年成為召集人。

警方於 2021 年 4 月 21 日去信民陣、陳皓桓和副召集人黎恩灝,要求他們於 5 月 5 日前提交以下資料:

1)解釋為何民陣於 2006 年後沒向社團主任註冊;
2)民陣是否《社團條例》下列明的社團;
3)官網和 Facebook 專頁是否由民陣建立和經營;
4)民陣自 2006 年起舉辦過的公眾集會和遊行的詳情;
5)民陣的收入來源、支出,及收取資金的銀行帳戶資料;
6)民陣與 26 個本地組織發起的「國際人權日 70 周年—停止酷刑尊重人權」聯署的目的。

同日下午,警員向民陣和黎恩灝去信失敗,信件退還警方。同日晚上 6 時,陳皓桓在旺角警署簽收有關信件。

2021 年 5 月 4 日,警方收到來自陳皓桓的電郵,指民陣不會回答任何問題。陳皓桓同日在區域法院接受記者訪問,指民陣不會向警方提交任何資料。

案件編號:WKCC 4427/2021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