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學生被控藏雷射筆 警長供稱被告帽有字 遭辯方質疑與片段不符 改口認記錯

2020/11/9 — 19:15

警長夏國樺就學生被控藏雷射筆案在東區裁判法院作供。(資料圖片)

警長夏國樺就學生被控藏雷射筆案在東區裁判法院作供。(資料圖片)

【更正:本文早前版本提到警長夏國樺的名字有誤,現已更正】

去年 9 月 8 日反修例運動期間,一名男學生被指於港鐵中環站管有一支雷射筆,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他否認控罪,今於東區裁判法院受審。警長夏國樺供稱,他當時看見被告頭戴有白色「WILLS」字樣的黑色鴨嘴帽、黑框眼鏡、灰色頸巾蒙面,期間兩次以雷射筆照射夏及其同僚。辯方其後播放涉案新聞片段並截圖,指出被告所戴黑色鴨嘴帽並無白色「WILLS」字樣。夏則改稱他早前是記錯,又指「片段得短短幾秒 ...... 我印象中佢係有戴帽」,以及「我誤以為係佢(被告)頂帽,同埋我唔係睇完段片先回口供」。另外,夏離開法庭時,記者於庭外拍攝採訪,他則舉起手機反拍記者。

被告沈聞一(學生,21 歲),他否認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去年 9 月 8 日於中環港鐵站近 K 出口,管有一支雷射筆,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使用。

廣告

控方今傳召警長夏國樺(警員編號 33401)作供,夏指案發當日有人破壞中環站 K 出口的閘機及售票機,他奉命到場設置封鎖線及進行掃蕩。下午 3 時許,他留意警察防線前約 15 米,一名戴著寫有白色「WILLS」字樣黑色鴨嘴帽、以灰色頸巾蒙面的黑衣男子,右手手持一支發射出綠色光束的雷射筆照射「我同我同事」,故他特別留意對方。

夏指相關光束妨礙其工作,他需要作出迴避。他其後決定離開封鎖線走近該男子,兩人相聚於 3 至 4 米時,他警告對方「唔好再用雷射筆照警察,唔係就拉你」,對方則將手垂下,夏返回封鎖線;惟約 2 分鐘後,對方再次向警方照射雷射光。夏指,他遂「衝出去追呢個男子」,追了約 20 米後成功將對方在牆邊制服,並箍住對方頸部,將他拉回封鎖線。夏稱對方當時有所反抗,他遂將對方面朝下按到地上,並扣上膠索帶,又除下對方的帽子及拉低頸巾,以確認其樣貌。夏又指他制服被告時地面並無其他物件,但制服被告後,發現有一支雷射筆在被告的右腳旁邊。

廣告

警長多次未能於片段中確認自己身份

代表被告的大律師黃瑞紅盤問時,播放涉案的相關新聞片段;警長夏國樺多次於片段中未能確定自己身份,多番表示「可能係我」、「應該係我」及「我由頭到尾都無法確定係我,我係話可能係我」。他又一度指辯方沒有提供相關片段的案發日期,故未能確定。其後控辯雙方表示不爭議片段為案發當日拍攝,夏仍堅持指「唯有講嗰個可能係我」,他及後才可確認片中相關人士是他與被告。

辯方又指,片中夏所指被告所戴的黑色帽上並沒有白色「WILLS」字樣。夏一度表示片段所顯示的是帽子側面,他不肯定。其後辯方再播放其他相關新聞片段並截圖,顯示該名人士的黑色帽子上並無白色「WILLS」字樣;夏則表示「而家睇返條片,同意」,他又承認自己早前的說法是記錯,並指片段「得短短幾秒 ...... 我印象中佢係有戴帽」,以及「我誤以為係佢(被告)頂帽,同埋我唔係睇完段片先回口供」。

供稱「好多暴力示威者都係咁嘅裝束」

辯方則盤問夏,應知道於書面口供及庭上作供時要說真話;夏回應指他知道,又曾指「我頭先都講咗,條片短短幾秒,我憑記憶講嘅啫,我承認我係記錯」。

辯方又指,當日現場有不少人士均有戴鴨嘴帽及以頸巾蒙面。夏則表示「我唔完全同意囉」,並指他不清楚其他人以甚麼物品蒙面,但同意他當時是憑裝束作出辨認;惟他又突然指「我明白嘅,我哋拉咁多人,好多暴力示威者都係咁嘅裝束」,並指他們是為了遮蓋身份,逃避被捕後的法律責任。

另外,夏不同意辯方所指,被告當日並沒有以雷射光照射過警方。辯方又指夏並沒有於其書面口供中提及被告曾反抗,夏則表示「我冇提唔代表佢無反抗,佢都唔會乖乖地畀我制服㗎啦」。案件明天繼續。

案件編號:ESCC293/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