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選建制派選舉呈請勝訴 高院裁定民主黨區議員洪駿軒非妥為當選

2019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當中民主黨洪駿軒,擊敗爭取連任的建制派區議員鄭強峰,當選觀塘翠屏區區議員。鄭強峰其後向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指洪駿軒涉惡意抹黑,包括於宣傳單張質疑鄭強峰屬「假獨立」等,要求法庭裁定洪駿軒非妥為當選,案件早前經聆訊後,法官周家明今頒布書面判詞,裁定鄭的選舉呈請勝訴,指洪駿軒非妥為當選,成為本屆區議會首名遭 DQ 區議員。

洪駿軒:考慮是否上訴

洪駿軒發聲明指出,對於高等法院裁定他並非妥當選一事,對判決應感到十分失望,正與律師團隊商討判決書法律觀點,再考慮是否上訴,辦事處會暫時繼續開放。

《區議會條例》列明,若高院原訟庭就選舉呈請作出裁定,在向終審法院提交上訴許可申請動議通知的限期屆滿前,有關裁定便會暫緩生效。

呈請人為鄭強峰;兩名答辯人分別為民主黨區議員洪駿軒、翠屏選區選舉主任謝凌駿。2019去年區議會選舉觀塘翠屏選區,爭取連任的鄭強峰以381票之差落敗,民主黨洪駿軒當選。

鄭強峰於呈請書中指,洪駿軒於 2019 年 11 月 21 日,即區議會選舉前三日,印製及派發 6000 張宣傳單張,內容包括一張看似是鄭的相片,並有「慎防假獨立 背棄民意保皇黨」、「報稱獨立」、「獨立?但與中聯辦關係密街的謝偉俊同屬建制組織創建力量」字句。

傳單轟建制派對手「假獨立」  法官:虛假陳述或誤導

鄭強峰一方指,鄭於其宣傳單張及相關網站中,均一直表示自己與建制組織,包括公屋聯盟及創建力量有所聯繫,亦沒有宣稱過自己屬獨立候選人,故洪於派發的傳單內容,指控鄭是「假獨立」,屬誤導或虛假陳述,打擊鄭的誠信,並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6(1)條所指的非法行為,即發布屬虛假達關鍵程度或具誤導性達關鍵程度的事實陳述。

法官周家明於判詞中指,認為涉案宣傳單張中「獨立」一詞的含意,應理解為指該人與任何政治組織均無聯繫,無論該政治組織於嚴格意義上是否屬於政黨。而洪於宣傳單張中所作出的指控,是想向選民指出鄭實際上並非獨立,因他與建制派組織有所聯繫,故不應投票予鄭,而並非指控鄭作出虛假陳述。

法官指法庭不能假定選民只會單憑候選人的政治聯繫而投票,而忽視候選人的品行,且指控候選人作出「假獨立」陳述屬嚴重指控,故認為洪於相關宣傳單張中所作的虛假陳述或誤導達至「重大」程度,且並無合理基礎作出辯解,即他基於「真誠相信」而作出指控,最終裁定洪發布虛假或誤導陳述,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6(1)條所指的非法行為,並裁定洪於是次選舉中屬非妥為當選,且須向呈請人一方支付訟費。

至於鄭於呈請中指洪駿軒於同年 10 月 28 日,印製及派發另一份宣傳單張,內容包括「阿軒將翠屏工作向街坊一一匯報」,並指自己「成功爭取」地政署重鋪翠屏行人路地磚,及秀茂坪紀念公園電梯加建分段出口等,亦屬誇大政績及誤導選民,並指相關事項是由洪的黨友鄭景陽等跟進等。

法官則指有證據顯示洪於 2016 年至 2019 年,曾任職鄭景陽的兼職助理,並曾參與相關跟進事項。

法官指出,參選人於選舉中對過往政績作出一定程度誇大,並非不常見,並認為屬可接受範圍的政績誇大、與誤導或虛假陳述之間的界線並不清晰,而於本案中法庭未能裁定洪的相關說法屬誤導,故裁定呈請人就此事宜提出挑戰並不成功。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