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考試的季節

2021/3/31 — 20:49

西九龍法院旁的一間中學掛出的考場告示(作者攝)

西九龍法院旁的一間中學掛出的考場告示(作者攝)

距離西九龍法院幾分鐘步程,有一間中學,校舍外圍欄,剛剛張貼了新的告示:「香港中學文憑試 2021 試場編號 XXXXX」,這是讓別校考生,識別試場的告示。

法院旁邊的木棉花樹,早前艷紅的花朵,已經掉光,留下光秃秃的樹杆,才看到,頂部有一個鳥巢。夏天快到了,也是學子們的考試季節。

與反修例相關的審訊,不少年輕人,或要考中學文憑試,升了上大學的,在四月底五月初,也要準備應考。這天,一位身型健碩的少年人,到西九龍應訊。25 歲的他,現在於大學修讀最後一年,這個夏天,若能順利考試,他就有望能畢業。

廣告

青年的案件,發生在荃灣,他亦在荃灣區長大。在西九龍法院五號庭,旁聽席在疫情下只有十來個座位。下午開審時,內庭旁聽席空空如也,即使門外已經大排長龍。原來同一個法庭,要處理多宗瑣碎的案件。來支持青年的人在庭外排了隊,處理其他案件時,保安不讓他們進場。

下午二時半開庭之前,書記如熱窩上的螞蟻,上午積存的案件,延續到下午。

廣告

荃灣區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件,在法庭審訊如下:

「先處理裡面嗰個。」書記在開庭前呢喃着。「還有那個早上找不到的。」

「裡面嗰個」原來是指一個 62 歲,拿綜援的老伯。覊留室的門打開,可以看到裡面灰色的金屬欄杆,鐵鎖鍊的聲音噹噹作響,警員說了一句:「好聲行呀。」一個一拐一拐的老伯,衣着殘舊,緩慢地移動,在犯人欄出現。

面對着一個阿伯,裁判官用了一種較市井的語氣講解,句子尾音拖長:「你用拐杖打警員,控告你三條罪。襲警,在非吸煙區吸煙,唔戴口罩。乃念你係 62 歲長者,現在罰你二千蚊,監禁六星期。你有無嘢講?」阿伯說沒有,跟着他就回到覊留室。

之後兩個酒吧負責人應訊。一個是年輕鬈髮,一個是成熟一點紥着馬尾的男子。兩個也因為酒吧在疫情下營業,違反防疫相關條例。兩間酒吧也位於荃灣,都在近午夜時分仍然營業,年輕那位求情說自己請的伙記是新聘請的,不熟悉情況,又說自己來自單親家庭,希望法官輕判,最終被判罰一萬元。

另一個酒吧負責人則表示客人其實快要離開,裁判官質疑他的話:「你啲客人仲有三枱,玩緊喎,放緊飛鏢喎!」裁判官最後判馬尾男監禁七天,馬尾男瞪大眼難以置信的,被庭警拖到犯人欄消失了。

另一宗案,那位「早上找不到的」男子,被控在荃灣無牌駕駛等罪名,報稱沒工作的他說,早上「忘記了出席聆訊」,裁判官說:「我有權困住你到五月開審為止。」但最終只是要求男子定期到警署報到,直至下一次聆訊。

流早作業的日常案件,讓法庭有種「街坊味道」,裁判官的語氣也較輕鬆。但到了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案件,氣氛又變得嚴肅多了,旁聽人數忽然增加,有形無形的眼睛都在審視着法庭如何處理。

休庭期間,保安員討論:「裁決最少搞三十分鐘。」

25 歲的大學生,原來是大學校泳隊游泳健將。他的肩膊寬闊,穿着白色襯衣,黑色白邊的冷衫,白色襯衣的邊邊在冷衫下凸了出來,啡色的布褲下,穿了一對淺啡色猄皮皮鞋。青年髮型清爽,兩邊剷青,茂盛的髮陰妥貼垂在額前。開庭之前,其律師團隊的成員,經過他身旁,輕輕拍了他的肩膊一下,以示鼓勵。

旁聽的人魚貫入場。小法庭的氣氛,變得略為肅嚴。

短髮的女裁判官,讀出判詞。在 2019 年 11 月 12 日晚上,於荃灣一帶,有約 60 人聚集及堵路,警員追捕示威者,把被告截停制服,按壓在地上。警員搜查被告的背包,在裡面發現了一個紅色的「玻璃錘」,意思是可以把玻璃打破的小型錘,被控以「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

辯方曾指出,作證警員口供裡有不吻合地方,例如拘捕警員聲稱最後一次見被告的時間,但另一項紀錄上顯示不一致,亦有指拘捕警員替被告落手扣前曾脫下被告的背包,但影片所見,下了手扣的被告,背包一直在其身上。

裁判官認為,兩名作證警員誠實可靠,辯方所指出的情況,並不關鍵,亦不構成對被告不公平。她亦參考過影片裡的內容,她指出,從警員目睹被告,到追捕的一分鐘,到把被告交給另一警員搜身及查袋的過程,證明被告管有該錘子,而無合理辯解,故此判處被告罪名成立。

此時,旁聽席上,青年的母親及女性親友,拿出紙巾拭淚。本來站得筆直的青年,頻密地貶眼,頭部亦下垂。

辯方律師呈上求情信,他的母親表示,兒子平日努力讀書,閒時只上健身房或練水;父親則求情說,管教兒子不力。辯方律師也形容,青年從小到大在「名校」讀書,青年現在正修讀大學最後一年,快到考試季節,希望能判處監禁以外的刑罰。

但大狀亦說,近日關於反修例案情,經常被政府一方上訴覆核刑期:「我知道,很多這類案情去到法官閣下席前,覆核案件結果都顯示,被告人即使歲數年青,和其他個人因素,並不重要。但請法官閣下考慮到,這宗案件與其他類似案件,並不是最嚴重的,希望法官閣下畀一次機會。這位青年想完成大學的考試。」

裁判官點頭,說要押後半小時。

半小時之後,書記說:「開庭啦!」胖胖的保安姨姨喊:「起立!」

裁判官出來說:「請坐」,除了被告人,所有人都坐下了。裁判官明言,「辯方求情,這是被告在大學的最後一年,加上他是泳隊的優秀成員,但在社會事件中,個人因素不能強調,而考慮更大的是阻嚇性,我同意個錘無拿出來使用,不算類似案件最嚴重類別。以四個月為量刑起點,不嚴重案情扣減一個月,判三個月監禁。」

此時,警員把青年帶進透明玻璃後的犯人欄。

但不一會,辯方律師表示會申請上訴,又指被告會在 4 月尾 5 月初考試。裁判官表示,批准被告保釋外出上訴,條件是提高保釋金和實施宵禁,並要定期到警署報到。

「背包還給被告,錘充公」,控方代表說道。

此時,警員又掏出鎖匙開門,犯人欄的門打開,青年又回到法庭自由走動的位置,在保釋期內,有望能完成他大學生涯最後一年的考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