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學生藏改裝金屬棍判囚10天 覆核刑期改囚 3 個月 上訴庭:裁判官錯誤淡化案件嚴重性

2019年11月反修例運動期間,一名 20 歲男學生於沙田遭警方截查,被搜出兩枝注入水泥的改裝金屬棒,男學生早前於其 21 歲生日當天,承認一項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原審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判其入獄10天。律政司其後指判刑明顯過輕,向高院申覆核獲批,改判囚 3 個月。上訴庭今頒布書面判詞,指裁判官雖有考慮當時整個社會氣氛,卻過份強調並非輕判因素,錯誤淡化本案嚴重性。

上訴庭又重申,判處不合適刑期,只是表面上似乎對被告人有利,如果律政司司長提出刑期覆核,被告人在等待上訴法庭裁決之前產生憂慮,以及覆核成功後要面對較重的刑罰,不但令被吿人失望甚至受到打擊,亦有可能打亂他正在接受的更生計劃,強調法庭應對被告人處以相稱的刑罰。

上訴方為律政司;答辯方則是案發時 20 歲的男學生司徒的少年。覆核由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法官潘敏琦共同審理。三人今天一舉頒下三份改判反修例運動被告更重刑期的書面判詞。(詳見另文報道)

對於原審裁判官溫紹明判刑時,一度質疑律政司以《公安條例》第 33 條提控,而非《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令法庭判刑時缺乏空間或彈性選擇判刑類別。上訴庭今於判詞中指,禁止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的目標,除為了促進安全社會環境外,亦有效地減少發生衝突時訴諸不合法武力的機會,因此《公安條例》第 33 條控罪的量刑必須有足夠的阻嚇性,判刑時懲罰和阻嚇的元素應是佔最大比重,不只阻嚇被告人重犯,亦以儆效尤;特別是於當時社會環境和氣候而言,更是需要。

上訴庭:裁判官錯誤以當時社會氛圍作考慮輕判因素

上訴庭指原審裁判官並非沒有對案件背景及當時社會氛圍作考慮,但卻錯誤地以當時環境複雜和困難,「即係連大人都可能會情緒受到影響嘅時候,一時諗錯咗,做咗一件錯嘅事,犯法嘅事,但係冇實際傷害到別人」作為輕判的考慮因素。上訴庭表示,裁判官基於這些錯誤求情的理由而輕判答辯人,會向社會發出錯誤訊息,即使干犯嚴重的罪行,在沒有合適和有力的求情理由下,年青人仍必會得到法庭輕判。上訴庭認為,本案適當量刑為 8 個月即時監禁,由於答辯人認罪,可獲三分之一量刑扣減,及考慮他已服畢10 天刑期、申請人遲延提出覆核刑期覆核、申請人面對再次入獄焦慮,再另酌情給予扣減,最終改判答辯人入獄 3 個月。

被告司徒浩燊,早前承認一項於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情指他 2019 年 11 月 5 日晚上,於沙田大會堂外遭警方截查,搜出兩支分別約 147 克的金屬棍,並可組裝為一一支棍。被告警誡下 承認相關金屬棍是一位朋友給他,並指他因擔心遇上不同政見人士被襲擊,而打算用作自衛。

原審裁判官溫紹明判刑時,一度質疑律政司以罪責較重的《公安條例》第33條提控,做法苛刻,並指控方拒絕以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惟一名中文大學內地生揮刀案卻獲准以簽保守行為形式處理,認為律政司處理兩案手法落差太大,裁判官又對於要在被告生日當天判處監令他失去自由感到感到遺憾及惋惜。

案件編號:CAAR 15/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