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學生被控藏雷射筆脫罪 官:警長觀察及記憶質素令人深疑

2020/11/10 — 18:41

警長夏國樺就學生被控藏雷射筆案在東區裁判法院作供。(資料圖片)

警長夏國樺就學生被控藏雷射筆案在東區裁判法院作供。(資料圖片)

去年 9 月 8 日反修例運動期間,一名男學生被指於港鐵中環站管有一支雷射筆,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他否認控罪於東區裁判法院受審。警長夏國樺早前作供原稱被告事發時所戴鴨嘴帽有白色「WILLS」字樣,惟其後辯方播放片段顯示被告的鴨嘴帽並無相關字樣,夏則改稱自己記錯。裁判官黃雅茵今(10 日)裁決指,夏對於他所依賴的辨認特徵明顯出錯,認為他對涉案事件的觀察及記憶質素令人深疑,未能接納其全部證供,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裁決時指,本案重點在於涉案者的身份辨認,辯方不爭議被告於現場被捕,但爭議被告是否為以雷射筆照射警方的涉案人士。而案中第一證人,即警長夏國樺於庭上作供時確認,涉案者當時蒙面,他是依賴對方衣飾,即戴有「WILLS」字樣的黑色鴨嘴帽、黑框眼鏡、灰色頸巾等辨認出被告。裁判官指,當日現場有不少類似打扮的人士,法庭須小心考慮是否有認錯的可能,而警長於庭上並沒有提及,他於首次看見被告及成功追截到對方的過程中,視線有否離開過對方或被阻擋。

片段顯示「WILLS」鴨嘴帽屬另一女子

廣告

裁判官續指,片段顯示當日現場情況混亂,充斥人群,多人與警察狀似在吵架,地面亦散佈雜物等,法庭認為警長夏國樺於衝入人群中制服被告的過程,如指其視線沒有受阻擋是近乎不可能。

而警長於作供初期原指被告頭戴有白色「WILLS」字樣的鴨嘴帽,且相當明顯。但於辯方盤問及播放涉案片段,清楚顯示被告所戴鴨嘴帽並無相關字樣,及該「WILLS」字樣鴨嘴帽是由另一名女子所戴後,警長則改稱自己記錯。

廣告

官指不排除雷射筆是有人跌了及意外踢到被告腳邊

裁判官指,警長對他所依賴的辨認特徵亦明顯出錯,認為他對於事件的觀察及記憶的質素令人深疑。裁判官亦認為夏對於如何檢取「WILLS」鴨嘴帽的解釋不充分,包括夏原指制服被告後,才於對方頭上除去其鴨嘴帽,但於辯方播放涉案片段後,夏改稱於較早時間已除去被告帽子等,惟夏最終亦確認被告的鴨嘴帽上並無「WILLS」字樣,令該帽如何成為證物無從稽考,法庭不排除是混亂中有人跌掉該帽,而被當成是被告的帽子。

另外,裁判官指出,案中並無直接證據顯示涉案的雷射筆是由被告管有或由被告身上跌出,法庭不排除該雷射筆是被告遭制服後,有人跌了雷射筆及意外踢到被告腳邊等,法庭對於警長處理證物的手法存疑,不能全盤接納其證供,最終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警長曾於於庭外反拍記者

警長夏國樺(警員編號 33401)早前供稱,他當時看見被告頭戴有白色「WILLS」字樣的黑色鴨嘴帽、黑框眼鏡、灰色頸巾蒙面,期間兩次以雷射筆照射夏及其同僚。辯方其後播放涉案新聞片段並截圖,指出被告所戴黑色鴨嘴帽並無白色「WILLS」字樣。夏則改稱他早前是記錯,又指「片段得短短幾秒...... 我印象中佢係有戴帽」,以及「我誤以為係佢(被告)頂帽,同埋我唔係睇完段片先回口供」。另外,夏離開法庭時,記者於庭外拍攝採訪,他則舉起手機反拍記者。

被告沈聞一(學生,21 歲),他否認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去年 9 月 8 日於中環港鐵站近 K 出口,管有一支雷射筆,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使用。

案件編號:ESCC293/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