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向警防線掟膠水樽 15 歲男罪成還押壁屋 官:信警可靠 找不到水樽非疑點

2020/10/30 — 14:58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15 歲少年被指去年在旺角,乘警員押解疑犯期間,向警方防線投擲膠水樽,惟警方事後未能在現場找回涉案水樽。少年否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受審,今(30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少年庭被裁罪成。裁判官彭亮廷指,警方未有找回水樽並不影響作供警長的供詞,更指「這不是疑點」,裁定警長為誠實可靠證人。而被告的作為是挑戰法治,有意圖煽動他人挑戰警方,破壞社會安寧,因此裁定罪名成立。被告須還押壁屋至 11 月 20 日判刑。

針對本案,控方主要依賴警署警長陳錦培的證供,裁判官彭亮廷裁定警長為誠實可靠證人,指他作供時清晰流暢、簡單直接,無動搖及遲疑,其證供亦無不合理的地方。

擾亂秩序罪成   還押壁屋  11.20 判刑

廣告

對於警長未能在現場尋回涉案水樽,裁判官指,不覺找不到水樽,會影響警長的供詞,「這不是疑點」。裁判官又稱,雖然辯方提出三個可能性,包括從來無人掟水樽、有人掟物品但不是水樽等,但尚有一個可能性是辯方沒有提出,「或者故意無提」,就是被告掟完水樽後,有人故意收走或踢走。

裁判官指,在被告投擲水樽時,警長與被告相隔只有約 35 呎,理應可清楚、合理地觀察。雖然警長表示被告的前方有兩名人士,但他亦確認並不阻礙視線。至於警長追截被告時,雖然中間有人阻礙,但警長確認不影響他緊追被告的身影。裁判官認為,警長的説法並無仼何不合理之處,加上案發地方燈火通明,仼何人必定能看清眼前事物。

廣告

對於辯方指稱,片中一名身穿白衣、在行人路上神態自若地行走的男子就是被告,被告被截停時亦無反抗,認為被告「唔似會叫囂掟樽」。裁判官則反駁,警長從沒肯定該白衣男就是被告,而且被告較早前的行徑,並無導向性。被告早前的表現如何,與之後有沒有掟樽無必然關係。同理,被告被截時的表現,與有沒有掟樽亦無必然關係。

裁判官指,從證人的證詞及片段可知,案發時街上有其他行人、車輛及記者仼何人在該環境下掟物品,必然有意圖挑戰警方,及有意圖煽動他人挑戰警方,屬於控罪元素中,懷有意圖激使他人破壞公眾安寧,因此裁定被告罪成。

辯方交父親求情信   指誤闖危險路線   官斥毫無悔意   

裁判官稱,被告悔意有限,甚至毫無悔意。案發時有人聚集、叫囂,被告的行為是挑戰法治、挑戰法律、破壞安寧及社會秩序,法庭因此須考慮拘留式刑罰。裁判官押後至 11 月 20日判刑,先為被告索取感化、社會服務令、更生中心、勞教等報告,其間被告須還押壁屋。

辯方求情時指,被告現年 16 歲,案發時 15 歲,為一所英文名校的中五生,學校一直知悉案件,並支持及關注被告。被告的校長、副校長及班主任撰寫求情信,指被告善良有禮,升中時情緒管理欠佳但這些年已有改善,並非搞事或難搞的學生,學校有信心被告會變好。

辯方另外呈交被告父親的求情信,當中提到被告當晚誤闖危險路線,受驚下不知如何反應,又找不到回家的路線。惟裁判官斥辯方,「呢封係咩求情信呢?毫無悔意,爸爸都覺得佢啱哂」。辯方隨後解釋,父親意指事件與被告本性不符,他尊重法庭判決。

現年 16 歲少年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11 月 2 日在旺角港鐵站 D3 出口外,向警方防線投擲一個膠水樽。

案件編號:WKCC700009/2020,

發表意見