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搜出彈弓螺絲帽判囚 1 年 文員上訴 高院押後裁決

去年 8 月 31 日,有警員進入港鐵太子站月台並拘捕多人,其中一名文員涉藏有彈弓、螺絲帽、雷射筆及兩套無線電收發機,早前遭裁判官鄭念慈裁定在公眾地方藏有攻擊性武器、及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材器具兩罪罪成,判囚 1 年及罰款 5000 元。被告不服定罪及刑罰,向高院提上訴,今開庭處理,上訴方質疑裁判官定罪時推論邏輯有誤,定罪欠穩妥,量刑亦過重。法官李運騰聽罷雙方陳詞後,押後裁決,並拒絕上訴人的保釋申請。

上訴人鍾日祺的代表律師陳詞指,根據原審裁判官裁決,其定罪基礎包括如涉案物品「能夠用作」傷人用途,而上訴人於有一定人流的港鐵站出現,從而試圖作出唯一不可抗拒的推論指上訴人有意圖傷人,屬於邏輯上有誤及定罪定罪門檻過低,有欠穩妥。上訴方又指,涉案的彈弓於測試中「一發射就斷咗」,直指該彈弓殺傷力有限,並質疑能否被視為攻擊性武器。而裁判官以上訴人可配合彈弓及螺絲帽使用,推論及分析上訴人的意圖,亦屬移船就磡的說法,並非公道的分析。

至於涉案的雷射筆,上訴方則質疑相關的專家證人並不具備醫療方面的資歷,認為他不具備資格就雷射筆對人體的傷害性作供,從而不當影響原審裁判官的定罪;並指該專家進行測試時,是使用電力充足的電芯,未能反映涉案雷射筆的實際功率等。

至於原審裁判官裁決時曾指,被告當時的裝束包括護目鏡及防毒面具等,認為其裝扮完全適合打鬥用途,上訴方認為相關的說法牽強及空泛。法官則表示,原審裁判官或想表達上訴人當時是全副武裝。

法官質疑上訴人作「勇武示威者嘅典型裝扮?」

律政司一方則表示,原審裁判官裁決時已仔細考慮相關的涉案因素,而雷射筆專家證人亦是根據國際標準就雷射筆的級別等作出測試,故不同意上訴方說法。律政司一方又指,上訴人當時戴有黑色面巾,可遮蓋部份面容,而其背囊內亦有不同保護性裝置;法官一度質疑相關裝束更貼切的形容是否應為「示威者打扮」,甚或「一個勇武示威者嘅典型裝扮?」。律政司一方則回應指並無證據顯示上訴人被捕前有何行為,但認為其打扮是適合於打鬥時保護自己,並指如上訴人攜帶相關裝備,他可能預期自己或會遇到肢體衝突等。

法官聽罷雙方陳詞後,押後裁決,並透露他會於明年1月份之內頒布裁決。上訴人又透過律師申請保釋,但遭法官拒絕。

案件編號:HCMA243/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