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銀行家被控襲警 休班警:曾稱「Police,Yes」「Leave the hand」 着對方鬆手

(下午 7 時半更新,補充庭上內容)

休班警前年 12 月在銅鑼灣港鐵站,追截一名跳閘男子時,35 歲美籍銀行家被指搶奪其警棍,又向他打臉踩腹。銀行家被控襲警及交替的普通襲擊罪,早前申請擱置法律程序遭拒,今(23 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休班警俞樹生供稱,被告大力地拉扯他越過欄杆,兩人爭奪警棍。被告其後站起,踩著俞的腹部詢問「Are you police」,俞回答「Police,Yes」。俞稱「Leave the hand」著被告鬆手,惟被告沒有放手。俞下午接受辯方盤問。

隸屬水警南分區的高級警員俞樹生供稱,他於 1982 年 11 月 8 日加入警隊,兩度申請延遲退休獲批,現在仍然在職。案發當日,俞往香港仔水警基地上班途中,在銅鑼灣港鐵站出閘時,看到一名男子跳閘。俞上前搭他膊頭,詢問「做咩跳閘」,惟該男子無理會跑走,俞從後攬住他不果,跳閘男成功往 F 出口逃脫。

警追截跳閘男不果 後與外籍男爭論

俞繼續追截至行人通道,表示因「想其他途人關注多啲,截停呢個人」,遂大叫「有人非禮」。他乘搭扶手電梯至 F 出口,看到一名市民制服跳閘男,遂上前幫忙按他在牆上。跳閘男問俞「咩事」,俞回應自己是警察,看到他跳閘;跳閘男期間掙扎及推撞,俞擔心他會傷害自己及市民,從腰間取出「休班警棍」,欲控制跳閘男。

控方詢問為何俞會攜帶警棍;俞解釋是部門向他派發。俞欲使用警棍之際,感到身後有人打他,回望是一名戴鴨舌帽的外籍男子。俞一度鬆開手,跳閘男趁機逃走,俞亦跟至街上惟追截不果。俞返回地鐵站,看到幫忙截停跳閘男的市民與外籍男爭論。

另一外籍男問「Are you popo」  警曾否認後承認

俞懷疑外籍男是剛才背後的施襲者,三度問他「What are you doing」;外籍男亦兩度反問他「Are you popo」。俞首次回答「No」,表示「第二次我諗到啦,佢問我係咪警察」遂回答「Yes」。兩人爭論期間,穿著藍衫的外籍被告,伸手搶俞的警棍。俞立即退後,被告搶警棍不果,俞亦打開警棍戒備,問他「點解要搶我枝警棍」。

俞續指被告沒有理會問題,再次用雙手搶其右手上的警棍。當時兩人隔著一個欄杆,被告欲將俞拉向欄杆,俞向被告表示「我係警察」,惟遭被告大力地拉扯越過欄杆,攤在地上。俞指被告用左腳跪在其心口及腹部,右手打其臉部 2 至 3 下,期間俞稱「I am police」。被告其後站起,踩著其腹部詢問「Are you police」,俞回答「Police,Yes」。

警:圍觀者曾大叫「警察要攞委任證出嚟」

俞此時亦站起,指被告用英文要求他出示委任證;兩人當時仍然爭奪警棍,故俞沒有答應,「如果我鬆開手拎委任證,佢會拎警棍襲擊我,我叫佢放手先」。俞稱曾叫被告「Leave the hand」、「你放開手先」,惟被告沒有放手。現場圍觀市民增至 20、30 人,有人大叫「死黑警」、「警察要攞委任證出嚟」、「亂咁拎警棍出嚟打人」。

俞回應群眾「我冇手(取出委任證)」,被告著他一同放下警棍,惟俞堅持被告先放手。其後軍裝警員到場,俞向警員展示委任證,被告則交由同袍處理。俞到律敦治醫院求診,指大腿撞到欄杆、膊頭「少少痛」及左臉被打腫。

辯方指遭襲擊一事為虛構 休班警否認

辯方代表為資深大律師蔡維邦。俞在盤問下承認,他將跳閘男推向牆時,沒有表露警員身分。辯方向俞指出,他追截跳閘男時,曾大叫「有人非禮」,此句非事實;俞同意。辯方續指,他當時作出虛假指控(accusation);俞否認,稱「希望引起多啲人注意,幫手截住呢個人」。辯方改用「指控」(allegation),指他作出虛假指控;俞同意。蔡聞其回答不禁搖頭,低聲道「Could you make the difference?(兩者有何分別?)」辯方指俞在無警告情況下使用警棍;俞表示「我反應唔到,冇時間發出警告」,同意跳閘人士一直沒有手持武器。

辯方又指,俞將跳閘男壓在牆時,後方有人問「Are you popo」、「係咪警察」;俞表示沒有及不記得。辯方續指,俞轉身用警棍威嚇外籍男,鬆手才令跳閘男逃脫,遭人襲擊一事是虛構;俞全盤否認。案件下周一續審。

被告 BICKETT, SAMUEL PHILLIP (35 歲,投資銀行職員),被控一項襲警罪及一項交替性質的普通襲擊罪。控罪指,他於前年12 月 7 日,在港鐵銅鑼灣站近 F 出口梯間,襲擊警員 1519。

案件編號:ESCC269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