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稱被鐳射筆照射致視力模糊 男警:堅持駕駛警車 因不覺有危險

2020/12/22 — 14:17

警員張慶賢

警員張慶賢

今年初的「天下制裁」流水式集會被腰斬後,警員傍晚駕車駛經大埔公路時,報稱遭鐳射光照射眼睛,車上警員遂下車拘捕一名男學生,最終男生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襲警兩罪。案件今(22日)開審,報稱被鐳射筆照射的警員作供,指當時視力一度模糊。但警員在辯方盤問下指出,被照射後堅持駕駛警車,因自覺沒有危險。他又承認在錄取供詞時,遺漏提到自己瞌上眼部、以及數次減慢車速等重要細節。

18 歲學生吳志軒被控於今年 1 月 19 日在大埔公路元洲仔段近燈柱 EA8354,管有一個可發出鐳射光束的裝置,襲擊高級警員張慶賢。

現駐守新界北衝鋒隊運輸組的警員 47958 張慶賢作供。他在 1998 年加入警隊。他憶述案發當日駕駛警車,接載同僚到大埔港鐵站高調巡邏,直至下午約 6 時 43 、任務完成後,張駕車沿大埔南運路返回大埔警署,右轉至南運路與廣福道交界時,遇上紅燈於是停車,隨即發現右方約 50 米之外的行人天橋上,有綠色鐳射光照向他,於是報告上級,並按指示順勢駛至右線,右轉入行人天橋所在的大埔公路元洲仔段。車上警員隨即截停兩人,並在被告身上搜獲有關物品。

廣告

張補充,當時天色漸轉昏暗,但天橋上燈火通明,故視野相當清晰,他留意到天橋上約有 5 至 6 名途人,其中一對男女挨住欄杆,光源出自身穿白衣的被告。張供稱鐳射光持續發射約十多秒,當中約 3 至 4 次射中眼睛,每次歷時 1 至 2 秒,使其眼部感到刺痛,需要閉上眼「避一避」。

張又稱,自己沒有戴上頭盔、眼鏡或護目鏡,車窗上的黑外網狀欄亦沒有阻擋其視線。

廣告

警員:不適僅 1 至 2 秒 

辯方大律師郭憬憲指出,鐳射光實際上是照向警車左方的王肇枝中學,而且馬上熄滅,故不存在張一直被照射的情況,質疑張所述的版本屬虛構。張不同意,指鐳射光的確照中他,使眼部感到不適、難以聚焦及模糊,但對方是否故意就不得而知。郭聞言追問,他是否在如此危險情況下仍堅持駕駛,張解釋眼部不適持續僅 1 至 2 秒,加上他會調節視角躲避或用手遮擋,故不影響其繼續駕駛。

郭問張,當時有否考慮過駛近光源會變得更危險。張稱不認為有危險,如有會立即停車。郭質疑,張是想盡快拘捕犯人,但張否認抱著這個心態,重申以正常速度行事。郭指出,張沒有在案發後約1至兩小時後錄取的書面口供上提及過,因被鐳射光照射,而瞌上眼部和數次減慢車速的細節。

張同意乃案件的重要情節,但一時大意,沒有紀錄下來。

裁判官陳炳宙要求張澄清,為何他起初供稱鐳射光持續照射自己,直至警車駛至天橋底。其後卻改稱,當警車駛過天橋時,鐳射光早已熄滅。對此,張指自己可能誤會了問題。陳續指,張本可以在天橋底中間停車,為何要多舉一舉地繞過迴旋處後,再第二次駛經橋底時才下車捉人。張稱是根據上級指示行事,因警長想了解馬路另一邊是否有其他人犯罪。

5年前加入警隊、現隸屬新界北衝鋒隊第2隊的警員19755張威業稱,當時警車遇上紅燈停下後,便發現一束綠光照射張及車上其他同僚,他目測約5至6名途人在天橋,但只有一對男女駐足停留。張威業其後在橋底下車,見該對男女望向警方,未幾轉右、沿升降機落地下,張威業於是趨前搜查,並在被告褲袋搜出鐳射筆及兩條啟動鐳射筆的鎖匙,經試驗後可發出綠光;在其背囊搜出一件黑色外套,以及放在密實袋內的黑色口罩。其後,張威業以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作拘捕兼施行警誡。

被告遭帶返警署後,張威業獨自為他補錄口供,完成覆讀後予被告簽署,並給予他一份口供副本及文件驗收書。張威業強調,錄取口供期間並沒有使用武力、威嚇手段,或誘使被告招認。

在盤問下,張威業稱聽到張慶賢喊痛,但印象中沒有隊員遞上保護裝置。以張威賢的認知及過往經驗,一旦被鐳射光照射眼睛,視線會變得模糊,數秒後便可回復正常,但他承認並不知道涉案鐳射筆的光度。被問到車速有否減慢時,張威業指當時專注在該對男女身上,故沒有留意。張又稱,除了涉案物品,他亦在被告背囊內搜出數本教科書,但不知道天橋附近是否有自修室。

張威業指,警誡下被告聲稱「啊Sir我知錯啦,以後唔會再用鐳射筆照警察」。然而,郭稱存在另一版本,被告其實是說「Sorry Sir,我以後唔會再用鐳射筆照警察」,惟張威業不同意,並肯定自己所紀錄的字句是準確的。

由於辯方不爭議證物鏈,故另一警員5776陳卓裕的證供可在庭上讀出處理。其證供顯示,警方在不同時段為被告錄取會面紀錄,並前往被告寓所搜屋,但並無任何可疑發現,涉案鐳射筆則輾轉交至相關人員化驗。

辯方質疑控方事先無披露履歷  反對傳召警專家證人   裁判官押後裁決

外聘主控官梁偉強緊接傳召最後一名證人、即督察陳喬崔作供,惟當他講述資歷時,郭起身反對其專家證人身份,因控方並沒有事先告知其履歷,若現時才披露的話,恐對被告造成不公,亦有違事前披露責任。面對指控,梁承認有所遺漏,裁判官則表明「辯方有權伏擊控方」,所以沒有責任「幫你(控方)諗漏咗乜嘢㗎喎!」梁無言以對,陳官遂稱「如果你唔識嘅話,會唔會向律政司攞一攞指示先呢?」

重新開庭後,梁表示剛剛才從律政司口中得悉陳喬崔早已準備好其履歷表,但並沒有交給他。郭則認為證人已宣誓,但律政司在休庭期間接觸他,有機會談及案情,有不妥之處,故向法庭申請剔除專家證人,如不獲批准,不排除會申請永久終止聆訊。

裁判官認為可以押後案件或重召證人等方法解決。但郭認為不可行,皆因辯方早已因應手頭上的證據作策略性盤問,例如不爭議證物鏈、縮短涉及證人誠信的問題等。證人離開證人枱後,可與他人透露案情,重召作供只會打草驚蛇;再者,控方早於今年一月時申請押後案件,花近半年始準備好專家報告,再送達辯方手中,惟現時卻連最基本的披露「都做到咁樣」,使辯方努力功虧一簣、策略撲空,無法靠重召證人或押後索取指示去彌補,亦沒有理由給予機會控方作修正。

梁坦認其缺失會對被告「造成唔好嘅情況」,但認為情況並非如郭所述般嚴重,相關履歷表僅確立證人的專家身份,大可透過押後案件索取指示來彌補。至於上述的抗辯策略,梁認為與專家證供扯不上關係。裁判官需時考慮相關事項,故將押後至明早裁決。

2020 年 12 月 22 日,被告吳志軒出庭應訊

2020 年 12 月 22 日,被告吳志軒出庭應訊

案件編號:FLCC314/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