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城裁判法院

被指上載警員資料至社交平台並留言「死黑警又嚟睇醫生」 抑鬱女護士認兩罪候判

25 歲兼職女護士被指前年 8 月,在診所拍攝一名警員姓名、身份證號碼及出生日期等個人資料後,上載至社交平台,並留言「呢個死黑警,又嚟睇醫生」。她今( 12 日)於九龍城法院承認不誠實取用電腦及未經同意披露個人資料兩罪,辯方求情時透露事主所受的心理創傷已大致康復,反而被告事後患上抑鬱症,懇請法庭判處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不過,主任裁判官嚴舜儀認為案件涉及公眾利益,擔心警員資料被濫用,故決定先索取警員被「起底」的資料,押後至月底判刑,其間被告獲准保釋。

被告區婉泓(兼職護士, 25 歲)承認一項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而取用電腦罪,指她於 2019 年 8 月 13 日,於香港九龍彌敦道第一皮膚專科中心,目的在於使她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而取用一部屬於該中心的電腦。

她同時承認一項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罪,指她於同日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即第一皮膚專科中心同意而取得屬於資料當事人警員 22878 的個人資料,即姓名、香港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和電話號碼,導致事主蒙受心理傷害。

警員追蹤被告 IG 揭發事件

案情指,被告自 2013 年 9 月起在涉案診所工作,其僱主曾提醒她,診所電腦內的病人資料登記系統僅供內部參考,未獲授權人士不得予以披露。案發時,一名警員追蹤被告的 Instagram,但兩人互不相識,他發現被告將事主警員 22878 的個人資料上載至Instagram,並稱「呢個死黑警,又嚟睇醫生」,遂告知事主。同日,事主報警後,親自前往診所與被告對質,但被告表示「都唔知你講緊咩」。

事主於是向被告的僱主投訴,此時被告始承認曾進入診所系統,將事主的個人資料截圖後,上載至Instagram。僱主代被告致歉,承諾會將她解僱。隨後數天,被告多番致電及傳訊息向他道歉,但對方認為她以電話儲值卡聯絡,態度不真誠,故僅稱已報警處理。

直至同月 26 日,警方登門拘捕被告,警誡下她表示「阿sir係我影,係我send嘅,畀次機會」。警方檢查被告電話後發現她與事主的對話紀錄及截圖,其後被告再次在警方錄影會面中承認犯案,強調相關帖文在案發一小時後已刪除。事主其後向警察臨床心理學家求助,發現本案曾對他造成顯著的心理困擾。

辯方指事主已康復 但被告患上抑鬱 望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

資源大律師駱應淦求情時指,上訴庭未有就控罪定下量刑指引,但望法庭參考同類案例,判處社會服務令或緩刑。

辯方續引述事主的臨床心理報告,澄清他一度出現焦慮症狀,但現時已大致康復,未有患上創傷後遺症(PTSD),亦沒有因本案而受到滋擾。他強調,被告當時受社會氣氛及情緒影響而犯事,當中不涉金錢利益,加上被告在事發後一小時刪除帖文,其Instagram帳號亦非公開,相信只有少數人得悉警員資料。

辯方又指,被告犯案後相當後悔,但她勇於承擔責任,不但在被捕及還押期間悉數承認案情,更再次在庭上向事主及其家人道歉,承諾不會再犯。辯方透露,被告一直從事診所文職工作,並不具護理系的專業資格。她因本案承受巨大精神壓力,並確診患上抑鬱症,現時情況有所改善,但仍需定期服用抗抑鬱藥及鎮靜劑。

主任裁判官:警員遭「起底」規模前所未見 擔心警員資料被濫用

主審的主任裁判官嚴舜儀自言是首次處理有關警員「起底」的案件,指高等法院原訟庭在 2019 年頒布「禁起底令」前,警員遭「起底」的規模前所未見,有警員資料被濫用的潛在風險,擔心本案牽涉整體社會利益,故要求控方提供頒布禁令前的實際數據,以供判刑作參考。但由於控方未能及時提供相關資料,嚴舜儀遂押後判刑至本月 29 日,其間亦應辯方要求,索取被告背景及社會服務令報告。

案件編號:KCCC 2370/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