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劉家棟阻差辦公定罪上訴駁回 官:並非在場「第三者」 只單向警方說話

社工復興運動成員、註冊社工劉家棟,於 2019 年 7 月 27 日元朗衝突中,因手持社工證,在警方與示威者之間調停,被控阻差辦公罪成,遭判監禁 1 年。劉其後不服定罪及刑罰的向高院提上訴,法官黃崇厚今(23日前)駁回劉的定罪上訴,但裁定他刑期上訴得直,改判囚 8 個月(另見報道)。法官指出,劉家棟的行為阻誤了警方處理非法集結,亦鼓勵參與非法集結的人繼續他們的行為。此外,法官直指劉家棟並非在場的「第三者」,認為其行為對象單向,「只向警方說話,不見他有向集結的人說甚麼、做甚麼」;當日又穿印有「社工造反,抗命無罪」上衣,這和「上訴人只是一名中立身份在場為了進行社工工作的說法,難稱一致」。

法官黃崇厚在判詞中指,法庭在考慮本案時,不能忽略當時的實況和警員保持陣勢的重要性。劉家棟的後退步伐明顯比正在推進的警員慢,以當時整體情況而言,他明顯是想警員慢下來甚或停下來,但其做法是「沒有道理的」。

法官稱,市民當然有權和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理論,但「不表示可以毫無約制地這樣做」,法庭亦要按案中實際情況以常理作考慮,去判斷一個原本屬於理論的情況會否令警員在正當地執行職務上添加困難。

法官指,證據顯示,警務人員在推進之前已對在場人士多番勸籲、警告,在對峙了相當時間,人群依然無依指示離開,警方才開始推進。行動中,警務人員沒可能對劉家棟的存在和行為視而不見,警方的部署和行動亦沒可能沒有受劉家棟的行為影響。即使劉家棟只是阻慢了警員的步伐,但這於當時的情況而言,並非輕微。

官:無證據顯示劉有何身份或角色,可以對人群有影響

法官表示,本案並無證據顯示劉家棟有何身份或角色,可以對人群有影響力,認為劉家棟當時只是想警方稍緩行動讓人群可以安全散去的說法,「並不令人信服」,亦沒有實質根據,「即使這是他心中所想,客觀而言充其量是一廂情願」。法官又指,劉家棟執意而行,在多番警告下亦沒有顯示會放棄,認為以當時的情況而言,警員對劉採取的行動屬合法有據。

法官又稱,劉家棟的行為明顯是想警方不按本身的部署而暫緩或拖慢行動,裁定他蓄意作出令警員更困難地執行任務的行為,認為定罪穩妥,故駁回定罪上訴。

官指劉行為對象單向,穿印有「社工造反,抗命無罪」上衣

針對刑期上訴,法官指出,雖然控方沒有指稱劉家棟參與了現場的非法集結,但明顯劉家棟並非在場的「第三者」。從他的衣著和整體環境,他原本是參與集結的人。更重要的是,劉家棟的行為阻誤了警方處理該非法集結,令集結得以維持較長時間,亦使公共秩序遲了恢復。即使劉並沒有直接支持或鼓勵參與非法集結的人繼續他們佔據馬路的行為,但客觀而言,必然起了鼓勵的作用。若情況持續下去,會產生惡化的風險,因此判刑要有警惕之效。

法官續指,劉家棟是一名社工,當時與他一起的也是社工,法庭不會否定他們因這身份對情況有一些判斷,認為應因這身份要做點事情。但是,從證據只見他們行為的對象是單向的,「難稱是對社工的應有角色有十足把握」。而且,當天劉家棟穿著的衣服,印有「社工造反,抗命無罪」的字眼,這和劉家棟只是一名中立身份在場為了進行社工工作的說法,「難稱一致」。

法官指平衡各方考慮因素,並顧及劉家棟屬於初犯後,認為判囚8個月已足夠,故將刑期由原判的一年減至 8 個月。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