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10/30 - 16:04

被告申訴警察行私刑屈打成招 法官批警察前後矛盾,信納被告可靠,當庭釋放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10.29 西九龍裁判法院

去年反送中運動,兩名女士被控於 10.13 在旺角「私了」一女子。盧姓女士(D1)被控非法集結和普通襲擊,她僅承認第二控罪,惟法官裁定一併罪成,還押候判。朱姓女士(D2)則被控傷人,獲判無罪開釋。

朱女士申訴警察對她行私刑,招認的口供是在警察要脅下完成。

廣告

「警察有打我。」她解釋警察上門拘捕時,沒向她交代原委,只是問她名字,朱女士一答應,該男警便動粗抓她出門,打她的眼,隨即將她押上警車。朱女士身上甚至沒有身份証,警察便在車上以武力恐嚇她就範。

她無從得悉該便衣警的身份,直到在審訊中再見到他,他以控方第三證人出庭。

鍾明新裁判官批評該警察作供前後矛盾、不合邏輯。反問如果朱女士是因掙扎才被鎖上手扣,又怎樣反手簽口供紙?其記事冊亦隻字不提朱女士的傷勢,因此不信納該警察證供。

鍾官肯定案發當日朱女士只曾打開雨傘,無從斷定她與其他人串謀傷人,而且有 WhatsApp 記錄證明她當時是落街尋女。因此法官信納朱女士的答辯,判她無罪,當庭釋放。

「你(警察)覺得我犯法可以上門拉我,點解一上嚟就打我?你地都犯法!我覺得極唔公平。」

筆者問朱女士會否擔心律政司不服上訴,她一字一頓:「我唔擔心。」

「法夢」成員「腸」解釋,當被告獲判無罪釋放,律政司只能就「法律觀點」提出上訴。但當裁判官裁定警察證供不可信,就屬於「事實問題」而非「法律觀點」,律政司沒有基礎就此上訴。

案件編號:WKCC4014/2019

同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鍾翰林被控違反國安法提堂,蘇惠德裁判官拒絕批准保釋,鍾翰林須還押直至明年 1.7 再審。當囚車駛出法院,王婆婆追車一條街為被告打氣,區議員王百羽當場淚下。

作者攝

作者攝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