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女生心肌炎亡死因研訊 B Side:母憶女兒一聲「媽咪救我,我唔想死住」

2017 年初,21 歲女生蘇潔茵因胸口痛前往瑪嘉烈醫院求醫,期間心臟四次停頓,轉送深切治療部後一直昏迷,留醫三周疑因心肌炎離世。事隔近五年,死因庭終於展開研訊,陪審團一致裁定「死於自然」。(另見報道) 5 日的聆訊,潔茵的父母、胞姊都有到庭旁聽,但由於他們不獲批法援,連日來都是由胞姊蘇潔儀親自「盤問」一眾醫生、護士證人。

死者胞弟、胞姊、母親及父親(左至右)

潔儀顯然對醫療知識、醫院運作不熟悉,甚至不知道某些問題,應該要向哪一位證人發問。死因裁判官不時替她向證人澄清問題,又或者指某些問題不適合。

「各位陪審團,我係蘇潔儀,希望我今日嘅陳述,可以俾大家聽到我細妹嘅情況。」上周五,坐在家屬席的蘇潔儀手持紙張、緩緩站起,說出胞妹在醫院的情況,以及治療期間的疑點:為何抽血要等三小時?為何妹妹被「綁手綁腳」?為何沒有做心肌炎測試?

首次在法庭發言,潔儀陳詞時有點結巴、重覆論點,裁判官忍不住說:「唔明,你講清楚啲?」、「重覆講會令陪審團愈聽愈亂」。潔儀不住向法庭道歉,「唔好意思我好緊張⋯⋯」

「我哋無法律代表,好多時講嘢重覆咗,我想大家清楚了解⋯⋯關注問題,我唔似醫管局有法律團隊,我有好多資料唔明。多謝法官大人澄清問題,多謝陪審團呢幾日聽我哋講解。」潔儀舒一口氣把陳詞完成。

陪審團今日退庭三小時商議,一致裁定死者死於自然,並向醫管局提出七個建議,如增加人手、制定明確指引。

死者母親在庭外受訪時痛哭

潔儀庭外受訪時表現無奈,「法庭似乎關注咗一啲我哋唔關注嘅嘢,有無解開我哋嘅心結?我只可以話我哋試圖去接受吓」。潔儀身旁的母親研訊期間,一直表現激動,更試過在庭上斥證人「大話精」。她今日拿著愛女遺照嚎哭,「我哋只係一個小市民,無財力、無知識,無人去幫我哋⋯⋯」 

「希望因為佢嘅死而引起到社會注意,醫管局真係會改到,唔好再有悲劇發生。」

*   *   *

永遠未能團圓

潔茵在家中排行第二,有一名比她年長兩歲的姐姐,和小她八歲的弟弟,一家五口同住在公屋。在姐姐潔儀眼中,潔茵孝順乖巧、活潑開朗,也很有愛心和喜歡小朋友,事發時就讀幼兒教育,已經完成實習,差一些畢業成為幼稚園老師,家中滿佈她用心設計的教具。

2017 年 1 月 4 日早上,潔茵在家感到不適,由媽媽陪同上救護車,前往瑪嘉烈醫院求醫,豈料是惡夢的開始。

死者蘇潔茵入院經過:

2017 年 1 月 4 日

07:49 蘇被送入瑪嘉烈醫院急症室,心電圖及 X 光檢查結果正常

09:34 蘇入住內科病房

10:03 實習醫生為蘇看診

11:28 醫生王華鈦為蘇看診,將其個案定為緊急,下令驗血及電腦掃描等

14:57 抽血員為蘇抽血

16:42 化驗所接收血液樣本

17:43 驗血報告出爐

18:00 護士崔詠儀發現蘇情緒不安

18:30 崔發現蘇的驗血報告有異,通知醫生鄧宇軒

19:15 鄧到病房為蘇檢查、處方抗生素,詢問三名醫生意見,認為或是中樞神經感染

19:40 崔晚膳回到病房,與保安將蘇的手腳綁在床上,醫生兩度為她注射鎮靜劑

21:00 完成電腦掃描

21:59 醫生準備為蘇腰椎穿刺時,其心臟停頓 8 分鐘,其後回復心跳

22:43 蘇第二次心臟停頓 10 分鐘,回復心跳後昏迷,送入深切治療部

23:20 蘇第三次心臟停頓 32 分鐘,醫生為她接駁人工心肺機

 

1 月 5 日

00:23 蘇第四次心臟停頓 5 分鐘

05:00 院方為蘇注射抗生素

 

1 月 6 日

蘇被驗出柯薩奇病毒,腦部掃描顯示腦水腫

 

1 月 26 日

蘇死亡

死者生前修讀幼兒教育,不時親自設計教具(由死者家人提供)

潔儀說,母親多年來無法釋懷,甚至在庭上表現激動,也是源於女兒一句「媽咪,救我,我唔想死住。」

潔茵入住內科病房後表現不安,醫護人員說她「想打人」,擔心她暴力傾向或傷害自己,其後遭院方「約束」,將她的手腳綁在床上。母親聽到女兒呼救卻未能協助,成為她一直以來的心結,「細妹係佢最後清醒嗰刻,佢只係知佢唔想死,但佢俾人推入去(深切治療部病房)之後就醒唔返。」不僅是母親,父親也不斷自責,「係咪仲係未夠努力呢?」

事隔五年,潔茵的離開仍是家人的傷口,「其實屋企人唔敢再傾呢件事,同埋我哋屋企基本上係無咗節日。」潔儀解釋,潔茵病危之際正值新年,家人當時卻只能往返醫院,「我哋依家唔會有春節新年呢樣嘢,因為一到嗰個時間,就細妹(死忌)近。」

「咁耐以嚟,我哋唔會有團圓,唔會有中秋,唔會有冬至,好多好多一家人嘅節日⋯⋯其實大家都知大家放唔低,但大家都唔敢提起。」

*   *   *

不獲批法援 胞姊上庭「基本上沒準備」

他們想到,唯一替潔茵討回公道的地方只有法庭,怎知道連申請法援的機會也沒有,原因是「申請人未能證明醫院有疏忽之處」。他們指,法援署要求死者家屬有專家證人的意見,關注點亦與家屬不同,因法援署關注潔茵心臟停頓後的時間,惟家屬關注入院情況,潔茵母親傷心地說:「我哋無本事搵專家幫個女!」

潔茵母親質疑,連陪審團也看出醫管局管理不善,才會有相關建議,「無喺現場都睇得出咁多問題,我哋家屬係當場睇出更加多問題,醫管局咁多漏洞,竟然一啲責任都唔使負?」

另一邊廂,潔儀認為母親有份陪妹妹上救護車、理解妹妹情況,申請讓母親上庭作供,卻遭法庭卻拒絕,最後死者家屬一方只有爸爸上庭作供,卻未能說出重點,又或是忘記細節,「佢咩都唔知,表達唔到自己。」

至於當日在病房的證人,潔儀質疑先後有兩名護士致電醫生,法庭僅傳召其中一人,未能完全反映當時情況。她嘆息,研訊連日來沒有法律代表,「成個開庭程序係點樣都無人講解過,全程靠自己摸索,基本上無咩準備。」

裁決結果塵埃落定,裁判官指如死者家屬要有法律行動,先尋找法律意見,惟他們認為:「點追究呢?我唔識點樣追。」潔茵母親難掩悲傷,不時拭淚及捶胸,丈夫也不忍她再憶起事件,最後與記者說:「你哋唔好問佢嘢啦,佢激到暈低」,遂帶著家人離開法院。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