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參與搗亂食肆 男子遊蕩罪成判囚 9 個月 阻差辦公罪脫 官:警證供差到無人能信

2020/11/10 — 17:23

36 歲市場推廣助理經理被指於去年 12 月 26 日,與約 30 人在大埔超級城一食肆內搗亂,以及阻礙防暴警進入商場,又推撞防暴警員胸口。助理經理被控兩罪受審,裁判官今(10 日)裁決時批評聲稱被阻礙的警員,證供「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差到無人能信」,對被告的指控徹底被客觀事實推翻;又指警員改口是「以免自己作供時泥足深陷,在虛構的指控被揭發時沒有退路」,因此裁定阻差辦公罪表證不成立。惟被告與搗亂的蒙面人進出涉案食肆,雖無證據顯示他所做的具體搗亂行為,但其出現屬支持及鼓勵搗亂,行為比勒索商鋪的黑社會更差,裁定遊蕩罪成,判囚 9 個月。

官:警證供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

案件在粉嶺裁判法院審理,被告楊浩然(36 歲,市場推廣助理經理),被控遊蕩導致他人擔心及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兩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12 月 26 日在大埔超級城 C 區 534 號店「星泰真味」內遊蕩,令該食肆東主及負責人符賽珍合理地擔心其人身安全;另在該舖對開故意阻撓警員 20359 賴灝緯執行職務。

廣告

裁判官陳炳宙裁決時,先解釋為何他早前會裁定被告阻差辦公罪表證不成立,而撤銷該控罪。裁判官批評,聲稱被阻礙的警員 50359 賴灝緯的證供「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

首先,警員稱他推玻璃門時,有另一名警員在他「左前方」一齊推門,但被要求畫圖顯示兩人位置時,警員將兩人畫成平排推門,並解釋左前方與平排意思差不多。裁判官斥責,警員為一個正常的成年人,受過訓練,不會連左前方及平排都分不清。

廣告

此外,警員在控方主問時,稱被告衝向他,雙手推其胸部,但又稱不記得被告的雙手有沒有觸碰到他的胸口。裁判官直斥此說法「匪夷所思」,指這並非拳擊比賽,有多不勝數的出拳使警員忘記被擊中,質疑警員若因被告的推撞而感痛楚,甚至就醫,又怎會忘記被告有沒有觸碰其心口。

裁判官續稱,警員的醫療報告顯示,警員曾向醫生表示胸口被推,跌在地上,但警員在庭上作供時從沒有提及被推跌。裁判官質疑,如果被告將警員推倒,力量一定很猛,警員不可能忘記被告雙手有沒有觸碰到他。而且,從多段不同角度的片段,都見不到被告曾推警員的胸口。裁判官批評,警員聲稱被推,但這指控和他與醫生所說的不一致,亦徹底被客觀事實推翻。

裁判官指,控方沒有控告被告襲警,警員收到上庭作證的通知時亦會知道這一點。他不需要十分聰明,都會知道自己的指控必然出現問題,控方才會不接納。

阻差辦公罪控方證據薄弱到不可能支持表證成立

另外,警員作供時未能透過片段,在一堆正在推玻璃門的防暴警員中找到自己;裁判官曾問他有沒有可能他並不在其中,警員無言以對。裁判官斥責,警員在主問時形容自己如何推門、被告如何阻礙、他曾警告被告,但在觀看片段後則改口,稱自己「有機會在推門的警員當中」,不排除警員知道片段顯示他無推過玻璃門,所以才改口,「以免自己作供時泥足深陷,在虛構的指控被揭發時沒有退路」。

再者,裁判官又指,警員否認有防暴用盾將被告推來推去,但片段卻見到有。裁判官直斥,警員證供出現嚴重前後不一,更被控辯雙方已同意的事實嚴重反駁。雖然警員的可信性應由陪審團裁定,但其證供「差到無人能信」的程度,根本不可能依賴以將被告定罪,而控方的證據亦薄弱到不可能支持表證成立。

遊蕩罪成判囚 9 個月

針對另一項遊蕩導致他人擔心罪,裁判官裁定被告該項罪名成立。裁判官接納被破壞的餐廳「星泰真味」東主的供詞,加上閉路電視片段拍到被告置身一班戴口罩的人士當中,一同進入餐廳,期間兩少女搗亂大叫,將調味料灑在地上,亂掉餐具。被告與他們一同離開,並停留在餐廳外,直到防暴警察到場,各人四散,期間被告脫下口罩逃跑。裁判官指,案發時新冠肺炎仍未爆發,一般人不會戴口罩,但被告與不必要戴口罩的人在一起,遮蓋容貌,明顯知道自己的行為不對。

裁判官稱唯一合理推論,被告進入餐廳是為了支持及鼓勵他人搗亂,因此裁定被告肯定有參與搗亂,且是故意參與,以及被告與搗亂之人有共同目的而存在,即為餐廳製造麻煩。即使無實際證據顯示被告在餐廳內做了什麼,但仍須為他人行為負責。被告與同黨的行為,令一些食客未付款就離開,使食物被浪費,東主利益受損,亦令東主擔心自己與員工的安危,因此裁定罪成。

官:犯罪人士無權要求法庭像社工一樣百般呵護

裁判官直斥,一名犯罪的人士必須負上責任,無權要求法庭像社工一樣百般呵護。被告毫無悔意,若非有多名被告一樣的蒙面人士為兩名少女吶喊助威,該兩少女未必夠膽如此荒唐;被告身為成年人,站在大後方,由著兩名無知少女胡作非為,為他出手,反而令他的行為更可恥。被告與同黨早有預謀,仗人多勢眾,目中無人地犯案。

裁判官稱,對被告而言,可能只是2分鐘的愚眛衝動,但對小商戶來說,可能是多年心血的蹂躪。被告的行為如勒索商鋪的黑社會分別不大,甚至更差,因為他志不在錢,而是存心損害商店的得益。

裁判官重申,根據《基本法》,本港奉行資本主義,仼何人士可以營商免受滋擾,被告的行為衝擊基本法下的基本權利及香港的核心價值。被告罪行非常嚴重,必須嚴懲。裁判官強調,被告為成年人,有權選擇守法,不應在犯罪後諉過於人,推卸責任於社會風氣。

辯方申請保釋等候上訴被拒

裁判官將量刑起點定於 10 個月,因被告同意部分案情及不自辯,節省法庭時間,因而獲扣減 1 個月刑期,最終判監 9 個月。辯方透露會就定罪及刑期上訴,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但裁判官指被告的上訴沒有合理成功機會,拒絕其保釋,被告須即時服刑。

辯方求情時指,被告一時衝動魯莽,受現場情緒影響,沒有意識到行為會有法律後果。被告的前僱主、現僱主及有30年交情的朋友為他寫求情信,表示相信被告的為人,認為事件與他本性不符。

案件編號:FLCC1309/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