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8日 警員18146石家豪在觀塘裁判法院出庭作供

男工人藏雷射筆脫罪 官:兩警證供前後不一不可信不可靠 警稱忘記主管姓名性別

去年 9 月 2 日晚,將軍澳有人聚集示威。26 歲男工人被搜出一支鐳射筆,警員指他曾五次以雷射筆照向警車,控以「管有工具適合作及有意圖用作非法用途」罪。裁判官屈麗雯今(24日)裁定被告無罪,指兩名警員證供前後不一,本指被告以雷射光「射警車」,但在專家報告指出涉案雷射筆或可傷及眼睛後,突然改指被告當晚射中警員眼睛。整體證供不可靠不可信,不予接納。旁聽人士散庭後鼓掌。

警稱案件主管「叫寫詳細啲」 忘記主管姓名性別

控方第一證人警員 18146 石家豪供稱,案發時在警車上候命,看見 30 米外有人以雷射光照向警車五次,每次兩至三秒,射中其面部及眼睛,使他感到刺眼不適。遂下車追捕,在被告左邊褲袋搜出一支可發出光束的雷射筆,遂作出拘捕。

石家豪的第一份書面供詞描述,當時有雷射光「射警車」,但並無提及射中車內警員。案發三個月後,雷射筆專家報告指出涉案雷射筆於特定距離內可傷及人眼。而報告完成後 10 天,石再補錄第二份書面供詞,指當時在車內被射中眼睛。盤問下,他指是應案件主管要求寫更「詳細啲」。

裁判官指,當辯方問及案件主管的身份時,石家豪態度迴避,稱不記得是誰,因為案件主管經常更換,更說不記得有關案件主管的姓氏,甚至性別亦無法回答。裁判官裁定石的解釋不可信,指他不可能不記得自己需要出庭作供的案件的主管是誰。

官:警盤問下前後不一   明知應解釋拘捕原因

另外,石家豪亦承認拘捕被告時,並無向他指出自己曾被雷射光射中。他供稱是因為被告行使緘默權。裁判官直指其解釋「難以置信」,指他作為專業警員,不會不知道自己有責任向被告解釋拘捕原因。

盤問下,石家豪的其他證供亦前後不一,其中不斷改變警車位置的答案。他於控方主問時,聲稱一直觀察被告,但於庭上觀看閉路電視片段後,又改認視線曾經離開被告。整體證供不可信、不可靠,不予接納。

而就證物事宜傳召的控方第二證人警員,裁判官裁定本案證物鏈完整,接納從被告身上搜獲的就是本案證物中的雷射筆。但「使用」雷射筆並非本案控罪的元素。如同石家豪,他於拘捕時亦無向被告解釋拘捕原因,裁判官同樣拒絕他的解釋,明言即使被告行使緘默權,亦不代表警員沒有責任解釋被捕原因。

官不接納被告供詞

被告早前供稱,當晚帶雷射筆是工作需要,只是下班後忘記取出,亦指當晚停留現場是因為碰見兩個朋友。

但裁判官指,閉路電視顯示三人不斷在案發一帶,分頭徘徊一個多小時,不是一般碰見朋友的表現,而他亦未有說出朋友的身份。 

另外,被告稱當晚曾用雷射筆「回應」從維景灣畔射來的雷射光,但沒有射向方位不同的涉案警車。裁判官則指,他從未解釋需要「回應」雷射光的原因,說法不可信。但舉證責任在於控方,由於兩名警員的供詞不予接納,控方未能舉證達至毫無合理疑點,裁定被告無罪。

男被告李遠發(26歲)被票控一項「管有工具適合作及有意圖用作非法用途」罪,指他於 2019 年 9 月 2 日凌晨 1 時 48 分,在將軍澳寶順路與唐德街交界管有一支雷射筆。

案件編號:KTS3008/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