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8.17 被告男教師黃福榮

男教師被指親吻兼熊抱 13 歲男生 事主:被告曾言「你要再訓練吓錫嘅技巧」

年輕男教師被指在住所和學校內,先後親吻和熊抱年僅 13 歲的男學生,因而被控非禮和普通襲擊兩罪,案件今( 17 日)在粉嶺裁判法院開審。事主 X 供稱,被告自 2018 年起開始私下聯絡他,其後更約他上其住所,趁他洗餐具時,從後環抱並說:「如果你係女仔,我一定會追你!」;又以「呢個係好朋友嘅證明」為由,兩度親吻 X ,並稱「你要再訓練吓錫嘅技巧。」X 頓時感到驚慌,但因擔心成績受影響,故未有拒絕。

事主擔心拒絕被告後影響成績

以視像形式作供的 X 指,自 2018 年 10 月開始認識時任中史科老師黃福榮( 28 歲)。黃其後開始 Whatsapp 他,又寫紙仔要求 X 去找他。X 至少 5 次前往學校電腦室見黃,待他坐下後,黃用手拖著 X ,繼而用冷衫遮蓋。X 雖感到不舒服,但因擔心成績會受影響,故未有拒絕。兩人乘地鐵離開時,黃繼續緊盯並拖著 X ,甚至十指緊扣,然後擱在兩人的大腿中間。X 假裝沒有看到。

直至 2019 年 4 月 13 日、亦即 X 生日前一天,黃相約 X 前往其住所參觀。兩人在書房內平排坐下聊天,黃一度笑言:「會唔會好 Gay ?」由於擔心成績受影響,故 X 回答不會。約 2 至 3 小時間,黃曾取出蛋糕分享。其後黃趁 X 洗餐具時,從後環抱並說:「如果你係女仔,我一定會追你!」X 頓時感驚慌、不舒服,但不知如何是好。

臨別之際,黃向 X 索吻,聲稱「呢個係好朋友嘅證明」,未待他回應,便自行吻下去。X 隨即前往黃的書房收拾物品,黃再次親吻他,並稱:「你要再訓練吓錫嘅技巧。」X 說可自行乘巴士離開,但黃堅持要送他回家。

事主:封鎖被告後仍被騷擾

同年 7 月, X 封鎖黃的電話和社交帳戶。約 3 個月後,黃多次要求與 X 見面,但 X 沒有理會。後來 X 在教員室碰到黃,便答應他在宗教室傾談 15 分鐘。黃要求與 X 做回朋友,並欲與他對望一分鐘,但 X 拒絕。雙方糾纏超過 15 分鐘,X 感憤怒和不舒服,遂起身離開,但遭黃捉住,被迫坐下。黃未幾攬著他問「你係咪鐘意我?」X 感到相當錯愕,腦海一片空白,嘗試掙脫,但使不出力氣。黃離開前強行送禮物給 X ,X 數天後歸還。

辯方大律師貝敦指出,X 的師兄在前年 5 月過世,黃留意到 X 不開心,於是為他輔導。但 X 認為,兩人只是在回顧師兄的往事,稱不上是輔導。辯方又指,X 胞姊在同年夏天畢業,母親出席典禮時,有替 X 及黃拍照,X 承認。辯方續指,黃曾在同年 8 月致電其母,透露兩人之間有些衝突。X 同意。

辯方:兩人社運意見不同    事主作故仔誣衊

X 強調,案發後內心已抗拒與黃相處,直至同年 7 月正式斷絕來往。X 承認與兩名女性友人熱衷反修例運動,更為中五生曾志健中槍感到惋惜。辯方質疑,黃曾呼籲所有學生不要參與社運,故 X 才會在事隔 9 個月後,捏造故事來誣衊他。X 否認並指,會尊重不同意見的人,況且據他所知,黃「都支持社運嘅」。X 透露在社運初期,曾於 Instagram 發佈一則支持運動的限時動態,只限逾百名的「密友」查看,黃只是其中之一。

X 指第二次強吻是他在書房執袋時發生。但辯方引述屋內玄關片段指,X 的背囊一直放在客廳,亦沒拍到黃強吻、熊抱或捉住 X 。X 承認記錯,但其電話的確放在書房內,可能當時誤把拿電話,當成是執袋的其中一部分,又稱鏡頭角度有盲點,且在感應到動態時才會錄影,沒有捕捉到案發事件實屬正常。辯方續指,兩人從未並排坐著,沒有在地鐵內拖手,更加沒有在同年 10 月要求見 X 。但X 不同意。

事主母親:「從未見佢喊得咁淒涼」

X 的母親 Y 供稱,黃在案發後曾致電,問她 X 有否談及事件經過。她留意到,X 的情緒起伏變大,不願外出或去人多的地方。翌年 3 月,校內老師致電 Y ,指兒子成績轉差,欲安排社工跟進,兩母子遂就此事傾談。不久後,Y 聽到兒子在房內嚎哭,「從未見佢喊得咁淒涼」,故詢問因由。但 X 沒有說話,僅展示一個 Instagram 帖文。Y 直覺文中的主角是親兒,故數天後前往學校了解,並報警處理。

翌年 1 月,X 把事件告訴兩名女性朋友,他們認為事態嚴重,故在社交媒體 Instagram 的「學校Secrets 」內公開。X 隨後亦有告訴家人。X 解釋,事發當日感到很害怕,不知該向甚麼人傾訴,又擔心得不到任何回應,故事隔多月後始和盤托出。

控罪指,黃福榮於 2019 年 4 月 13 日,在其位於沙田的住所內非禮 X ;另於同年 10 月某日,在何文田一間中學內襲擊 X 。

案件編號:FLCC345/2021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