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汽油彈案】「中間人」口供:警長力 Sir 叫「搵個傻仔拎兩支汽油彈去......」

去年 4 月警方在葵涌警署附近截查一名當時 21 歲的男大專生,指他涉嫌攜有兩支汽油彈。⼀名警長不久後被指「自編自導」一宗汽油彈案,涉嫌妨礙司法公正被捕。男生則否認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件今(28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庭上口供透露,疑有警長要求「搵個傻仔拎兩支汽油彈 」,之後「自然會處理」。

由於被告聲稱經中間人認識案警長,辯方早前欲傳召中間人出庭不果,今要求傳召為其錄口供的警員作供,遭控方反對,認為屬傳聞證供,裁判官屈麗雯終同意讓辯方傳召。

庭上未披露「涉案人士」A 身分

警員姚家睿(音譯)案發時隸屬葵青區反三合會行動組,於去年 4 月 18 日為涉案人士錄口供。雙方以 A 稱呼該涉案人物,辯方引述 A 口供指,一個名為「力 Sir」的人去年初擢升為警長,被調至葵涌警署特遣隊,力 Sir 要 A 做單「關於汽油彈案件」。案發前兩星期,力 Sir 相約 A 到荃灣小巴站見面,要求 A 「快啲安排」及上網學習如何製作汽油彈。案發前一晚二人在相同地方會面,力 Sir 向 A 表示「明晚搵個傻仔拎兩支汽油彈過去葵涌警署對面嘅葵芳邨」,並放在枱上,之後「力 Sir 自然會處理」。

力 Sir : 避得就避 將架車收好

案發當日晚上六時許,力 Sir 致電 A 詢問進度,A 透過兄弟聯絡名為「阿澤」的人,著他「幫手搵過傻仔送貨」。阿澤把被告電話號碼轉交 A ,A 曾在路邊撿起兩個玻璃樽。事後 A 估計力 Sir 已成功攔截被告,亦沒有再聯絡力 Sir。翌日力 Sir 相約 A 會面,並給予 A 3,000 元,提醒他染髮及「丟咗套衫,避一避」。

由於 A 怕被出賣及拘捕,想測試力 Sir 會否維護他,故當日致電力 Sir ,要求他給予 3 萬元,力 Sir 當晚即存錢入 A 提供的銀行户口。之後兩天二人沒有再會面,力 Sir 致電 A 「避得就避,將架車收好,唔好俾人發現」,翌日力 Sir 已失聯。

辯方問姚家睿,是否知道「力 Sir 」是警長 5905,姚表示不知道,不認識警長,亦不知其花名。辯方續指根據口供提及的背景,力 Sir 是警長 5905 呼之欲出,姚繼續否認。

官裁定被告表證成立

裁判官裁定被告表證成立,被告出庭作供。被告供稱案發時就讀 IVE 主修體育教練,與任職文員的母親同住,曾在 4 間食肆任職,但由於疫情關係當時只在 KFC 工作,希望可增加收入;而且自小需經常就鼻敏感問題接受中醫治療。辯方呈上共 27 分證書,當中包括被告報讀的課程、義工證明等。

被告形容與「阿澤」為普通朋友,打藍球認識,並非經常聯絡,直至案發當日。當被告透過「阿澤」的 Instagram 得知「工作」,及後聯絡一名陌生男子,該男子再駕車到柴灣與被告會面。

被告林偉豪(21 歲,高級文憑學生)被控於 2020 年 4 月 13 日在葵涌警署一帶的公眾地方,連同另一人攜有兩枚汽油彈。

案件編號:WKCC 827/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