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藏弩箭被判囚一年 教大講師上訴 辯方質疑原審官鄭紀航處理不公 高院押後裁決

2021/1/7 — 18:48

背景圖片為 2020 年元旦遊行

背景圖片為 2020 年元旦遊行

教大客席講師 2020年元旦遊行期間,被警方搜出自製弩及20支削尖木棒,其後警方再於其家中搜出兩把自製弩及5支箭。早前經審訊後,該講師被裁定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兩罪罪成,判囚1年。他不服裁決,今就定判刑向高等法院上訴,其代表大律師質疑原審裁判官鄭紀航,擅自將元旦當日港島區示威情況以「司法認知(Judicial Notice)」處理,對講師構成不公;律政司一方反指,控辯雙方理應一早預料到裁判官會如此處理。法官張慧玲聽取雙方陳詞後,宣佈押後裁決。

上訴人岑嘉林(37 歲)被控去年 1 月 1 日,在灣仔胡忠大廈外管有一把自製弩及 20 支尖木棒;以及在黃大仙住所內管有兩把弩及 5 支箭。岑今由大律師關文渭代表。

上訴人一方表示,原打算就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但現時決定只就定罪作陳詞,放棄就判刑上訴。申請方認為裁判官均在兩罪不適當地運用「司法認知」,從而作出相當危險的推論,加上裁判官在裁決階段才表明會「司法認知」處理,明顯對岑造成不公,亦剝奪辯方就此傳召證人抗辯的機會。

廣告

所謂的「司法認知」,即一般市民也知悉的事件,故毋須在庭上提出證據來證明。上訴方指,裁判官在首項控罪,單憑依賴案發當日發生在港島區的示威,及極端暴力示威者使用各種武器,藉此裁定岑有罪,並不恰當。事實上,岑被捕時身處的胡忠大廈人流稀少,與最近的示威地點即修頓球場有一段距離,故裁判官所引用的情況,並不能以司法認知方式處理,而是應透過呈堂證供佐證。

至於次罪,上訴方表示,裁判官所依賴的時段更擴闊至事發前6個月的連串示威,加上岑事發 8 小時被捕時所穿著的黑色裝束與裝備,從而推斷出他必然是打算利用弩箭傷人,做法相當危險。同時,裁判官認為,岑是打算把家中的弩箭在 1 月 1 日或之後使用,但警方在 1 月 2 日凌晨才搜出涉案物品,岑不可能在 1 月 1 日使用該些物品,故其推論本身就存在邏輯問題。

廣告

律政司一方則認為,事發當日於港島區的示威和激烈程度,乃眾所周知的事情,故即使裁判官沒有明言會運用「司法認知」,亦無不妥。而且辯方應早預料到裁判官會以對示威事件去考慮裁決,否則不會在審訊時逐一解釋護目鏡、防毒面具等裝備的用途,嘗試推翻既定印象,故不會對岑造成不公。而岑被發現事前參與示威、被搜出弩箭的情況,亦進一步強化他在家中藏弩箭用作傷人的意圖。

另外,就裁判官推斷岑欲在 1 月 1 日或之後以弩箭傷人一事,律政司認為純屬手民之誤。

上訴方表示,律師並非活在象牙塔之中,當然知道社會運動的情況,惟這並非裁判官可在最後階段才提出以「司法認知」處理的理由,並舉出家中藏菜刀的例子,稱如將同一推論套用於菜刀上,必然會存在問題。法官同意其說法,並指即使被告遭搜出示威常見裝備,其後被發現家中藏有菜刀,亦難以推論出其傷人意圖。然而,法官認為涉案武器「相當驚人」、並不尋常,「咁尖啲箭,射出嚟唔少嘢喎」,難以與菜刀作比對。上訴方回應稱,菜刀乃較極端的例子,但強調本案中的弩箭與菜刀在本質上並不屬於攻擊性武器,故望法庭考慮推論的基礎是否足以達致唯一且無可抗拒的推論。

原審裁判官鄭紀航早前裁決時,拒絕接納岑聲稱涉案物品為教學用途的說法,並斥其砌詞狡辯、謊話連篇,認為如他換上全身裝備及使用涉案物品,便是一個不折不扣、意圖使用武力的暴力示威者,並指涉案物品可供使用者於五米範圍向目標受害者暗中發射,令受害者身體受傷之餘,更可對受害者心理造成嚴重恐懼。另外,涉案物品由岑自製,他必定清楚如何使用以達至最大效力及殺傷力,且他擅長箭藝等,命中目標的準繩率必定較一般人為高。

案件編號:HCMA281/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