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藏汽油彈原料罪成 23 歲男生判囚一年 官:須阻嚇蠢蠢欲動、打算犯案的人

23 歲男生被指去年 11 月,在葵涌遭警員截查,被指藏有天拿水、打火機等汽油彈原料,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受審,今(16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罪名成立。裁判官王詩麗稱,涉案物品有一定重量,若被告不預備使用,肯定不會隨身攜帶涉案物品,認為被告有意圖在短時間內損壞他人財產。裁判官又稱判刑須以公眾利益為由,阻嚇蠢蠢欲動、打算犯案的人,反映公眾對罪行的厭惡,終判監禁一年。辯方申請保釋等候上訴遭拒,親友聞判痛哭。

裁判官王詩麗裁決時稱,本案爭議在於警員是否拿錯被告背包,誤以為背包內的物品屬被告;如果沒有拿錯,被告有否犯罪意圖。涉案警員供稱,他與同袍看見六人在「紅茶冰室」同桌用膳,他留意其中一人背包是示威者常用款式,遂尾隨他們及要求支援。六人步出餐廳,看到軍裝警察迎面而來,立即轉入後巷,終遭警員制服、命令面向牆壁跪地及搜身。

官指如被告拿錯背包理應知情

辯方質疑當中五人使用同款背包,被告有機會拿錯他人背包。裁判官認為沒有證供顯示被告拿錯背包,純粹是辯方揣測。她指每個人都會保管自己財物,理應對自己物品瞭如指掌,可從背包的外觀、質感及重量發現。若被告拿錯背包,他應該知道,並會作出適當的反應。她又指被告遭搜身時,與其他被捕人士有一定距離,其放下的背包,亦一直貼緊腳邊。

辯方又質疑警員沒有將所有證物記錄在記事冊,惟裁判官認為該批沒有記錄的證物,只是衣服、頭套及太陽眼鏡等,沒有特別之處,沒有記錄亦不足為奇。警員在庭上翻看相關相片,亦喚起了他的記憶,裁定警員誠實可靠。

裁判官續指,涉案物品有一定重量,若被告不預備使用,肯定不會隨身攜帶五種物品,認為被告有意圖在短時間內損壞他人財產。即使本案沒有指出「他人」是誰,亦足夠證明被告犯罪意圖,法庭已作出唯一及不可抗拒的推論,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辯方望輕判 官:犯案前應三思而後行

辯方求情時稱,被告來自基層家庭、取綜援維生,父母在他兒時離異,曾入住兩個寄養家庭,維持一年多,其後與父親同住。被告父親一度中風,被告亦盡心盡力照顧。被告現就讀嶺南大學社會科學四年級,曾在區議員辦事處實習,希望幫助街坊。辯方又指被告曾希望做區議員及老師,但認為現時社會環境複雜,未必能安心擔任前者工作;後者則因本案遭受挫折,理想毀於一旦。

辯方呈上被告老師求情信,指他正面、樂於助人,區議員亦指他願意用私人時間幫助街坊。辯方又指案發時候沒有示威衝突,被告沒有做任何動作,裁判官聞言反駁:「要用(涉案物品)都睇唔到有難度」。辯方稱被告家庭已受打擊,希望輕判。裁判官再指「犯案前應三思而後行」,拒絕為被告索取感化及社會服務令報告,因與其罪行不相稱。

裁判官判刑時稱,涉案物品易燃,尤是天拿水內含易燃物質,加上打火機,會使火勢加劇。鎚則可敲碎他人物品、噴漆用作塗鴉。以上物品不論單獨或配合使用,都能造成嚴重破壞、誤傷他人。裁判官認為被告同時攜帶五種物品,有一定程度的計劃,不能忽略潛在危險,或會威脅人身安全。

她續指被告犯案時並非少年,應負上責任,判刑必須以公眾利益為由,阻嚇蠢蠢欲動、打算犯案的人,反映公眾對罪行的厭惡。她認為監禁為唯一選擇,因經審訊後定罪,沒有刑期扣減,終判被告監禁一年。辯方申請保釋等候上訴遭拒。

被告程德俊(23 歲,學生)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11 月 2 日,在葵涌德士古道宏華大廈地下 A3 號舖外,管有一支噴漆、一個鎚、一個載有 500 毫升天拿水的玻璃樽、四塊布條及一個打火機。

案件編號:WKCC 2161/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