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寶琴

無牌管有對講機罪成 海關關員高院提上訴遭駁回

2019年 9 月13 日中秋節,網傳有警員在紅磡一間酒店舉辦婚宴,有市民響應號召,到附近「贈慶」,一名海關關員被搜出對講機,遭控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關員不認罪受審,遭裁定罪成,判罰 5,000 元。關員不服定罪向高院提上訴,法官彭寶琴今頒布書面判詞,指上訴理由無一成立,駁回上訴。

案件共有兩名被告,分別為伍展邦(26 歲,商人)及林熾輝(26 歲,海關職員),各被控一項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伍早前獲准簽保守行爲。林則不認罪受審,並自辯指對講機屬於其友人,即首被告伍展邦,惟他代對方保管物品時不知道當中有對講機,而伍亦擔任辯方證人作供,指涉案兩部對講機是他購買作店鋪溝通用途。

原審裁判官裁決時指,林於 2014 年入職海關,其職業必定會令他為別人攜帶物品時加倍小心,故不相信林代伍攜帶物品前,會完全不加以察看,盲目相信對方,最終裁定他罪成。辯方求情指林因本案已遭停職,他與家人亦遭受「起底」滋擾。

上訴庭:搜證警員非胡亂作供

高院上訴庭法官彭寶琴,今於判詞指裁判官拒絕接納辯方說法的基礎合理,並指根據伍的證供,他購買對講機應一併放置及處於同一頻道,而非如本案兩講機擺放位置及頻道均不相同。

至於上訴方質疑,搜出對講機的警員對事件記憶模糊,證供不可靠。法官不認同,指正如裁判官說指,雖然該警員沒有於書面供詞提及對講機,但他於庭上提及在於背囊主格內搜獲對講機的證供清晰肯定,且主動表示他不能清楚記得確實擺放位置,故認為警員並非對事件記憶模糊或胡亂作供。法官最終裁定,上訴人的理據無一成立,定罪並無不妥,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編號:HCMA391/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