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大畢業生葵涌警署內襲三警罪成 官:不相信警員為誣蔑被告自殘

2020/12/31 — 19:43

去年 7 月 14 日沙田區反修例遊行結束後爆發警民衝突,一名理大畢業生於新城市廣場外被捕後,涉在葵涌警署內連環襲擊 3 名警員,案件早前審結,今(31 日)在沙田法院宣判。裁判官香淑嫻拒絕相信涉案警員為誣蔑被告而自殘,至於被告聲稱曾被警員圍毆,卻從未喊道「唔好打」,官指實屬匪夷所思,裁定被告 3 項襲警罪罪成,押後至明年 1 月 13 日判刑,期間被告還押。

裁判官認為,被襲警員許智星、焦國榮、梁健聰,以及偵緝警長劉志豪和女警謝熙鈫的證供清晰簡潔,沒有在盤問下動搖,在關鍵情節互相肳合,即使在細節上有出入,亦不影響他們證供的可信性,決定悉數接納他們的證供。

辯方提多點質疑 裁判官逐一反駁

廣告

辯方在盤問下提出多方面的質疑,例如謝熙鈫稱曾參與押解被告林梓和(25歲,項目經理)的過程,惟許智星、焦國榮卻指謝熙鈫沒有參與其中。裁判官相信謝熙鈫曾押送被告至案發房間 301C 室的樓梯口,或因要處理文書工作而離開亦不足為奇。

辯方懷疑警方為何要勞師動眾,動員 4 名警員押送被告,許智星解釋是團隊合作。裁判官認為,當日拘捕人數眾多,故需要 2 名警員押解被告,其餘 2 人則負責尋找空房,實屬合情合理。

廣告

辯方指出,警方曾在臨時羈留室向被告搜身,其後進入 301C 室後再度要求搜身,但因被告施襲而未能成事。然而被告成功被制服後,警員卻放棄搜身,有「一時一樣」之嫌。對此,裁判官認為當時被告已在羈留室逗留一晚,為安全起見,警方再次搜身也無可厚非;其後被告已上手銬,警員要帶被告會見值日官,故放棄搜身的舉動合理。

官:警員用「恰當武力」使被告受傷不足為奇

至於被告的傷勢,裁判官指被告以額頭擊向許智星,又扯爛焦國榮的警察背心、不斷抓及以粗口咒罵在場警員,需要 3 警合力上前制服,但被告奮力掙扎,更一度背對牆壁,警員只能反手鎖上手銬,在此情況下,警員運用恰當武力使被告受傷不足為奇,其傷勢亦與醫療報告肳合。

審訊期間,被告曾出庭自辯,並傳召一同被捕的友人陳雨嫣作證。裁判官認為兩人證供有分歧,指陳雨嫣供稱被告曾在臨時羈留區被一名女警指罵「睥乜 X 嘢?坐直啲啦!我認得你,連登仔吖嘛!」惟被告未有提及過此事。裁判官指,如事件果真發生過,被告必然印象深刻,並在庭上供出。

官質疑被告不曾喊「唔好打」

被告又指,許智星曾用頭分別撼在他的頭、檯面和牆上自殘,但裁判官不接納其說法,指房內相當狹窄,許智星只能以彎腰或蹲下令自己撼頭受傷,不相信他為了誣蔑被告而自殘至如此程度。另外,被告曾稱有一名軍裝警在臨時羈留區與他對望 1 至 2 分鐘,期間兩人不發一言,裁判官認為警員不會做出毫無意義及目的的舉措。

裁判官續指,被告曾報稱遭拉扯頭髮,惟有關傷勢沒有任何醫療報告支持,報告上只記錄了他報稱眼角痛楚一事。控方質疑被告,倘若警員曾毆打且誣蔑被告,為何他當時只高呼「我無襲警」及「我要見值日官」,而非著他們停手。裁判官有同樣懷疑,認為被告多次叫喊期間,從沒一次要求「唔好打」,實屬匪夷所思。

辯方求情時指,被告昨日剛年滿 25 歲,與父母同住,大學畢業後便赴澳洲工作假期,直至去年回港並加入一間推廣公司,承諾會繼續聘用被告的僱主、中學老師、社工及雙親,一致認為被告性格樂天、富正義感及責任心,同時兼具領導才能,更在案發後參與飛機駕駛課程,希望掌握各方面技能,日後回饋社會。

辯方形容本案「無乜理智」,被告以寡敵眾,最終在「唔知咩情況下,發生唔知咩事」,根據被告過往的經歷,相信只是偶發性事件,與其本性不符,望法庭考慮到其良好背景、受襲警員已無大礙等因素,判處緩刑,以作警惕。

裁判官則指,上訴庭不下一次重申,襲警乃嚴重罪行,判處即時監禁無可避免,雖看不到本案有特殊因素可偏離判刑準則,但仍決定先索取被告背景報告,被告需還押至明年 1 月 13 日。

案件編號:STCC2841/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