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助理認非法集結原判囚 2 周 上訴庭改判囚 7 月 法官:原判懲罰性不足

去年 6.12 金鐘衝突,一名貿易公司董事助理聲稱路經現場及搬動鐵馬,承認非法集結被判監禁 2 星期。律政司不滿刑罰過輕,申請刑期覆核。上訴庭早前聽罷控辯雙方陳詞後,改判監禁 7 個月。法庭今(18 日)頒下判詞,指原審裁判官林子勤犯原則性錯誤,只執著於案中沒有證供顯示實際有財物損失或破壞,也沒有執勤警員受傷,忽視整體暴力行為威脅的嚴重性。法官指懲罰和阻嚇元素應佔判刑最大比重,「兩個星期的阻嚇刑期,只是象徵性,懲罰性和阻嚇力度不足」。

申請人為律政司司長,答辯人為庾家駒。案件由高院潘兆初首席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原訟庭法官潘敏琦處理。

法官在判詞指出,辯方稱被告未必完全掌握當時情況,法官認為說法牽強和自欺欺人,「以資訊發達的今時今日而言,從社交媒體知悉周邊的情況,易如反掌,根本無需親身前往現場『瞭解情況』,何況在當時道路堵塞已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從片段可見,無論在被告搬鐵馬之前和之後,都有人投擲物件,被告定必穿插經過不少鼓噪、情緒激昂、投擲物件、手持雨傘的示威者,才能到達較前搬鐵馬的位置,這與他僅是「路過」、一時衝動犯案之說背道而馳。

法官:原判未考慮當時大規模非法集結

法官認為原審裁判官林子勤錯誤地強行把被告自身行為,從非法集結整體考慮切割出來,選擇性把夏慤道、龍和道示威者的暴力,以及破壞社會安寧棄之不顧,沒有考慮當時大規模非法集結,人數眾多的整體行為,完全無視參與者的激昂情況,隨時可以被進一步挑動,繼而引致其他人命傷亡、財物破壞等的局面,是犯了原則性錯誤。

他們認為原審裁判官裁量刑期時,只執著於案中沒有證供顯示實際有財物損失或破壞,也沒有執勤警員受傷,卻漠視控罪的控訴要旨是「防患於未然」。即使本案沒有財物破壞、沒有人受傷,整體暴力行為的威脅之嚴重性仍是不容忽視。

法官又稱:「兩個星期的阻嚇刑期,只是象徵性,懲罰性和阻嚇力度不足」,指阻嚇性刑罰不只阻嚇被控人重犯,亦以儆效尤。就本案而言,判刑時懲罰和阻嚇元素,仍應是佔最大比重。 法庭認為量刑起點是 12 個月的即時監禁,由於被告認罪,可獲三分之一量刑扣減,基於刑期覆核,被告已服畢 2 星期刑期,再另酌情給予 1 個月扣減,終判監禁 7 個月。

被告與 20 多名示威者移動鐵馬

案情指,去年 6 月 12 日早上約 8 時半,有約數千名示威者佔據夏慤道,並設置路障阻塞交通,至下午 3 時許起,警方約由 30 名警員設置的防線數度後退,因期間有人向警方防線投擲雨傘、頭盔及磚頭等,且暴力程度有所升級,警方防線需由添華道退至政府總部。期間,政府總部閉路電視拍攝到被告與 20 多名示威者移動鐵馬,他當時沒有戴口罩,身穿黑色上衣及深色長褲等,警方其後施放催淚彈驅散。警方經調查後鎖定被告身份,去年 8 月 17 日將其拘捕。

被告庾家駒(33 歲,商人),被控一項參與非法集結罪,指他於去年 6 月 12 日,在添華道政府總部外連同其他身份不詳的人非法集結,即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仼何人合理地害怕他們會破壞社會安寧。

案件編號:CAAR5/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